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悬疑灵异 恐怖惊悚 秦州古言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章 迷混子〔四〕

秦州古言 二狗是只猫 2454 2019.01.11 19:56

  “哎!人在做天在看,每个人做任何事都会有相对应的因果报应,因果轮回,念佛的人说的一点也没有错。无论牛强强的死是否与张军的事有关系,这也许就是报应吧。可这报应来的也太有点快了,太过凶恶了。”

  “牛强强死在新井里之后过了一个月左右,他的孩子就出生了,是个大胖小子。那小子出生的时候那长的真是俊俏可爱,二秀给娃起了个名字叫‘小强’‘牛小强’。又起了个小名叫‘小狗子’。咱们庄稼人都觉得贱名好养活。”

  “随着时间一天一天过去,渐渐的,小狗子就出现了问题,应该是头脑没有生长,一直到三岁多的时候还不会说话,连一声‘妈妈’也不会叫。”

  “这样的情况一直持续到小狗子过完四岁生日。那天中午的时候二秀要去做饭,小狗子一直闹腾,不安分。二秀又是委屈,又是难过,一边哄着小狗子,一边说‘小狗子乖,不哭了,今天妈给你做一顿酸饭搅团去,你爸死了也有四年了,他活着的时候吃的最后一顿饭就是妈做的酸饭搅团。不哭了妈去做饭’”

  “说来也奇怪。听到二秀说要去做酸饭搅团的时候,这小狗子就止住了哭闹。然后一双眼直勾勾的看着他妈二秀。”

  “二秀心里也觉得奇怪。这娃怎么一听要做酸饭搅团就不哭不闹了。着急去做饭没有多想,就转身系上围裙朝厨房走去。”

  “二秀走到门口的时候突然身后传来一声稚嫩而又冰冷的声音。”

  “我要吃,酸饭搅团”

  这一瞬间二秀感觉一股凉气从五脏六腑散发到全身,整个人就好像被施了定身咒语,呆在那里!

  她想起当初牛强强喝酒回来她要去做饭的时候也是这样坐在炕上,双眼直直的望着自己,然后说了一句“我要吃酸饭搅团!”

  二秀想到这里,全身一发软,‘啪’的一声瘫坐在了地上,这时候正好邻居家串门的张阿姨进来,看到二秀坐在地上就把二秀扶了一把,掺她站了起来,问道“二秀怎么了,没事吧”

  “没~没有~没事。”二秀语无伦次的回答了一句,这时候二秀被张阿姨这样一打搅思绪,心神也稍微稳定了一些又说到“张阿姨啊,你先到屋里炕上坐哈了,我去做饭去,刚刚孩子闹腾的,饭还没做好呢。”

  “不了,我就是过来串个门,没啥事,你要忙就去忙吧,我就不打扰你了。”张阿姨总感觉二秀整个人有点奇怪,说完就转身离开了

  二秀到了厨房之后脑子里一直回旋着小狗子和牛强强的那种冷漠中带着诡异笑容的面孔和他们那句共同的话“我要吃酸饭搅团!”一直盘旋,一直盘旋,整个人连做饭的心情也没有了。这个时候,她对牛小狗子会说话了这件事一点兴奋的心情都没有,甚至更多的是惊恐!她宁愿小狗子不会说话,也不想从小狗子口中听到这句话。

  又过了一段时间,二秀带着小狗子就离开了本村,有人说是回娘家去了,也有人说是改嫁了。

  谁也不知道二秀是啥时候离开的,只是大家发现在原来池塘新井那里,有人放了一碗‘酸饭搅团’

  听到这里,我感觉我后背凉飕飕的,顺着脊梁骨流下来一股冷汗。喝了一口茶又继续听!

  “哎~~”张奶奶又叹了一口气,继续说到“牛强强过去了以后就轮到了张小兵了”

  “当初张军家的事,张小兵也掺和在了其中。红卫兵就是张小兵带到张军家的。张小兵的爷爷和张军的爷爷可是亲兄弟啊!”

  “张小兵三十岁的人了,长的尖嘴猴腮的。所以到三十岁也没讨个婆娘。牛强强死了还不到一年的时候张军就和二秀两人好上了。”

  那天下午的时候张小兵喝完了酒回家的时候经过二秀家门口,看到二秀在院子里洗衣服,夏天天比较热,二秀穿得也比较单薄,再加上二秀人长得也清秀。张小兵酒壮怂人胆就走了进去,说到

  “二秀啊,我刚在外面转了一圈,渴死了,正好路过你家门口,进来要一口凉水喝。”

  “吆,是小兵啊。进来吧,别的啥没有,凉水多的是,你找个地方坐下来,我去给你到厨房打去。”说完便走到厨房里头打凉水去了。

  张小兵在身后看的心痒痒,脑子一热也跟进了厨房。一进去就从后面一把抱住二秀。

  二秀被吓了一跳,刚打的一碗凉水也撒在了地上。

  “二秀啊,我眼馋你好久了,你说你一个女人一个人带孩子多不容易,要不你就跟了我吧!我养着你!”

  二秀挣扎了半天,也没有挣扎开,她其实也知道张小兵对她的那些个小心思,心里一想,张小兵说的也对,跟了他至少可以不用过的那么辛苦了,然后开口说到“小兵啊,我知道你对我有意思,可现在大白天的要是有人进来被人撞见了不好,再说了,我家小孩在呢。”

  张小兵听,有戏。俗话说‘心急吃不了热豆腐’,便说到“二秀啊我也不急,这样吧,今晚上我在新场等你,你九点中来,那时候村里人都睡了!”

  二秀一听,犹豫了一下就答应了。张小兵也没有再纠缠,放开了二秀便离开了。

  说起这新场,原来池塘填平了之后又打了一口井,可后来又发生了牛强强的事,所以又把那口新井给填了,做成了场,大家都叫新场。

  当天晚上,张小兵就去新场等二秀,怕二秀来早了八点多就去了新场,在那等着。

  一直等到快十点的时候实在感觉等不了了,便要回家去,这时候一个人影从场口走了进来,张小兵借着月光仔细一看,果然是二秀。

  两人就这样,每天晚上去新场见面。

  这样的情况一直持续了有十来天,直到牛强强祭日那天。晚上的时候张小兵来二秀家吃饭,见二秀做的是酸饭搅团,就问道“你不是很少做酸饭搅团么,今天怎么突然做这个?”

  “哎~今天是牛强强的祭祀日子,他死之前吃的最后一顿饭就是酸饭搅团”,二秀叹了口气说了一句

  “呸~呸~呸~~”张小兵吐了一口唾沫之后说到“你这是咒我呢?你自己吃吧,我去外面吃”。说完就端着饭走了出去

  张小兵一出门就看到前头路中间站个人,天黑的原因看不清楚。“路中间站的是哪一个,大晚上的站在那干嘛?”一边说着,一边朝那个人走了过去,可牛强强往前走一步,那个人也往前走一步,张小兵一直跟到新场里面,前面那人突然消失不见了。

  第二天早上,一起来就听到外面闹哄哄的,张小兵趴在原来新井的位置,眼睛睁的和乒乓球一样大,紫青色的脸上血脉纹路清晰可见,鼻子,耳朵,嘴里都塞满了泥土。

  奇怪的是,虽然他的死状很可怕,但他的脸上看不出一丝的痛苦。还夹着一种说不出来的笑意!

  二秀在就那么在人群中直勾勾的看着张小兵的尸体,看了差不多有四五分钟,就转身离开了。

  “我站在二秀的对面,除了我,没有人注意到,二秀离开的时候脸上带着一种邪气的笑容,和张小兵尸体脸上的表情一模一样!”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