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盛夏榴花明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八十六章 各方角逐08

盛夏榴花明 碧沙映晚 2053 2020.03.15 23:51

  文清心中升起一丝异样的情绪,“世间女子,莫不以觅得佳婿为荣,得个好归宿,一生有靠,余姑娘仿佛多有异议?”

  “一生有靠?”明玉微微一笑,“夏皇算得大梁最佳女婿了吗,看看夏皇后就知道,这样的想法它没谱。”

  文清抬头似要反驳,明玉抬手制止道,“上有所行,下必甚焉。世人的看法,不必多加评论,只看自己的内心,想怎么活,就怎么活,随性洒脱那也很好。”

  文清想想,也跟着抿嘴一笑,“既如此,在下也不多劝了,只你一个女子孤身在外。。”

  “不必忧心,我已有计较,这里是一份清单,烦文公子照单备齐,”明玉挑眉笑道,“另外,我听闻此间有水路直达南边,我想请你引荐可靠的商队,带我一路回南。”

  文清接过清单细看,一边状似无心问道,“回南边?余姑娘具体想回南边何处?”

  “我也不知,”明玉说道,果不其然文清闻言抬起头来,“现今呢我也不知要到何处,一路行去,若是遇到有喜欢的地方,自然就停下来了。若是没有,休整个三五日,就继续往前走。”

  文清指节分明的指头敲击在桌案上,试探问道,“听起来的确洒脱,只是在下有一事不明。”

  明玉抬手做了一个请的动作。

  文清道,“余姑娘养在深闺的小姐,何故竟有勇气在外行走,你可知道,外面的世道不太平,不仅如此,一针一线,俱都要用金银来换取。”说罢抬眼望过去。

  明玉心中一笑,这个文清,果然是做惯大师兄的,一点一滴都思虑周全,也算是好心劝阻了。“嗯嗯,文公子所虑很对,所以我还有一个请求,就是希望你给我派一名高手随行,待我安定下来,就可将人遣回了,另外,你若有心赞助我一份盘缠,我肯定不会拒绝,而是感激不尽。文公子意下如何?”明玉笑得眯起了眼,一副开怀的模样。

  “在下可是跟余姑娘不甚相熟啊?”

  “此言差矣,文公子你想想,在邯京中学到的纺线和编织之法,实则最大的受益人是谁?可不是你们这的牧场嘛?更何况又有烈药的配比之法,我可告诉你,那烈药罐子,除了可以埋在地下让马匹踏上去,还可以拿在手中甩出去,你想想看,是不是堪称骑兵杀器?”明玉眨巴着眼睛鼓励道。

  “过两日我就要走了,文公子有不解之处尽可相询,而我所需之物也请帮我备齐,可以吗?”她伸出手掌问道。

  文清心中叹道,小师弟,继续纠缠下去于人于己均无益处,不若就此罢手。他伸手与明玉击掌为誓,明玉点点头,起身离去。

  回到自己的房间,明玉长叹一声,事情的发展总是出乎意料,没有想到会突然以这样的方式离开,她侧躺在床上,睁着眼回忆从最开始以来的点点滴滴,遇见的人遇见的事。

  绿荷已有一技之长,梁虎等人不仅手握明玉之前的创业计划,还受到卫子惜的看重,而锦秀锦婵,想来此事卫子惜不至于迁怒她们,毕竟当初是被谢迁这武艺高强又实力雄厚的人掳走,她们只是石头面前的鸡蛋,拼死还不如回去报信更有用。

  多半会遣了她们一同寻人,只要最初没有严厉地惩罚她们,那就算是逃过一劫了。

  自己这般南下,卫子惜真要寻人,只能与谢迁去扯皮了,活该,谁叫谢迁这厮行事不带脑子。明玉打了一个哈欠,调整了姿势,沉沉睡去。

  文清也没有休息,他站在窗外仰头看着月光,有军士来报,“少主在城中寻了上好的棺木,已然连夜带着镇北王回边城了。”

  文清点点头,摆了摆手,那军士就退下去了。文清今晚心绪有些许不宁,大概是因为替小师弟作出了决定,小师弟和明玉公主,一个有心,一个无意,其中还要牵扯到卫子惜,倒不如放她离去,以免两虎相争,造成不必要的损失。

  这个卫子惜,不像他表现出来的温和模样,行事大气果决,看他为了明玉公主,遣出那大批人手,而己方手下的人甚至不敢靠近打探,这卫子惜果然是世家底蕴,此番进京,恐怕所图不小。

  只如今局势越发诡异,梁国眼看要发生动荡,他卫子惜这个时候搅进局中,又能得到什么好处,现如今,除了夏皇座下的皇位,真不知还有什么是有价值的了。文清摇摇头,又拿出明玉列出的清单,唤了人吩咐下去。

  要说谢迁对父亲的感情有多么深厚,不然。就凭他生母早逝,镇北王就快速另娶,还宠爱着后娘生的小儿子,对他的境遇倒是不闻不问,以至于谢迁不得不在小时候就被带去武稷山长大,父子亲情说生疏不为过,只不过到底血浓于水,这世上父母亲人,也只剩下他的生父一人,真要叫镇北王横尸当场,谢迁的内心仍然十分悲痛,除此之外,还有愤怒。

  镇北王可不是无名小卒,他是一方王者,这世间能将他杀害的人,屈指可数,无论是谁下的手,未免小瞧了他们谢氏,他愤怒,一腔热血势必要揪出凶手,杀之以泄心头之恨。

  至于明玉,小情小爱尔,待处置了要事再说,这方面谢迁作为一名受过良好教育有担当的贵族子弟,他向来分得清楚,因此不需多交交待,有师兄在,照拂一二便可。

  锦秀和锦婵此刻也正自望着明月毫无睡意。那日回到府中禀告,主子的怒火直叫她们不敢直视,而跟随的影卫,立时就要被下令处决,锦秀战战兢兢地阻止道,“回禀阁主,玉姑娘向来待下人宽厚,若是她回来之后,知道影卫因她而死,恐怕要伤心难过。”

  当时她说完这话就不敢抬头,只听到元昔捏着拳头,骨节咔咔作响,最终他咬着牙下令,“要他们寻回玉儿,否则,再不许踏回阁中一步。”

  锦秀和锦婵随着这些影卫四处搜寻无果,直到遇见莫堂主,才知道姑娘应该是北上边城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