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盛夏榴花明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十六章 临水之行08

盛夏榴花明 碧沙映晚 2068 2019.12.04 23:52

  待听得说明玉建议接了许多的大人孩子到园中生活劳作,给卫夫人作伴,元昔默然半晌开口道,“母亲常年居于别院,除了有疾之外,还有一个原因,是因为我与卫大人和母亲的长相并无半分肖似,为免流言四起,因此母亲向来隔绝于别院之中,这其中内情玉儿不甚清楚。”

  “此事是我疏忽,山远,你吩咐下去,按照玉儿所说,在阁中挑选适龄男女并幼儿若干,送至别院与母亲为伴,由他们来扮作普通百姓,这样就杜绝了走漏消息的可能。”山远点头应是。

  别院中仆下训练有素,这厢掌事安排了郑云茵的院落,即有仆下火速往那院中烧暖了碳火,备下浴汤和晚膳。

  一对婢女在前头挑着灯笼照路,郑云茵带着阿青跟在后头,借着这昏暗的灯光,也能看出园中的景致要比祖宅好得多了,这所别院原本就是为了出行游玩所建,更显精致活泼,而祖宅则更肃穆老气些。

  更因为这里再没有郑云茵厌烦的卫氏姐妹,和看人就分三六九等的下仆,郑云茵只觉此处连呼吸间的气息都更香甜些,从前在卫府是客居,来到表哥的这处别院,她竟奇怪地有一种终于归家的心情。

  郑云茵泡在水汽氤氲的精致浴池中,一双玉手捧起几片淡粉的花瓣,将俏脸凑上去细看,阿青则在池边用一只长勺舀了浴汤淋在她家小姐的背上。“小姐,这流云院真是好生雅致!只有这样的院子,才能配得上小姐的美貌和身份。”

  郑云茵在温水中泡得小脸通红,闻言抿嘴一笑,将手中的花瓣又放回水中,哼着小曲朝自己的手臂浇了水轻轻揉搓。

  “小姐,公子他今晚会来流云院吗?若是不来,我们要不要主动一些?”阿青试探地问道。

  郑云茵停下了手中的动作,元昔身为卫氏这一辈中最出色的子弟,他的事迹在族里也是广为流传的,虽然她见过元昔的次数屈指可数,但是这么多年来的耳濡目染,亦对元昔有些许认识。

  传闻中,并没有提到他是一名怜香惜玉的公子哥,郑云茵只是因为处境不佳造成的性子柔弱,但并不蠢笨,她虽然倾慕元昔,也下意识明白不能去触怒他。

  “表哥今晚来不来都不打紧,我看,咱们也无须去打搅表哥,”她红了脸呐呐言道,“因为,只要过了今晚,在大家的眼里,我都该是表哥的人了。”

  阿青听了这话,细想一番,倒也是不错。卫大人能将小姐送入别院,事先必定是得到公子的首肯,那么就等于默认了小姐的名份了。

  “那么公子带回来的那位美人呢?小姐用完晚膳要不要去拜会一番?”阿青一边拧了帕子给郑云茵擦拭身体,一边问道。

  郑云茵为难地道,“今晚暂且不去,待安安静静地过了今晚,明早再做计较,往后还有一辈子的时间我们可以慢慢熟悉。”郑云茵紧张地望着阿青笑道。

  阿青又怎会不明白,小姐不过是怯懦不敢与之相争罢了,小姐进了别院本就是卫氏和殿下妥协的结果。自己表面上身为婢女,其实是卫家的暗中势力中精挑细选出来,放在郑云茵身边的暗子,一边监视她的一举一动,一边暗中指引她如何行事。否则卫宗慈又怎么能放心地将云茵放出去呢?

  从浴池中出来,浴房中温暖如春,屏风外放着几只木制托盘,里头摆放着几套家常女装,静静地等待主人的挑选。

  郑云茵觉得今晚是自己多年来难得放松自如的日子,想着以后这样的日子还长着,她就忍不住嘴角弯弯。

  用完晚膳,她站在书架前将藏书的书脊用玉指一一点过,之前在卫家的客院,也有书籍,只是彼时终身未定,她又哪里能静下心来安心看书?如若她的家族可靠,她也是如同卫家姐妹一般的尊贵人呢,不论过去如何,总归现今终身有靠,她感恩得很。

  天色渐渐晚了,表哥终究没有过来,郑云茵说不上失落,也许是多年的等待早以让她性子平和下来,她在温暖如春的卧房里含笑睡下。

  明玉一早在芙香院醒来,喝了一盏温水,照例做了晨练之后才用早膳。

  待丫头收拾了桌面,就看见锦婵欲言又止,而锦秀却是一派平和的模样,仿佛看不见锦婵的一番作态。

  明玉看了看二人,好笑道,“这又是怎么了,莫非我是那等人,听不得真心话的?又或者我是会随意迁怒于别人的?”

  锦秀斜了锦婵一眼,回道,“姑娘,些许小事尔,不过是昨夜公子接了他那青梅竹马的表妹进了园子而已。”

  明玉闻言差点将口中茶水全数喷出,她轻咳了一阵,“锦秀,看看你这用词,青梅竹马,表妹,这两个词已经够严重了好吗,为何可以用些许小事来指代呢?”

  金蝉赶紧安慰道,“姑娘您别着急,只是接进了园子,公子昨晚并未在流云院留宿。”

  明玉闻言对锦婵点点头,转过脸去对锦秀说,“看看,这才是为主忧心的好丫头的样子,锦秀你倒是说说,这么大的事情,如何能用些许小事来形容?”

  “那么姑娘生气了?”

  明玉摇摇头。

  “还是姑娘难过了?”

  明玉还是摇摇头。

  “那不就是了,这根本就没有影响姑娘分毫,怎么不是些许小事呢?”锦秀冷静地回道。

  “嗯!”明玉点点头,“好有道理的样子。”

  见明玉果然未受影响,锦秀悄悄与锦婵对望了一眼,目光中隐含了一丝担忧,也不知是为她们旧主担忧,还是为新主担忧。

  明玉视而不见,这不是很正常的事情吗?现在就是这么个时代,谁又能凭一己之力去改变什么?伟人可以?不,并不能够,伟人推动了社会的变革和进步,那是因为伟人带领着一群有进步思想的人,在经过了漫长的光阴,才最终改造了社会。

  所以,明玉一般只表述自己的观点,但不会试图去解释,在大家的想法完全相悖的前提下,她不会浪费彼此的时光,去争论那些得不到任何结论的问题。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