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盛夏榴花明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八章 筹划02

盛夏榴花明 碧沙映晚 1763 2019.10.14 23:47

  明玉迈着欢快的步子回到居住的院落,早有宫女绿荷迎了上来,“公主,你可回来了。”

  明玉点点头,自顾提了水壶倒水喝。

  “公主,我们在这青鸾山,也没人理会我们,之前公主说,我们可以好好利用这次机会的。”绿荷眼睛亮闪闪地望着明玉。

  明玉放下水杯,“绿荷,我们逃出去以后,一切都要从头开始了,又没有身份的庇护,你想清楚了吗?”

  绿荷握住明玉的手,“公主,绿荷是孤女,从小跟公主一起长大,只要能跟公主在一起,绿荷什么都不怕!”绿荷抱住明玉的胳膊把脑袋蹭上去,“而且公主失去记忆以来,反而更厉害了,好像变了一个人,什么都懂,没有什么事情能难倒公主了!”

  明玉听了这话,觉得刚下去的汗又冒出来了,她抬手揉捏了一下额头,尬笑道,“不是有句话叫做大难不死必有后福吗,人遇见了大的变故,就会改变,只有变得越来越厉害,这样才能有后福嘛,绿荷你说对吧?”

  绿荷小宫女偏头想了想,点头道,“对,公主说得有道理。”

  “这种不寻常的奇怪事情,你要记得不要再提起了,免得又生出事端。”

  “公主,我再也不提起了。那我们现在要怎么做准备呢?”绿荷问道。

  “现在我要说的事情,非常重要,”明玉郑重地说道,“之前从宫里带出来的东西,要把它们都砸碎,要粉碎。你把一种颜料晶石全部砸碎以后,再接着砸第二种,切记,千万不可以让这些颜料相互混合在一起。”

  绿荷恍然大悟,“噢,原来公主当时要这些东西是有大用的。那时我去宫里的画室取颜料,还被那狗眼看人低的掌事女官好生刁难了一番。”绿荷一边絮叨,一边拖过两只大木箱,逐个打开,里头塞得满满当当全都是绘画用的颜料。

  明玉一一辨认,取出其中数量最多的一种灰白色的颜料,“就从它开始吧,来,我们把它砸得粉碎,再装在瓦罐里头。”

  “除了要把它们砸碎,然后呢?”绿荷一边用力砸一边发问。

  “先把这些砸完,后面我们看看再说。”明玉一边用力砸一边回答,“还有用来驱虫的雄黄在哪里?”

  “在那只箱子里,公主它们到底有什么用?”

  “它们啊,可有大用了,我们能不能顺利逃走,就要看它们的了,到时候你就知道啦!”

  “公主你是不是要画一副特别可怕的画,来装神弄鬼把林侍卫他们吓跑,然后我们才好逃下山去?”明玉听得目瞪口呆,这话虽不中亦不远矣,可不是得装神弄鬼嘛,两个弱女子,不靠着装神弄鬼,那也只好任人鱼肉了。

  第二天卯时将至,明玉独自踏入祈福大殿时,早有侍者将殿中火烛点亮,明玉端端正正地跪在大殿案前,捧着提前备好的祈福祷词,轻声默念。

  她总是努力去把握每一个能抓住的机会,比如在养伤期间,她就寻了识字的宫人给她念书解闷,她尽力去理解和记忆每个字形,设想这个字的笔画写法。她默默下着苦功,大半个月下来,明玉对这种文字的熟悉程度已经完全不一样了,简单的读写都不成问题。

  一个时辰以后,明玉只觉膝盖跪得生疼,在绿荷的搀扶下才勉强站起来,一步一步挪出大殿。

  绿荷压低声音问道,“公主,又没有人守着,您为何还要这样认真地跪着?”

  明玉抿嘴一笑,也低声回答,“绿荷,你要记住,做任何事情,都要诚心,坦荡。这会让人付出更多,但也会让人得到更多。”

  绿荷一副懵懵懂懂的样子,她还小,没有太多的人生经验,就像明玉自己说的,明玉愿意真诚地对待绿荷,只是绿荷最终能成长到什么样子,这就不在明玉的考虑范围了。

  人生没有不散的宴席,能在相遇的时候坦诚相待,尽力而为,不落遗憾就很好了,很多事情,不必强求,也强求不来。

  回到院落,明玉取了布巾热敷膝盖,又揉捏了一番,渐渐不那么难受了。她向来爱惜身体,即使在最艰苦的条件下,她也会尽力照顾好自己。

  如此又过了两日,绿荷觉得自家的公主已经砸东西都着魔了,甚至连厨房里的木炭也不放过。而这种事情实在无趣了些,于是绿荷宁愿到厨房去准备吃的东西,公主说至少要准备两人三天的食物,这个绿荷知道,逃出去了嘛,饭还是要吃的。

  等到绿荷端着晚膳出来,看见明玉小心翼翼地捧着瓦罐,放在墙角和房里的柱子旁。

  “公主,都弄好了吗?”绿荷把晚膳放在案桌上,好奇地走过去。

  “绿荷别碰。都弄好了,万事具备,只欠东风。”明玉得意地说。

  “噢,那公主净手用膳吧。”

  是夜,雷声隠在浓云中闷吼,间或几道闪电似火龙游过,青鸾山大雨滂沱。

  江湖上声名赫赫的承影阁,刑堂堂主莫思然,此刻正垂手侍立,回禀道,“大人,公主这几日除了卯时在殿中祈福,其余时间多在院中调制颜料,并无特别的举动。”

  而莫思然口中的大人,此刻正埋头认真地细看手中一架琴身,不时用锉草打磨一番。

  “莫堂主,收起你那瞧不起人的傲气吧,除了匠工,你见过谁会连续几日调制颜料?何况是一个被传出不学无术名声的公主呢?”

  “你说对么?”承影阁主元昔公子抬起头,突然面色一变,却见明玉所在的院落火光渐起,沥沥的大雨似乎拿这火光毫无办法,愤愤然使尽了力气扑打上去,而那不屈的火光,应和着天上游走的闪电,似乎在无声地嘲笑它。

  元昔飞身冲出门去,几个起落将要靠近明玉的小院,正在此时,“轰--轰--”连绵的巨响响起,伴随着这惊天动地的声响,炽热的气浪冲出院落,滚滚浓烟腾空而起,猩红的火焰绽放着,仿佛地狱之火现世,房屋接连不断地倒塌,碎裂。

  元昔被气浪掀出几步,抬袖卷走飞射的碎屑,呆望着眼前顷刻之间,只余一片燃着烈火的废墟。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