首页 武侠 传统武侠 异世寻侠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八章 使心机狐狸拔剑,抓关窍醉鱼出刀

异世寻侠 包子唐 4127 2019.06.17 14:26

  夜墨,月钩,半卷秋风落黄,一曲残雨繁红;笔剑,琴刀,写尽天难道险,唱绝离乱生人。

  自古以来,天难道便以险峻闻名天下。崇山峻岭连绵不绝,荡气回肠,仅仅看着这豪迈的景色,人的心胸便会开阔许多。

  尤其在初秋时节,当会同一二友人,寻一处僻静山谷,摆开桌案,观星对饮,趣味无穷。此时正是黄叶飘零,红叶似火,层林尽染,红霞满天,恍若一只凤凰崛起于西蜀之东,凤鸣岐山之语也因此流传天下。

  然而,天难道的险峻不仅仅是游山玩水之人的乐趣,它还是镖师挑夫的噩梦。在天玄宗开门立派,修筑山路之前,年年都有数千冤魂丧生于此。或被猛兽所伤,或被山匪所害,或者干脆马失前蹄,连车带人一起坠落山间,尸骨无存。

  生人,生人,活着的人,求存的人,为的只是三餐果腹,付出的却是一重重生离死别。

  就如同秦风与小铃铛面前的这幕惨剧,若不是他们亲眼目睹,又怎能想象出这惨绝人寰的场面?

  车辙横乱,箱笼四散;马死人亡,刀刻弩穿;尸横遍野,血流成河。

  更可怕的是,三十一具尸体,居然全都没有了头!从尸体上那触目惊心,参差不齐的伤口,以及周围喷溅的血迹来看,恐怕死者皆是被蛮力生生拔去头颅,方圆三尺竟然被各具尸体喷射的鲜血染成鲜红,不见半分绿色。

  其实别说他们,哪怕是一直吹嘘自己“无所畏惧”的三兄弟都震惊到不能言语,两股战战。

  几分钟前,小铃铛请三兄弟吃了一顿大餐,各种美食佳肴流水般端上来,好好满足了老三的口福。据小铃铛说,这是天玄宗第一厨艺高手,醉鱼所做的美食,万金难求。老三当然喜笑颜开,全然不顾两兄弟的白眼,自顾自地大快朵颐。

  当然,他们完全被佳肴所吸引,没注意秦风只是略吃少许,既能满足饥饿感,又不影响灵活性。

  于是,当老三饕餮完毕,正要告辞之时,小铃铛突然发话:

  “还等什么呀!既然酒足饭饱,那就直接比了呗!”

  哥仨瞠目结舌,六只眼睛一同看向老三的肚子,那里饱满圆涨如同孕妇。再加上那位醉鱼师傅人如其名,做菜总有三分酒味,老三吃到这时已经微醺,连气都提不起来,更别说比武功了,就这熊样还比个锤子?!

  当然,在小铃铛的坚持下,他们还是无奈地来到了这处山脚。谁知道,比试还没开始,上天先来个恐怖大礼包,好好吓了他们一跳。

  断头尸,弯钩月,黑夜如墨,冷风似割,好像有无数冤魂在拉住他们的袖子诉苦,祈求他们替自己索命。

  “我……我们该怎么办?”老三上下牙齿打架,整个人不断往回缩,配上刚刚吃饱喝足圆溜溜的大肚子,活脱脱一个漏气的大皮球,耐看却不中用。

  “回去叫援军吧。”老大尽管面色苍白,却仍然强装镇定,“看旗帜,这是扬州洛家镖局的车队,领头的好歹也是个小高手。结果被人突袭,一个都没能幸存,甚至跑都跑不掉。这不是我们能应付的对手,更别说……”

  他的话只说了半截,然而一双眼睛却始终不离最近的一具尸体的脖颈。那意思相当明显:他可不想碰到什么“断头狂魔”,然后遭到相同的下场。老大很清楚,只有一种方法能让鲜血喷得那么远,那就是在人还活着的时候生生拽下他的头颅!想想自己也可能遭到相同的命运,那种滋味……嘶!连想都不要想!

  “我到底为啥来这啊!”老三的语调里已经带上了哭腔,“好好地在宴会上吃饭不好吗?干嘛要打什么赌呦!我这都好吐了我,难受死啦!”

  “那你还吃那么多!呆子!”老二皱着眉,以袖掩面,似乎相当反感这血腥味,“早说了别贪嘴,现在知道厉害了?”

  “别吵了。”老大眼睛一瞪,“如果干这事的人还在周围……”

  “不……不能回去。”小铃铛突然开口,虽然虚弱,但是坚定,“天玄宗今日大会,一定有武人巡山。可直到现在都没人来查看,如果不是被障眼法欺骗,那就……”

  “那就什么?”老大咽口口水,拼命克制着转头逃跑的冲动。

  “那就是全员战死,无一幸存。”

  一时冷场,五人各有心思。

  “这样,”小铃铛恢复了一些力气,声音也渐渐坚定起来,“人不能撤。雪球先回去报信,一定把信息带到爹爹手上。”

  “喵!”黑猫点点头,“蹭”地一声跳下地,窜进黑夜没了踪影。

  “呆瓜,跟上我。”小铃铛平稳了呼吸,抓住秦风的袖子向前迈步。后者却没有反应,只是盯着一旁的地面。

  “怎么了?”

  “草丛被压倒了。”秦风伸手指过去,“你看,上面还有血迹,似乎有什么人慌不择路地离开这里。”

  “确实。”小铃铛沉吟了一瞬间,“你怎么想?”

  秦风连一丝犹豫都没有:“万一是真的呢?”

  “……嘿!真巧!”小铃铛有了一丝笑意,“我也是这么想的。”

  话音刚落,两人迅速迈开步子,顺着血迹的方向追去。哥仨来不及反应,只能一同跟在后面。

  “他们要去哪?”老三很迷惑,“我们为什么要跟着?”

  “不用装了。”老大开口,声音却完全换了个人,变得冷硬生涩,“恐怕,两个小子已发现了我们的身份。”

  “哈?!”老三一惊,“怎么会……?”

  “是我的错。”老大叹口气,声音里有一丝不易察觉的挫败,“我没想到自己的荷包会掉出去,也没想到她会这么敏感。”

  “可……”

  “如果她真的不知道,”老大打断了老三的疑问,“那她绝对不会在明知有强敌的情况下还带着我们一起行动。她很清楚,至少在现在这个特殊的时间点,我们,还有魏大人,是不会允许任何‘过激行为’的发生的。”

  “是阳谋。”老二开口,声音尖细而清冷,完全是女人的嗓音,“和之前打赌时的小打小闹不同,这一次,她是完全笃定我们不会坐视不理,才自己先动身追上去的。”

  此言一出,三人都沉默了。对小铃铛他们只能评价一句:

  真是可怕的心机与洞察力!

  她居然舍得拿自己,天玄宗掌门千金的珍贵身份逼迫在场的三人充当免费打手!这一事实让他们无不心寒。难道天玄宗的人在算计这一道上就这么有天赋吗?甚至能狠下心把自己也摆上棋盘?

  不过……考虑到她身旁那小子一副呆头呆脑的样子,说不定这只是个例。毕竟她的父亲,赵无言的天赋摆在那里,白发狐仙可不是浪得虚名之人。

  “等等!”老大面色突然一变,“好强的血腥气,这不是鲜血的味道,而是……”

  “天!”老二的面容扭曲,好像在极力抑制呕吐的冲动,“是杀气!”

  “这是杀了多少人才有的杀气啊?”老三也感觉到了,顿时腹中一片翻江倒海,“而且光杀人还没这么重,这绝对是虐杀成性的疯子才有的感觉!”

  “两个小子在前面,我们上!”老大一声令下,“绝不能让他们出事!”

  “领命!”

  “诺!”

  就在哥仨快速赶来时,秦风与小铃铛的状态可称不上好。在他们面前,一个身高两米半有余,全身肌肉虬结,黑塔一般的彪形大汉正慢慢走来,脸上的修罗面具令他看起来更像是从阴间爬回阳世的鬼神。他一步一个脚印向二人靠近,目标赫然是委顿在他们身后,口中不断流下鲜血的少年女子。

  “鲜血……肌肉……哼哈哈哈!”大汉口中胡乱地咕哝着,但那种赤裸裸的杀意却毫不掩藏,“交出……她……留你们……全尸!”

  “这家伙是谁?”秦风摆开入门长拳的架势,紧盯着对方的一举一动,那种无懈可击坚如磐石的气势压迫得他喘不过气来。

  “不知道。”小铃铛微微喘息,此时她的左手已经呈现不规则的扭曲,那是这大汉突然袭击的结果。她的右手紧握一把雪白软剑,方才若不是将这宝剑缠在自己左手小臂上,恐怕对方只随手一拳就能将她的手臂打断。

  “他是阎王殿的杀手。”女子撑起身子,眼中闪过一丝不忍,“你们快跑吧,他的目标是我,他不会……”

  “他一定会追我们的。”小铃铛退到女子身边,偷偷塞给她一枚药丸,“这家伙杀戮成瘾,如果我们掉头就跑,反而会刺激他的凶性,到最后就真的谁都跑不掉了。”

  “那……唉,抱歉。”女子苦笑,却是将药丸又推了回去,“连累你们了……我总是这样,害得周围的人一个一个地……”

  “没有的事。”秦风突然开口,“来这里是我们的选择,而一旦做出了选择,我们就绝不后悔。”

  “嗯!”小铃铛点点头,“何况,我们还不一定必输无疑呢。放心好了,我们会救你出去的。”

  “……你们……”

  “哈哈哈!救人?”黑塔大汉似乎听到了什么好笑的故事,拼命地弯腰跺脚,状若疯虎,“就……就凭你们?两个……毛孩子……想学大侠?哈哈哈……”

  “侠无大小,武无高低。”秦风看着大汉沉声说道,“义之所在,侠客之心。”

  “义之所在,侠客之心?嘿!好一个侠客之心!”大汉的口气虽然不屑,但情绪已经冷了下来,不再那么疯狂。沉默数秒,他突然开口:

  “抱歉。”

  “呃?”秦风一愣,不解地看向对方。

  “你说的不错,倒是我的态度不够端正。”大汉一边说,一边举起右拳,“侠客之心……侠客之心……年纪虽小,明白的事理却比活了一大把胡子的蠢货要多。”

  “我倒是很认可你这心境。”大汉郑重地点了点头,“为表敬意,我就用这一招断金碎玉送你上路。到了下面,可千万记住老子的杀手别称是狂行天下。”

  “呼——”秦风长出一口气,抿起嘴唇,周身的真气暗暗流转,却是运起了灵蕴诀提升自己的防御力。他很清楚,自己没有小铃铛那样鬼魅的轻功,连她都没有躲开的重拳自己当然也避不开。因此,面对敌人的攻击,自己最好的办法就是防守,这是自己唯一的优势所在。

  “气势不错!”大汉微微一笑以示夸赞,旋即整张脸冷了下来,“但还不够!”

  “喝!”

  一声怒吼,大汉周身肌肉肉眼可见地膨胀起来,尤其是右臂,居然涨到了水桶粗细,好像一根冲城木,只待以力服人。

  “看拳!”

  一声爆响,震得人双耳欲聋,哪怕天机堂的霹雳弹也不过如此威势,眼看秦风就要小命不保……

  突然!

  一道刀光斜刺里杀出,寒光流转,月落人间。然而刀刃处传来的杀意却让大汉呼吸一窒,似乎脖颈处的血液已经凝结成冰,那寒意直透四肢百骸,令他不由自主地一顿。

  “噗呲”!

  下一秒,大汉的身影暴退,但仍是被那光华追上,一蓬鲜血飚射而出。他捂着脖子落回地面,眼中闪过一丝惊慌,却转瞬间被燎原的狂怒所取代。

  “什么人!”

  惊怒的原因不是自己受伤,而是这人的突袭时机,竟正是自己旧力已尽新力未生之交,这说明他一直隐匿在四周,不然不可能斩出如此精准的一刀。

  这是一个最顶级的刺客!

  “这里可是天玄宗的地盘,”话音未落,一个厨师打扮的胖子落到地面,正好挡在了大汉与三人中间,“要说什么人的话,应该是在下问你才对。”

  “好……好快的刀!”少女震惊地看着来人手上的武器,那居然是一把菜刀!便是大汉也吃惊了一瞬,自己居然被菜刀所伤?这简直就是天大的笑话!

  “醉鱼叔!”小铃铛精神一振,随后突然脱力倒下,秦风连忙上前将她抱住。

  “小小姐放心。”醉鱼头也不回,他明白小铃铛只是受了过大的威压才一时乏力,“这种蠢材,挡不了醉鱼十招。”

  “十招?”大汉怒极反笑,一脸狰狞地站起身,“来来来,死肥猪,看看谁挡不住谁十招!”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