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盛夏榴花明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十八章 临水之行10

盛夏榴花明 碧沙映晚 2017 2019.12.06 23:56

  明玉擅长的只是普通的单人盘踢,偶尔交叉着腿来个外侧踢,但锦秀锦婵二人则不然了,两三只五彩的毽子同时在她们之间翻飞跳跃,毽子上五颜六色的羽毛甩动开来,就好像一只只花蝴蝶上下飞舞,这场面霎是好看,引来了仆下们阵阵欢呼喝彩。

  似乎受到这种场面气氛的传染,卫夫人看着看着,竟也跟着拍手大笑起来。

  现在的情形,明玉是完全把她当成几岁的小童来哄着玩,明玉打算回头跟掌事的说,请几个杂耍班子回来常驻演出,只要卫夫人开心就好,就当是冬日里头增加就业岗位了,更何况卫氏不缺几个钱,实在是一举多得的好事。

  院中欢笑阵阵,声响传出,将远远行走着漫步看景的郑云茵主仆也吸引了过来,郑云茵多年前曾经来过,一路行来一路回忆,她的手禁不住有些许发抖,若说表哥身边有什么她不喜的地方,那就是这位疯癫痴狂的姑母了。

  虽说当年是因为照顾姑妈过劳成疾,其中又何尝没有惊吓过度的原因。家中只说姑母当年犯错被姑父剥夺了养育嫡子的权力,思子如狂才坐下的病根,只是姑母发病时的癫狂模样令她至今仍心有余悸。

  但无论如何这是夫君的母亲,儿媳好生照顾婆母也是份内之事,更何况前面说过,可以的话,谁不愿意做个好人呢?

  走进了院门,郑云茵目瞪口呆,这里再不是以前清冷孤寂,不知道突然从哪里就窜出奇怪的人,有着古怪的举动,让人害怕的表情或笑容,这里虽然还是从前的那个院子,却充满欢笑,热情和温暖的善意。

  郑云茵呆在门口,她想踏进去融进其中,但又不敢踏进去,生怕因此破坏了这样一份和谐。

  明玉看见了她们主仆二人,一下就猜出来这必是元昔的那位青梅竹马了。倒是来的好,明玉心道,说起来这可是正经的一对婆媳,不像自己仅是外人,既然如此,明玉大方地拉了郑云茵进来,露出鼓励的笑容,正主来了,这一切当然就可以理所当然地,移交给元昔的这位青梅竹马了,明玉开心地想到。

  日子看似过得悠闲,其实明玉自己清楚时间的紧迫,她的目标一直都没有变过,就是在各种情形下都能最大限度地保全自己,当然有余力的时候拉一把别人她是不介意的,但就是这样的目标,非但不容易,还都很难,所以她从未停止为自己谋划。

  邯京城,镇北王府世子书房,几名身材健硕的男子围着火炉,将食盘里的食物放在碳火上烤热,之后毫不客气地吞吃入腹,其中一位头发花白的老者拍拍自己的腹部满意地笑道,“还是咱们山里的吃法香,冰天雪地里日夜兼程,差点要了我这条老命去,吃饱喝足,才算缓过来了。”

  剩下三名男子年纪看上去要稍微年轻些,其中蓄着长须的美髯大叔接话,“惊风师伯多年未踏出武稷山半步,如今为了小师弟走这一遭的确是辛苦啦!”

  那名为惊风的老者将一截鸡腿骨扔过去,“冉冰,谢迁是你小师弟啊?那也是我小师侄,确实,我已经多年未曾出山了,但是也该好生领着你们这些小辈,往这俗世红尘里走这一遭,免得你们走了岔路,坠了我武稷山的威风。”

  另一人年龄稍小,面如冠玉,眉清目秀,嘀咕道,“山下就是红尘俗世了?山上也没安宁过,那也是俗世了,忒俗,就只没有红颜罢了。”他旁边一年龄相仿的男子暗地里用胳膊肘轻轻碰了碰他。

  惊风师伯高声道,“文清,你又在嘀咕些什么?你也不小啦!该学着稳重些,方治你可不要学他。”

  文清闻言撇了撇嘴,而方治则露出一个大大的笑容。

  惊风见状翻了一个白眼,几许不耐道,“迁儿怎地还不曾归来?”话刚落音,院门就被人急急推开,脚步声匆匆走到书房门口,正是谢迁推门而入,他高大的身形将风雪挡在门外,反手推门关上,一步步走向围着炉火取暖,却抬起头一致地朝他看来的几人。

  谢迁眼眶微红,跪倒在地,口中喊道,“师伯,师兄,”说罢就要磕头行礼,惊风跨过来扶住谢迁,“迁儿,自家人,何需多礼?”

  “师伯,师兄,多年不见,迁儿好生记挂。师尊他老人家身体可还康健?”

  “一切都好,”冉冰道,“不过师尊听说你镇北军的粮饷出了事,却日久尚无定论,镇北王在军中无需担忧,只是你独自在此怕会生变,因此才遣了我们几人,带着人手过来听从调度。”

  谢迁点点头,道,“恐怕现今父亲那里也不好过,世家贵族为了圈地手段越发龌蹉下作,税赋连年减少,而镇北军日常消耗和各种用度,所费巨大,我估算着这几年父亲恐怕也搭进去不少,更有甚者,今次竟直接连粮饷都出了问题,军械还等着检修更新的。”

  冉冰抚须道,“有报今年气候异常,突降大雪,北边冻死了成批的牲口,越是这样的时候,越要防范他们南下。”

  文清哼道,“平白无故的,粮饷又怎会无故失踪,莫不是有北边的奸细跟朝中某些人有勾结?”

  惊风轻喝道,“文清!这种事情怎能胡说?”

  文清低声道,“夏皇的德性你们也不是不知,为了他的皇位稳固,他可是什么事情都做得出来的,看看现如今的大梁都混乱成什么模样了,师尊就是担心万一的情况,不放心,所以才会叫我们出来走这一遭。”

  谢迁沉默了一会,开口道,“这些年国中的状况确实是每况愈下,夏皇已经显出无力掌控世家的颓然之势,由这几年越演越烈的土地兼并就可观端倪。”

  “这简直就是恶性循环,皇权无法掌控大局,所以土地兼并更严重,造成国库赋税收入直接减少,而收入减少又继续进一步削弱了皇权。”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