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盛夏榴花明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五章 西樵山10

盛夏榴花明 碧沙映晚 2084 2019.11.23 23:57

  雁回楼雅室,一名黑衣蒙面男子单膝跪地,“昨夜西樵山营地,目标身旁有高手护卫,事不可为且容易暴露,因此属下并未出手。”柳诗儿双手交叠在身前,木着一张脸冷冷地说道,“这个李怀儿,枉费我驱动了这一批饿狼,如此时机也把握不住,真是成事不足败事有余。”

  柳诗儿转身在案几旁坐下,“另有一要事,近来李崇阳怕是要走背字,德信商行里头的动静,须得多加留意,说不准我们还能捡点漏呢!”男子低头应是,退下不提。

  卫氏别院,明玉安静地待在屏风后头,等着医师看过了锦秀,又重新开了方子,再熬好了药给她喂下,直到看见锦秀睡得安稳了,这才放心地回房去了。

  这头又有侍女来报说梁虎有事上门,正于花厅等候,明玉心知怕是金缕阁的绣娘有了消息。

  果不其然,梁虎见着明玉就禀报道,“姑娘,最近几天我们都有盯着宋府和绣庄,宋氏府上,人口简单,据厨房婆子所说,这两年宋府中的婢女并没有生面孔。倒是昨天夜里,有两名男子骑着高头大马进了府门,至今未见出府,远远瞧着身形,其中一人倒像是德信商行的大掌事李崇阳。”

  “至于宋氏绣庄的绣娘,我们经过多方打探,都说里头的绣娘年轻绣工又好,因此上,人员安稳,近两年并不见增减。”

  “至于各大商行,我们发现近来粮食和药材进出比较频繁,粮食倒也罢了,毕竟秋收刚刚过去,这种时候发生大宗的粮食交易不出奇,倒是药材,就连商行的伙计也稍觉有些反常。”

  明玉想了想,“秋冬天寒地冻,倒是进补的好时候,可知道是哪一类的药材进出频繁?是补药,还是伤寒药,或是其他?”

  梁虎闻言,脸色闪过一丝惭愧的神色,“这个,属下并未查探,这几日就细细打听了回禀姑娘。”

  明玉面带笑容,轻言慢语,“你们已经做得很好,毕竟万事开头难,有那一时想不到的地方实属平常,另外叮嘱你一句,就是要将日常工作应如何处事,都记录下来,并不断完善。”

  明玉笑道,“这记录下来的东西,就是日后建立新据点的处事章程了。你要明白,日后我们的据点,有一日或许会遍布天下,而你,会是总管头目。”

  梁虎不禁抬头望向明玉,目光里却没有野心,倒是充满了茫然。明玉温和地道,“好好想想,怎么可以把事情做得更好。另外,过几日会有新的事情交待你们做,如果没有其他事情,就回去吧。”梁虎应声告辞离去。

  明玉站起身,在花厅里来回走了几趟,关于失踪女子一案,还是必要求助于元昔,不然凭她自己,恐怕府官的大门她都进不去。

  于是带了锦婵,来到元昔的书房外,请了侍卫先行进去禀报。得了允许,明玉方才领着金蝉进去。

  而能够得到允许,其实明玉心中也很欢喜,毕竟这是男子的世界,权势,财产,乃至于女人,均是男子的附属物,然而明玉作为一名女子,却能得到允许踏入书房,可见元昔的开明了。

  不得不说,在某些方面,其实明玉是很欣赏元昔的。

  明玉来到元昔身边坐下,元昔含笑地望过来,那张俊颜简直闪亮得让明玉几乎不敢直视,生怕多看几次就要忍不住沉醉其中。

  “玉儿有何事相商?”

  明玉闻言不由得面色严肃起来,“我要做的这件事情,不关乎利益,实际上是来请你帮忙的。”

  “哦?愿闻其详。”

  “日前,我和锦秀无意间发现城中莫名走失了一些女子,后来依据梁虎他们的调查,发现了宋氏府上有蹊跷。”

  元昔听到这里就明了,也是因为当日梁虎的调查,宋府才进入了他们的视线之中,后续蹲点才有了李崇阳落网之事。

  “今日梁虎来说,这两年进了宋府的刚成年的女子,既没有成为宋府的侍女,也没有成为宋氏绣庄的绣娘,”明玉冷静地说,“所以,我想请你帮忙,说动府官,由官府出面对宋府进行查探。”

  元昔听到这里,心下几乎肯定,那些女子,只怕都遭了李崇阳的毒手。

  他抬头看向明玉,试探地说道,“依你之见,这些女子,会是什么境况?”

  明玉沉默了一会,低声回道,“希望这宋府,不是人间地狱。”

  “但是,如果真是如此,必要将这些披着人皮的牲口绳之于法!”明玉冷声道,“正因为如此,所以我才认为让府官出面才是最好的。”

  元昔轻叹了一声,“玉儿,夏皇由着你在宫中自由长大,因此你的性子纯良至善,你虽聪慧,却不知现如今天下律法,奴隶皆等同私产,听凭主人处置。”

  元昔看着明玉茫然的样子,有些不忍地继续说道,“即是说,宋府买下了这些女子,那么她们的生死,都任凭宋家决断。”

  明玉闻言如遭雷击,对哦,怎么忘记了这是怎么样的世道呢?元昔看着明玉苍白着脸,一副不可思议的模样,心中不知为何竟有些心痛。

  明玉想起当日那户人家传出的呜咽声,想起那家的母亲哭瞎了眼睛,突然愤怒起来,“那么宋氏究竟是如何对待这些无辜的女子的?我听梁虎说,昨天夜里还有两名男子上了宋氏的门,他们究竟要怎么对待这些无辜的女子?”

  元昔一把将明玉抱入怀中,轻拍着她的背,安抚道,“昨天夜里的两名男子,正巧是我们的目标之一,你应该清楚,我承影阁做事,向来不达目的绝不罢手,”元昔在明玉耳边轻声安慰道,“就算律法上不能奈何他,我一定让他抵命,可好?”

  明玉突然深深地感受到这世道冷酷残忍的恶意,她为之颤抖,仿佛只有元昔有力的怀抱中,才是现世安稳之处。

  “这样的世道是不对的是吗?上天亦有好生之德。”明玉喃喃自语,“虽说狼要吃羊,但我听说饱腹的野兽也从不袭击弱小的动物,那么人类也不应该随意虐杀人命,这是不对的,是吗?”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