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盛夏榴花明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五章 走失的女子

盛夏榴花明 碧沙映晚 2228 2019.11.03 22:16

  明玉靠近了锦秀,挽着她的手臂往前走,“十三岁的女孩子,能够被人悄无声息掳走,下手的人一定身强力壮,或者是有组织的,比如有人负责下手,另有人负责藏匿。”

  说到这里,锦秀突然顿住了脚步,看着明玉道,“又或者下手的人身怀武艺,”说罢她反手扶住明玉,脚尖轻轻点地,两人就飞身上了路旁的房顶,明玉慌张地扯住锦秀,好在不过片刻,锦秀又带着人轻飘飘地落回地面。

  “哇,锦秀你太厉害了!”明玉一面深呼吸一面赞叹道,锦秀只是抿嘴笑。

  明玉又思考起来,“不过身怀武艺的人嘛,这样的人到哪里都不愁没银子花用的,既不缺银子,那我猜也不该缺了红颜知己才对,掳个小姑娘做甚?”

  “也不像寻仇,先不说这里住的都是规规矩矩的普通百姓,怎么能跟高来高去的武侠人士扯上关系呢,即便真的惹上这种仇家,恐怕一家子的命都不一定在了,也不可能只是掳个小姑娘走啊,”明玉疑惑道,“确实太奇怪了。”

  正摸不着头脑的时候,前方街道上传来喧哗之声,原来是一队车队入城,为首的一辆马车四周围了一层又一层的人,不知道里面发生了什么事。

  明玉带着锦秀上前,听得人们议论纷纷,“这是李家府上的车队,听说李府的大小姐要嫁做王妃啦,这车厢里头啊,装得满满当当都是李大小姐的嫁妆。”

  “这么多的嫁妆啊,一车车的,真真是了不得!”

  “呵!这算什么,这还只是其中的一队车队,听说婚礼定在一年以后,还不知道后面再来多少车队呢!”

  “这里头围着的究竟是怎么了?”

  “说是有个乞儿,冲撞了贵人,正挨教训呢。”

  明玉带着锦秀,为着安全起见,她们只在外围站着观望,不久车队重新走动起来,人群也逐渐散去,只留下一大一小两个乞儿,小的那个约摸有六七岁,躺在路边,大的那个则抱着他,两人相对着哀哀哭泣。

  明玉看到小乞儿左边小腿脚踝之上血肉模糊,万幸看上去腿骨仍是笔直的,没有折断,年纪大些的孩子看到明玉二人靠近,抱紧了怀中的孩子,警惕地看着她主仆二人,明玉蹲下来问道,“除了脚伤,还有别处受伤吗?”

  大的孩子见问,恨恨地哭诉,“我弟弟被马车撞伤了腿,可是车队的管事不但不赔偿药费,还说我们冲撞了车队,用鞭子抽打我们,说再不滚开就要拿了我们见官去。”

  明玉又问,“你们知道城里哪里有口碑好,又乐意为贫苦人家看病的医者吗?”

  乞儿擦了把眼泪,回道,“有的,广田街上的张先生就是出名的善人,前几日正好访友归来,只是张先生虽可以义诊,买药的钱也是要付的……”

  “无妨,买药的钱我给你垫上,你背得动你弟弟吗?”明玉又问。

  “谢谢小姐!”那孩子十分机灵,闻言即刻放开弟弟,利索地朝明玉磕了三个响头,“小姐日后但有差遣,赴汤蹈火,阿虎必不推辞!”

  明玉连忙躲开,扶了小娃到他兄长的背上。明玉和锦秀随了他们转过几条巷子,远远看见一户人家,门前晾晒了多种植物茎叶,明玉猜测必就是这一家了。

  果然,阿虎上前扣门喊道,“张先生在家吗?张先生,有伤者,我们是来求医的,张先生!”

  门吱呀一声打开,一个童子探出头来,看到来人的脚伤,赶紧将人让了进去,就有一个青年男子迎了出来,他查看了小乞儿的伤势,先是倒了一颗丸药给他服下,一边挑了几味草药交给药童熬煮,一边又提笔刷刷地写下了药方交给小虎。

  小虎捧着药方,再次噗通地跪下,给张先生磕了头,明玉见状掏出一锭银子,问道,“这些够吗?”直到这时,那个叫张先生的青年才抬头望过来,仿佛才发觉这里还站了两个人。

  他看了看明玉手中的银锭,接了过来走进屋里,留下几人面面相觑,不一会又从屋内走出,原来是将那银锭铰成了两块,他将大块的银子放在阿虎手中,说道,“这就够了,”小块的仍递回明玉手中。

  此时小药童提了一罐子药液出来,张先生架起小乞儿的腿,将药液淋在伤口上,小乞儿疼得龇牙咧嘴,却并没有把脚抽回来,也没有任何抱怨。

  明玉对阿虎兄弟十分佩服,他们虽然身处逆境,但这逆境并没有压垮他们,摧毁他们,反而让他们身上具备了坚韧的性格,他们需要的只是一个机会,如果他们拥有了机会,就会像幼苗遇见了阳光雨露,茁壮成长。

  这时张先生又将一些舂得稀烂的草药,敷在小乞儿的伤口上,再用纱布包扎,以防止草药脱落。

  明玉其实不懂医术,顶多医学常识知道一些,碰巧记得一些草药的用法,仅此而已,专业的人做专业的事,所以她安静地在一旁观看,不发表任何意见。

  不过今日见了张先生的医疗手法,她感觉还是比较科学的,他先是在伤口上淋上药液,明玉理解为清创消毒,然后是敷药包扎,最后是将阿虎买回来的草药,用以煎服。

  大概是这时候的人们,在劳作过程中经常会有皮外伤,因此积累了丰富经验的缘故,明玉觉得这个张先生医治的过程行云流水般特别地流畅,心中满是敬佩。

  离开了张先生的住处,明玉问道,“阿虎,如果我让你打听一些消息,比如说,城中哪里又走失了人口,又或者哪里大户人家,又有小厮女奴因为各种原因逝去,你能做到吗?”

  阿虎想了一会回道,“小姐,您说的这两件事情都不难,打听消息只需到街上多转转就会知道,至于大户人家,我们乞儿夜宿在外,一整天盯着大门侧门角门就是。”阿虎抬头,“难的是,安平府城这么大,我们根本没有充足的人手来做这件事。”

  明玉闻言十分满意,这个阿虎,处事冷静有条理,更难得的是非常客观,他没有夸大难度以邀功得利,也没有因为自视甚高而忽视困难。

  “如果我给你提供银子,吸引更多的乞儿为你所用呢?”明玉拿出刚才张先生还回的银子,放在手里抛啊抛,“假如我还愿给你们租下一个住处,你会租在哪里?”

  阿虎回答道,“我会租一个僻静之处,一来租金便宜,二来,打听消息,做事情就须得隐蔽,若是叫人起了防范之心,事情做起来就难为多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