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短篇 影视剧本 逃出水蓝星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25章

逃出水蓝星 郑端木 3008 2019.02.11 20:36

  终于回到了沙凡集市,心岚带着忻向之,来到先前和苏丽娜偷溜出来时,所住的客栈。可是苏丽娜早就走了,不过还好,迪辰他们这次的事情闹的太大,几乎满城皆知。客栈老板绘声绘色,滔滔不绝地从苏丽娜如何与星主一同进城,再到又如何押解蓝部俘虏出城,向心岚讲了个通透、彻底。末了,还对心岚大加逢迎。

  “想不到您就是小姐身边的贵人啊。小姐居然能住咱这小店,实在是荣幸之至,荣幸之至。要是小姐下回再来,您老可千万别忘了咱这小店啊。”

  不管怎么说,得知彦落雨和迪辰都还活着,忻向之和心岚悬着的心总算能暂时放下,可是星主与俘虏的待遇,让忻向之与心岚又有了不同的感受。

  看着心岚愁眉难舒,忻向之竟然承诺。

  “放心。我们一定帮你救他。”

  他说的是“我们”,自然是把彦落雨和自己算在一起,他相信彦落雨不会不管迪辰,更不会不管自己。

  说不如做,心岚和忻向之只是在客栈里吃了顿饭,连多休息一晚都不肯,便买上两匹马,连夜从沙凡集市西门追了出去。

  与此同时,沙凡集市东门外,危男已经到了。

  …………

  无论蓝部还是白翼族,都不可能供养得起成千上万的军队,最多也就是长设首领卫队。平时的时候,精壮的族人们一起训练,一起干活,一起打猎之类的,并不影响每天回家,娶老婆生娃,过各自的小日子。也只有临战之时,才会各归所辖,集结成军。

  辖百人为队长,辖千人为统领,辖万人以上为统军。

  此前,蓝部年轻一辈的兄弟中,只有仇哥和迪辰有统军之职。迪辰且不必说,仇哥虽是近侍长,平时只管着几百人的近侍队,可他是得到大家公认的,萨日庆的接班人,临战即为统军。

  除了这二人之外,大家最看好的是班明,可是班明这一次也被派去寻找迪辰。所以,令危男不服的,只有自己的老搭档,齐雄,奉命包抄沙凡集市,阻击增援之敌。

  而此刻,自己却率领了整整一万人,是货真价实的统军。

  踌躇满志的危男站在沙凡集市前,遥望着这座血腥之城,内心仿佛有团火焰,燃烧的越来越炽热。

  招来手下诸位统领,危男阴沉且不容辩驳地下令。

  “天风,带上你的人去北门,午夜袭城。记得,是假偷袭,要让白翼人发现你们,之后,全力强攻,奋死向前!”

  北门可是凡路所在,是通往朝圣之路,无论白翼人还是蓝部人,都不敢轻慢亵渎。危男却要首战北门,连手下的人都意想不到,白翼人恐怕更不会料到吧。可问题是,凡路必有白翼重兵把守,还要天风假偷袭,真强攻。这样看来,危男只有一个目的,仅仅是想让天风出其不意地给白翼人造成慌乱,吸引更多的目光以及兵力。

  如此,天风和他的千号兄弟,便会成为这场战火之中,添进去的第一根柴。

  “奋死向前!”

  可他却没有丝毫犹豫,直接领命而去。

  是的,不仅是危男一个人心里有团火,整个蓝部,绝大多数人,心里都有团火。是为多年前的那场战败而燃的复仇之火,是为萨日庆惨死而燃的悲愤之火,是为重夺沙凡集市而燃的荣耀之火。这场火,注定要让很多人灰飞烟灭,化为乌有。

  “余扬、牛宝,带上你们的人去南门。等天风……”

  “快死完的时候。”这句话猛然从危男脑海中蹦出来,但是,肯定不能说出来。

  “等天风那边战况最烈之时,全力强攻,奋死向前!”

  “奋死向前!”

  余扬、牛宝同声低喝,他们是第二、第三根柴。

  之后危男又命人去砍伐树木,不需要做成梯子,只要把树干搭在城墙上,蓝部人便能如履平地。直到诸多杂事,吩咐完毕,危男才踱步返回自己的帐篷,可他依然无法平静,此时此刻,他也不可能平静。

  大长老给的命令是要危男打开城门,可他并不满足于此。

  杀!

  杀光遇到的所有白翼人。

  杀他们一个措手不及,杀他们一个血流成河。

  狂热的危男觉得自己很冷静,就像喝醉酒的人,会认为自己越来越清醒一样。他没敢奢望,凭自己的力量,攻占整个沙凡集市。但是,如果自己的速度够快,能在余扬他们死光之前,杀到集市正中的广场,与其残部会合,也算是克半城之功。能够如此,危男的名字必将在蓝部,乃至白翼族之中,更加响亮。

  时间似乎走的很慢,令人有些焦躁,但想成大事,就要迫使自己静下来,必须学会忍耐。

  …………

  终于,天风的人动了。

  十几条人影趁着阴云遮月,迅速掩至城墙下,向上攀爬,随即翻进城墙,悄无声息。隔了一会儿,几条绳索从墙垛上垂下来,一队蓝部兵士快速有序地靠近,等全部翻进城墙之后,再上一队。

  几个白翼兵士的尸体倒在城墙上,进展很顺利,白翼人果然想不到,蓝部竟敢从北门进攻。两个队长迅速分工,一个守住城墙,一个下去开门。

  从城墙上下来,城门就在侧近,但是蓝部的好运气似乎也用完了,遇到一队白翼巡兵。

  “什么人?”

  自然等不到回答,来开城门的队长毫不迟疑地扑身而上,并且喝令,“快开城门!”

  “蓝部袭城!蓝部人来了!”

  没想到这么快便惊动了白翼人,警哨连响,火光纷燃,远处影影绰绰,似是白翼人在集结调动大队兵士。不过,城门已被强行打开,天风率队正快速赶来。

  北城门里是一处很大的空地,如果忻向之在这里的话,也许会认为它是电影里演的那样,古代城池中的瓮城,可它并不是。这里只是首领朝圣时,所带队伍的集合地,抬贡品的队伍,唱赞美的队伍,护卫队伍以及随行人员,各式各样的朝圣者,都会在这里整装待发,跟随他们的首领一起出城,前去朝圣。

  现在,这里很快就要变成另一番景象,天风已经率队全部突进北门,与前来拦截的白翼大队不期而遇。场中出现了一刻停顿,白翼人似乎不愿和蓝部打近战,远远地拉开一段距离,严阵以待,而蓝部兵士则跃跃欲试,只等天风一声令下。

  没想到,竟如此轻易的,就打开了北门,可惜自己没有后援。

  天风忽然感到一丝失落,咬牙切齿地沉喝。

  “冲!”

  蓝部兵士在一瞬间,如同掘堤泄洪,或奔跑,或纵跃,纷纷向眼前的白翼兵士攻杀过去,白翼兵士也大展双翼,做好反击准备。

  “轰隆、轰隆”连声巨响,荡起无数尘烟,还有凄厉的惨嚎。蓝部人面前竟然出现了一条又深又宽的鸿沟,无法逾越。先冲出去的蓝部兵士,有不少人都掉进鸿沟里,被沟底倒栽的木刺扎死扎伤。

  “中计了?”

  一道沉重的铁闸从北门上落下,完全堵死了退路,也给了天风肯定的答案。

  无论乌悍再怎么平庸,也是血腥杀戮中存活下来的老将,镇守沙凡集市这些年,每天思索最多的,就是如何守住这座城。北门是朝圣之路,按道理说,需要敬畏,可是打起仗来,谁还能按什么道理?假如蓝部人真的胆敢进攻北门,那么最可能的就是偷袭,这一点,乌悍早就想到了。

  凡路,乌悍是万万不敢破坏的,所以,凡路还是笔直畅通的凡路,但是路两边早已被挖掘好,足够抵挡蓝部人的鸿沟。如此,再加上平时守卫凡路的兵士,应该可以保障北门的安全。

  那条鸿沟早就在了,只可惜,蓝部人从不知道。所以,天风中的不是乌悍的一时之计,而是长久之计。

  一拨羽箭倾袭,站在最前面的蓝部兵士又倒下一些。还守在城墙上的蓝部队长,立刻命令,投掷短枪,予以还击。虽然效果不大,但是能够分散白翼人的一些注意,也好让下边的兄弟不至于完全被动挨打。

  中间的凡路倒是畅通,可那里也是白翼人重点防御的地方。

  “放信号。”

  天风冲到最前边,转而盯住身后的蓝部兵士,目光从一张张年轻的面孔上扫过,毅然决然地说,“蓝部族人,我的兄弟,奋死向前,重返荣耀!”

  说完,抓住身边一个蓝部兵士的手腕,旋转着自身,奋力将他甩向鸿沟对面。那个蓝部兵士还没等落地,身上已经插满了白翼人的羽箭,可是有更多的蓝部兵士有样学样,将身边的兄弟甩掷过去,或者,被兄弟甩掷过去。

  在付出了巨大伤亡之后,终于有一个蓝部兵士冲进白翼人的阵中,接着是第二个,第三个……

  蓝部兵士已存必死之心,冲入白翼阵中,完全不管不顾地乱砍乱杀,即便是浑身插满刀枪,咽气之前也要尽力再挥舞一下手中的兵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