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盛夏榴花明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六十五章 邯京日常03

盛夏榴花明 碧沙映晚 2024 2019.12.16 01:06

  马车走走停停,来到西南角的一条大路上,山峘还要继续前行,明玉却突然喊了停,于是山峘将马车赶在一处不起眼的转弯道旁。

  锦秀忙问道,“姑娘这是为何?花枝巷尚在前方。”

  “我看这前头住的多为寻常百姓,虽然这个时候大多出门寻生计去了,但我们这一番上门,还是有些惹眼,不若请了阿虎他们来此处相见,倒更为便利。”

  说罢明玉掏了两枚铜币出来捏在手中,掀起车帘,唤了前路一名玩耍的孩童,“小童儿,来,你帮姐姐传个话,姐姐就将这两枚铜币予你,如何?”

  那小童昂着脏兮兮的小脸,笑道,“姐姐要传什么话?”

  明玉点点头,“前头花枝巷第二户,找阿虎哥哥,你说故人来见,带他到这里来,这两枚铜币就会归你啦!”

  小童低头想了想道,“若是阿虎哥哥不在家呢?”

  明玉听了这话就乐了,她伸手拍了拍那小童的脑袋,笑道,“嗯,好孩子!凡事都要像这样多想一想。这样吧,若是阿虎哥哥不在家,你将他的家里人喊来,这两枚铜币还归你。”

  那小童听了这话,笑嘻嘻地撒腿朝前跑去了。

  等不多久,就见那小童引了一名女孩过来,八九岁的模样,瘦削的小脸干干净净,身穿棉衣,外头还罩着一件半旧的皮袄,看着毛色不甚鲜亮,但肯定暖和。她跟着小童快步走来,见到是明玉坐在车上,面上露出惊喜的神色,二话不说先要跪下行礼,明玉立刻制止道,“此处人多眼杂,切莫如此。”说罢将两枚铜币递给了小童,看着他蹦蹦跳跳跑远了。

  这里梁芙听了这话,顺从地起身福了一礼道,“见过姑娘。”

  明玉疑惑道,“你是?”

  梁芙笑道,“我阿兄就是梁虎,我是梁芙,那时在街上,就是我被马车轧伤了腿,是姑娘救了我们。”

  “这么说当日你是女扮男装?”

  “是,”梁芙笑得眉眼弯弯,露出一排整齐的牙齿。

  明玉暗暗点头,都有自己的生存之道,挺好的。

  “这是我们的缘分,家中现今就只有你在吗?阿虎呢?”

  “我阿兄和哥哥弟弟们一道,都南郊庄子上去监工做活去了,留了我在这里看家呢。”

  明玉点点头,“那庄子现今建得如何了?”

  “暖房已经快要建好了,所以这些日子阿兄他们都过去看着,食宿都在那头,待暖房完工,我阿兄他们就要回来了,届时年节到了,雇工们也要家去。”

  “姑娘,您要传讯给我阿兄吗?他留了信道,现在传了讯息,今日就可赶回来。”

  明玉摇摇头,“既这么着,你也不用再特意给他传信了,我还想找时候去南郊瞧瞧暖房。这样,你记着东城安华街卫府这个地址,以后有事可往那里寻我。”

  梁芙点点头。

  “那你回吧,我们走了,”明玉说道,山峘闻言拉紧缰绳,那车架调转了马头朝来路行去,梁芙在后头又福了一礼,瞧着马车转过了这条街面,才转身家去了。

  “姑娘,现在咱们是回府,还是出城?”锦秀问道。

  明玉望着锦秀轻声问道,“我可以出城?”

  锦秀点点头,“到哪里都行,我和山峘都陪着姑娘。”

  明玉眨了眨眼,笑道,“那你们俩这是升官了,还是降级了?”

  锦秀微微一笑,“自然是升官了。”

  “那太好了,”明玉点点头,“眼见吃饭的时候也到了,既然是升官了,我们就到城中最有名的酒楼去庆贺一番吧,山峘,你给我们三人找个好去处吃饭去。”

  “噢对了锦秀,咱们带的银钱够这一顿饭的吗?”明玉忐忑地问道。

  锦秀噗嗤一笑,“姑娘这一番慷慨出去了,竟不知道自家银钱够不够吗?”

  明玉嘟了嘟嘴,有些不好意思地回道,“你也知道的嘛,我其实不掌家的对吧?”

  锦秀笑道,“好在我带足了银钱出门,不然姑娘这一顿,可不好收场。”

  明玉吐了吐舌头,依旧掀开了车窗帘子看着街景。

  马车停靠在东篱居门前,明玉对邯京不甚了解,也不清楚最好的酒楼都有哪些,但只看这东篱居所处的位置和内外装潢,以及出出入入的人,无论男女俱是身着华服,就可知这不是等闲普通的酒楼。

  大概山峘也是惯常出门的,见他不过与迎客的小厮轻声对话了几句,就转头敲了敲车厢,锦秀会意,扶了明玉,跟着那小厮直上到三楼雅间,刚踏进门,就感到室内温暖如春,这细节就说明了这楼里的雅间,不论是否有人,都是常备了碳火的,果然是伺候权贵的地方,诸般细节都特别地留心。

  锦秀帮着明玉解下了狐裘披风,又唤小二在室内加了一道屏风和一张案几,明玉许久才反应过来,这应该是给山峘准备的饭桌,这也太讲究了吧?

  不过明玉并未表示异议,所谓入乡随俗就是如此,她也不愿别人为难,反正不会影响到她,他们觉得如何舒适,那就如何来,都挺好的。

  明玉想起从前听过的一句话,那就是,人总是先慢慢学会了如何说话,然后又慢慢学会了要如何闭嘴。挺有意思的,明玉自己身处在这环境中,可不就得慢慢地学着闭嘴。

  这样的高档酒楼,没有各种茶,没有各种汤,只有各种炖肉烤肉,甚至有炖熊掌,但是从菜牌来看,见不到一丝疑似蔬菜的踪影,不知道是因为这时节蔬菜难得,还是因为觉得蔬菜没有肉类高大上,登不得这酒楼的大雅之堂。

  更没有水果拼盘,这个是可以理解的,冰天雪地再要求水果拼盘,确实太过于无理取闹了。

  于是明玉点了各种肉若干,一式两份,山峘坐在屏风之后,虽看不见他的吃相,但是大冬天的,又是壮年男子的体力消耗大,相信他会吃得很香,但对于明玉来说,面对这桌子上的白水加盐炖肉,这滋味的确有些难言的酸爽。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