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悬疑 奇妙世界 法医实录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八十八章 坠入爱河的公牛

法医实录 一点眉黛刀 2021 2019.08.17 20:55

  宗政民摘掉耳机,一脸惊喜地看着阎大程,说道:“啊呀,是咱家大程子回来了啊,不会是刚从家里过来吧?”

  阎大程气喘吁吁地说道:“啊什么啊呀,没看到我掂这么多东西吗?还不快过来搭把手呀。”

  宗政民嘿嘿一笑,赶忙接过阎大程手中的大包小包的,将之放到餐桌上,一脸好奇地打量着阎大程,在阎大程身上嗅了嗅。

  阎大程笑骂道:“哎呀,你这是干嘛啊?”

  宗政民转过身冲着垃圾桶便是一口浓痰,说道:“啊呸,你身上一股子什么味啊,酸臭酸臭的,刚蹲完厕所回来呀?也不对啊,厕所味道都没这么恶心...”

  阎大程面颊抽搐了一下,侧过头在自己肩头闻了闻,还别说,真的是挺臭的,耸耸肩斜了一眼宗政民说道:“我说政民啊,你刚从学校毕业几天啊,怎么就连尸臭味都闻不出来了,退步这么多?”

  宗政民不解地问道:“你这不是刚从家里回来吗?怎么会沾染上一身的尸臭味?”

  阎大程看了一眼宗政民说道:“我中午就赶回来了,但没来得及没回住处,所以就直接拎着东西去上班了,结果还出了一趟差,是一桩巨人观,难得一见,你刚才闻到的就是巨人观的味道,感觉怎么样?”

  宗政民再次嗅了嗅阎大程身上的尸臭味,咂咂嘴说道:“怪不得这么臭,原来是巨人观的尸体,以前听我爷爷说过一回,巨人观是所有是所有尸体之中最臭的几种存在了,只是真的没想到真的这么臭,这种尸体上到处都是毒气,一不留神就可能中招,你可得悠着点哈。”

  阎大程顿时来了兴致,有些好奇地问道:“最臭的几种?除了巨人观,还有哪几种呀?”

  宗政民想了想,似是回忆着什么,挠了挠头说道:“好像有巨人观尸体、半尸蜡的尸体、泥炭鞣尸、还有,还有什么来着,反正有好几种呢,想不起来了...”

  宗政民用两只手指头捏着阎大程的衣角,一脸嫌恶地说道:“而且这些尸体散发的尸臭,吸附性特强,衣服或者皮肤一旦被沾染,好几天都洗不掉的。”

  对于尸臭,阎大程倒也是有所了解的。

  尸臭主要是尸体在腐败的过程中所产生的一种带有污染性质的毒害气体,这些气体从口、鼻、肛门或者创口溢出。

  气体中含有甲烷、氨气和硫化氢,这些气体虽然有刺激性,但尸臭却主要来源于尸毒素和腐肉碱这两种毒害物质。

  尸毒素和腐肉碱所散发出的恶臭,具有很强的附着能力和渗透能力,因此现场无论用什么防护手段,都很难将之彻底隔绝,衣物或者皮肤一旦被尸臭沾染,好几天都洗不掉。

  身为法医,近身尸体、解剖尸体都是在所难免的,对于尸臭根本就避无可避。

  阎大程耸耸肩,说道:“谁叫咱是法医呢,免不了要身上沾染尸臭。”

  宗政民看了看阎大程,浑则不在意地说着:“还好哥哥也是学法医的,不然啊,一般人还真不敢跟你一起合租,单单就你身上这尸臭味,就能熏死别人了。”

  阎大程嘿嘿一笑,说道:“哎,对了,这大半夜的你不睡觉,带着个耳机又唱又跳的,抽风呢?”

  宗政民瞥了阎大程一眼,说道:“难道你没发现哥哥唱歌时候的样子很帅吗?”

  阎大程捂了捂嘴做了一个呕吐的表情,说道:“没看出来帅,就看出来你有点神经,以前我怎么没有看到你还有这样的癖好啊?”

  宗政民板着脸回怼道:“什么眼神啊你,一点都不懂得欣赏,一身臭烘烘的,赶紧洗洗睡吧你,就别妨碍我练歌了。”

  阎大程哭笑不得,说道:“练什么啊?你知不知道现在几点了啊,大半夜的这么吵吵,不怕对面阿姨过来砸门吗?”

  宗政民丝毫不理会,张口唱了起来:“七月份的尾巴你是狮子座,八月份的前奏你是狮子座...”

  阎大程无奈地摇摇头,正准备去洗澡,却又被宗政民一把拽了回来,只见他一脸欠揍地坏笑着说道:“你是不是也觉得曾大神的唱歌特别好听?尤其是狮子座特别有韵味?”

  阎大程一愣,用手探了探宗政民的额头,好半天才说道:“你真的没发烧?我可记得你曾经说她什么来着?五音不全,唱歌跟羊叫差不多,今天是怎么了?没发烧吧你?”

  宗政民拿开阎大程的手,一脸鄙夷地说道:“没品味的家伙不适合听这首歌,哥哥正忙练习神曲呢,哪有闲工夫发烧?你就说好不好听吧。”

  阎大程一脸无奈地说道:“我看你是病的不轻,等我洗完澡带你去看医生...”

  阎大程没再理会宗政民,转身朝着洗手间走去,走了两步,忽然停了下来,余光一瞥看到宗政民书桌上扔着几本书,《恋爱秘笈》、《少女心理解析》、《如何才能让自己变得更有魅力》等...

  阎大程噗嗤一声大笑了出来:“哎呀,政民呀,你是想笑死我吗?你啥时候也开始看这种没有丝毫营养,纯粹卡路里的书了?脑袋萎缩了吧你?”

  宗政民一脸不耐烦地朝着阎大程摆摆手,说道:“去去去,一边去,没情趣的家伙,哥哥没工夫理你,首先要用她喜欢的事物去打开她内心的一扇窗,趁其不备跳过窗户,闯进她的心窝,拥抱她的心扉,哇咔咔咔...”

  阎大程顿时一阵头皮发麻,宗政民这家伙到底是着了什么魔了?

  “你这是要打动谁呀?”

  这时候,阎大程忽然想到,自己方才乘坐周敏敏的车时,车里正在播放狮子座这首歌,而且还是循环播放,愣是听了一路。

  念及如此,阎大程心中豁然开朗,原来宗政民这家伙...

  坠入爱河的公牛啊,就是这么不知疲倦。

  算了,随他折腾去吧,累了一天了身上又酸又麻的,真是没工夫再折腾了,还是赶紧洗洗澡,舒舒服服的睡上一觉吧。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