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西方奇幻 乌龙山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舞蝶随思前传(二)

乌龙山 乌龙山成员 4491 2005.07.14 19:54

    “黄殇,有客到。”一楼大厅传来王妈妈的叫唤声,绵软婉转,我们几个在塔顶的阁楼却刚刚好听得一清二楚,可见王妈妈当这楼主可不是单单因为国色天香。

  玲珑塔一共有七层,一楼大厅是迎客之地,外面连着数十个小花厅,各个花厅分别以艺人的名字命名,想见哪位艺人,便进哪个花厅。第一次来,不知道各个艺人技艺的人,便可越过花厅,直接进入大厅,大厅从正中央被隔开,分为四个厢房,一间茶室,一间酒室,一间乐室,还有一间是“虹”专用的。

  茶室、酒室、乐室,自是备好香茶醇酒美乐,等着各有所好的客人前来探询打听各位艺人的技能,让他们可以自主选择。而“虹”专用的房间,一般做为王妈妈的休息室来用,遇到有特殊要求、特殊宝物的客人才准许进内。而宝物的特殊与否端看王妈妈是否感兴趣了。

  二楼是客人的等候休息室,被隔成上百个小房间,每间都小巧精致,布置得华丽非凡,这是供远道而来,打算小住玲珑阁的客人准备的。三楼是表演大厅,在这里可以看到整台的技艺表演,一般一夜只有一场。虽然节目繁多,令人眼花缭乱,但都是是些较为普通的技能,只是大江南北如此齐聚一堂也实属不易。四楼到五楼便是各个有头有脸的艺人的房间,大概有二十余位,各自的技能都是普天之下无人能出其左右的“绝”技,他们的房间都带有专门的表演场地,他们的表演不是谁都看得起的,而他们又都是凑到三十人才出场,所以一般是七、八天表演一场。

  至于六到七楼就是我们“虹”的起居和表演室了,我们的绝技就在于,整个玲珑塔里所有人会的绝技我们都会。因为在王妈妈当塔主期间,所有在塔艺人的表演我们都看了不下百遍,想不会都难。至于我们的特殊能力,只有我们七姊妹和王妈妈心知肚明,塔里所有其他人都是一知半解,不完全清楚。

  我、姐姐还有靛鬼住七楼,其他姐妹住六楼,王妈妈则是住楼下“虹”专用的房间,偶尔她也来我们七姊妹的房间留宿一到两晚。我们的闺房是玲珑塔的禁地,除开我们七姐妹和王妈妈再无任何人可踏入。甚至有些只在一楼大厅的奴仆连玲珑塔有几层都无从知晓,只因塔的外观是个半透明的六棱形建筑,上尖下阔,从内可以清清楚楚看到外面所有景致,在外只能看到整座玲珑塔的轮廓,根本看不出内部结构。是以除开玲珑塔内品艺非凡的人,是无人知晓玲珑塔的内造的。

  “黄殇,绿云,有客到。”

  姐姐正在帮黄殇打理衣物时,楼下又传来王妈妈的叫唤。

  历来找我们的一般只见一位,一次见两位不是不允许,而是看客人是否付得起报酬。如此看来,那两口大箱子,果然有古怪。

  “我也想去”,那宝物固然罕见,能携带如此巨型宝物到玲珑塔来的人,定当更加罕见,我倒是想见见这稀罕之物和稀罕之人:“姐姐,黄殇姐~”对这位只大我两岁,心性却跟个孩子似的黄殇,若在平日,我是断然不会叫她姐姐的,都是直呼其名,今日有事相求就另当别论了。而黄殇也明白我一开口叫她姐姐,准是下定决心要软磨硬泡到她颔首为止。

  见我双眼烁烁,巴巴的无声哀求着,姐姐和黄殇正面有难色,突闻楼下王妈妈叫唤:“黄殇、绿云、紫皇有客到!”。听得我们姐妹三人一愣,互相对望了半晌。我心理默念道:为什么有我?!我的能力至今尚未体现过啊!而姐姐和黄殇则是惊呼出声:“为什么有你?!”我茫然的摇摇头,只是心里有个感觉,很不舒服,姐姐则是幽幽的看我一眼,紧紧拉住我的手。黄殇一见气氛不对,忙大呼小叫起来:“快点快点,紫皇还没换衣服呢,王妈妈该等急了”说着三下五除二就把我的外衣脱了。姐姐也从衣橱内取出我的紫色锦缎罗裙。

  我们“虹”见客时,都要穿自己名字里带的那种颜色的衣物,方便客人辨认,也是我们各自的标志。而见不同的客人,穿不同料子的衣物。锦是负有盛名的提花绸,古有"织采为文,其价如金"之说,缎,是缎纹组织或缎纹变化组织,外观平滑、光亮、细密的丝织物,锦缎自然是见贵客才穿的。既然能破天荒的同时见我们姐妹三人,定当是最高贵的客人了,要知道从有“虹”以来,这是第一次同时要见我们当中的三位。所以给我换装后,姐姐和黄殇也各自换上了锦缎罗裙。

  下得楼来,王妈妈把我和姐姐先拦下,让我们在内堂候着,独领了黄殇出去。王妈妈她们前脚刚出去,我和姐姐后脚就凑到屏风后,各自搬张团椅坐下以方便偷听。这屏风是红木雕漆的,上面展翅大鹏栩栩如生,眼亮势雄。我和姐姐正把脑袋凑到鹏翅下“洗耳偷听”。

  “黄公子,这位是黄殇姑娘,”王妈妈顿了顿,接着说:“黄儿,这位是黄公子,他想见他亡父一面,今天行吗?”

  “过几日便是中元节了,那时应该能看到。”黄殇据实以告,她的能力还未完全展现,中元节鬼门开应该有利于她能力的发挥和成长。

  “七月十五么?那就劳烦黄姑娘了。”一个男子浑厚洪亮的声音从屏风外传来,想来是个练家子了。

  “黄儿,这几天好好歇着吧,进去叫你绿云妹妹出来。”

  “是,妈妈。”我们从不在外人面前提起王妈妈的姓氏,因为只有我们知道王妈妈的名姓,同样也只有王妈妈知道我们的名姓。

  黄殇很快走如内堂,斜眼瞥了屏风后的我和姐姐一眼,继续往内走去,假意唤了一声,姐姐应声而出。

  待到姐姐走出去,黄殇忙在姐姐刚才坐的椅子上坐好:“我就知道你们会偷听,你是肯定的,只是没想到绿云也跟你一样了。”

  “绿儿,来见过黄公子,他想请你回去求雨,等黄儿让他见过他亡父后你们就动身。如何?”

  “听从妈妈安排,只是……”姐姐有些迟疑。

  “紫皇跟你同往,她也有任务在身。”王妈妈了解姐姐放心不下我。

  “阿紫?她……”

  王妈妈没回答姐姐的疑惑,反而对着屏风叫道:“紫儿,出来见过黄公子”

  我轻提裙摆,巧笑倩兮,款款而出。见房内东边座上,有一黑衣男子,说不上很俊美,但气势非凡,却不是霸道之气,高贵而谦和。“皇子!”我心里当时便冒出这想法。对着那男子躬身唱个喏:“民女见过……大人。”说话时,我已抬头直视那人。虽只是恬静而微笑的看着那男子,我所体现出的气势却毫不逊色于他,与平时只知道跟姐姐撒娇笑闹的我大相径庭。姐姐一见这架势,顿时惊愕得微张了张嘴,轻轻拉了我一把。王妈妈则是很满意的笑了笑,对着那男子道:“黄公子,看来很快您的嘱托便能完成了,只是我这几个女儿都是金贵的人儿,纵是您有重礼相聘,也请好生待着。万万不可怠慢,尤其我这紫儿,您可不能大意欺她年幼啊。”

  那黑衣男子突然从椅上起身,上前一步来细细的打量我,似乎在求证些什么。我一径的微笑,不躲也不让,就任他看了我半晌。在他打量我的同时,我觉得一股股强烈的气流从他的举手投足间散发出来,待到他离我之有三步之遥时,我隐隐的闻到一丝血腥味。就在他想更进一部端详我时,王妈妈按住姐姐欲护在我身前的举动,笑吟吟的道:“黄公子,既然决定了上元节让您与亡父见面述父子亲情,我这就叫人带您去楼上的房间休息吧。”

  那皇子似乎意识到自己逾礼了,忙连声道:“叨扰了。”也不再多问些什么,随下人上了二楼。

  “晚膳后,在紫皇阁等我,叫上黄儿。”王妈妈吩咐了一句,便张罗了数十人出去抬那两口大箱子:“绿儿,这两大件宝贝可都是你和黄殇的,快随我来看看是什么。”

  “都是两位姐姐的,那我的呢?为什么我没有啊?”我又恢复成那个爱耍赖的小孩样,拉着王妈妈的手不放。

  “呵呵,你的,如果你这次任务成功了,得的报酬可比这贵重多了,那可是我们玲珑塔里从没有过的东西。”王妈妈一手拉着姐姐,一手轻点我的鼻尖道:“你这小东西,在地窖里的经果然没白读啊,你的能力也开始慢慢展现了。”

  “我的能力?”

  “她的能力?”

  我和姐姐异口同声,直抒胸臆。

  王妈妈忽的严肃起来:“恩,紫儿,日后你的能力会浅浅展现,你的能力不比其他姐妹,你要慎之又慎。想必刚才你也觉出黄公子的身份了,能坦然面对正是你能但此大任的证明。而你这次去皓月国都,正是你好好认识和学会掌控自己能力的好机会。绿儿就需得你照顾了。”

  姐姐满腹疑惑,正想说些什么,只听得外面一阵喧哗,竟是惊叹连连啧啧有声,却无半句言语。“一定是宝物运进来了,”王妈妈乐了,“走,随我看看去,”说着便自顾自的拖着姐姐朝外走去,我自是不必多话,早好奇得不得了,也紧跟着出去看热闹。

  刚到走廊,便见八个仆役抬着一块三人长、两人宽、一人高的大冰块走了过来,显然是要抬进“虹”的房间,见状,我们忙退入房中。粗一打量,只见那冰块六面都平平整整,光滑晶莹,雪白无暇,散发着阵阵寒气,使得所到只处凉意盎然。再细看八角十二棱却并不尖锐,似被人有意打磨过,那送礼之人也算有心了。最令人称奇的是,这冰块虽被八人抬抱,竟无半点融化的迹象,从走廊到房间一点水渍都没有。这是……

  我和姐姐正纳闷,王妈妈开始眉飞色舞的絮叨了,这宝物定是非同一般了,王妈妈笑得花枝乱颤的:“知道这是什么吗?这可不是冰块啊,紫儿。这个稀罕东西是“有皓月国国宝之称的贴心石,冬暖夏凉,放一块在屋子里,一年四季都是春天,别提多贴心了。要知道当年玉姐我在家当小姐的时候挖空心思都想弄上一块呢,我……”

  “妈妈,你还是小姐?!”我瞪大了眼一脸的难以置信。

  “阿紫~”姐姐佯嗔道,她明白我是不想让王妈妈说下去,因为我不关心别人的过去。

  “那就当我没说好了。”王妈妈似乎也不太想说下去:“这种特殊矿石,产地很偏远在皓月国跟耀日国国境线上,当年两国为争夺这矿产,大战三年。最后因为战事连年损失惨重,而最终决定两国共享。而两大国只有皇族直系血亲才有资格得到这种矿石。”说到这里,王妈妈顿了顿神色有些异样,然后又若无其事的接着说:“所以,用两车贴心石,见我两位女儿算算,我们也不吃亏啊。”

  “妈妈,您可说了,我的报酬比这更贵重是不是?!”听得这“冰块”如此金贵,我心花怒放。

  “那是自然,说白了,若不是我跟他们的人有些交情,就算他出再贵重的宝物,我也不会让你接这任务的,毕竟,你的能力还没完全展现,而且,你这次的任务是要夭寿的。不过绿儿你放心,王妈妈我既敢接这任务,也必定不会让自己女儿折寿的,黄公子已经答应事成之后把‘皓月珠’借给紫儿一年,那样紫儿不但能补回失去的寿命,还能多赚十几年修为。”

  “什么东西那么好啊?干脆就当报酬给我好了。”听说不用再读经就能平白增添修为,我喜不自胜。

  姐姐向来懂的事比我多,听我这么一说,忙道:“阿紫,不许胡来,那‘皓月珠’可是‘皓月国’的国玺,岂容你拿走。”

  “那皇……,黄公子怎么说要借我一年啊?”既然是国玺,借一年也是失踪,借个几十年也是失踪啊,没什么分别啊,干吗不干脆借我一辈子。

  “呵呵,紫儿啊,等你接了任务就知道了,我们先用膳吧,膳后还要跟你们和黄殇交代一些事物。”王妈妈不再多说,吩咐几个丫鬟把酒食备好,亲自端着上了七楼,我和姐姐尾随而上。

  舞蝶随思

  2005-07-14 19:39:29

  

  起点中文网 www.cmfu.com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起点原创!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