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盛夏榴花明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六十章 风起云涌02

盛夏榴花明 碧沙映晚 2116 2019.12.10 04:15

  王贵妃伏在夏皇怀中,温柔的嗓音响起,“不论事情有多紧急,陛下定要记得保重己身,婢妾和明昭的将来,全要仰仗陛下。”

  夏世衍开口道,“此事若成,镇北军权将全数落入寡人手中,再加上舅兄的东路军,届时,就有了足够的筹码可与世家开战,只有打败了世家,寡人才算是真正掌控了粱国,以期建立不世之功。”

  王贵妃道,“陛下成竹在胸,定能马到功成。”

  “谢氏世代守在北疆,又将才辈出,贵妃不好奇为何寡人要夺他军权,取而代之?”

  王贵妃直起腰身,一双水润的眸子脉脉含情,仰望着夏皇道,“婢妾不知,但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天下都是陛下的,陛下尽可予取予求。”

  夏皇闻言抚掌大笑,他吩咐道,“来啊!拟旨,镇北王多年来镇守北关,劳苦而功高,乃粱国社稷重臣,寡人多年不见心甚念之,特召镇北王回京,随驾祭祀宗庙,以慰先祖。”

  旨意一出,真好似一石惊起多重浪。能令谢卓随驾祭祀皇室宗庙,对谢氏一族来说当然是一种肯定,是一种至高无上的荣耀了,没有人真的认为是夏皇心中挂念谢卓,或只是为了给谢氏一种荣耀,众人很自然地将谢卓回京一事与粮饷丢失一事相连。

  镇北军的粮饷,竟然在曹家和俞家的势力边界丢失不见,事发现场除了护卫军横尸当场,不见一具敌人的尸首,这就说明敌方势大,才能在将护卫军全数灭杀的情况下,还有余力将己方的尸首一一带离。

  如此一来,事情就复杂了,如此大队的敌寇出现在他曹家和俞家的势力范围之中,要说他们两家其实是不知情的,那真是大大地有违常理,更不可能令人信服。

  更令两家焦头烂额的是,双方派出的调查人手,竟在附近发现疑似对方的痕迹,如此一来,为了洗脱自家的罪名,双方自然再不余遗力要将对方定罪,才好还自己一个清白。

  事实就是无论想定谁的罪都并非易事,没看到连夏皇对此都颇为头痛,此事就此陷入胶着的境地,因此夏皇在这个当口招镇北王谢卓进京,在曹家和俞家看来,不过就是苦主要亲自进京向他们讨要说法罢了,谢卓功勋赫赫,是惯于在战场中厮杀的将军,现在因为粮饷一事亲自追入京中,无论如何他们必定要给出一个交待。

  曹家和俞家都是实力丰厚的世家之一,两家甚至都做好了自认倒霉的准备,要将这次的损失直接一分为二,各自负担了,虽说这样一大笔钱财不明不白地要割舍出去,实在是令人肉痛,好在也不是出不起,无非是往后几年加紧催逼治下的农奴罢了,真要这两家顶着压力跟镇北王硬抗,那只是想想罢了。

  谢迁得知父王进京的消息,第一反应亦是一样,夏皇在粮饷一事中的表现只是他无能的印证之一,他的无能到最终只能以召回镇北王,由谢卓亲自处理此次纠纷这样的方式来终结。

  毕竟皇权高高在上,在没有人准备要举旗反叛的情况下,遇到荒唐的君主,只有捏着鼻子应了。他的父王是镇守一方的大将,为了区区粮饷小事竟然被召唤调离中军,这真是荒唐,滑稽可笑。谢迁无疑是愤怒的,他甚至有些质疑自己的祖训:只镇守北疆,将骑兵拒之于国门之外,不得涉足朝堂之争。

  因为这一刻,谢迁真有些直接将夏皇的椅子打翻的冲动,当然,这只是一时激愤在内心闪过的一丝想法,事实上,得知此事,从外表上看来,谢迁十分平静。

  ---------

  冰天雪地中,一队马车在众人的护卫下,慢慢驶过官道,积雪在车轮下发出吱呀的响动,四周大雪覆盖,树木掉光了叶子,只剩了各种形状的枝丫,在雪地中不屈地挺立。

  车厢内烧着炭盆,本就十分温暖,明玉身上还密密实实地围着狐裘,甚至觉出一丝热感,但她也明白锦秀锦婵二人的关切,因此老老实实地端坐,只不时撩开车帘的一角,望着窗外的雪景。

  明玉所在的马车是第二辆,第一辆嘛,自然是元昔的马车了,提起这厮她就忍不住有翻白眼的冲动。原来近日里,卫公子又宠爱起他家的娇嫩小表妹来,吃住都同在一辆马车,偶然间路面崎岖不平,车辆颠簸摇晃,明玉心中就不禁恶意地想,真的是马车在颠簸吗,说不准是两人在做羞羞的事情吧?想到她就紧跟在人家羞羞地做事的马车后面,她忍不住又翻了一个白眼。

  锦秀在一旁冷眼旁观,知道自家男主子的策略又没有奏效,若是想借此激起玉姑娘的嫉妒之心,那真是没有的事,看那白眼翻的,好不容易产生的好感怕是要败得差不多了。

  对于主子们的感情之事,锦秀和锦婵二人的心都快要操碎了,稀碎那种,你们就作吧,锦秀心中无奈地想。

  车队不时停下,阿青在那辆马车上上下下,一会拿这个茶,一会拿那个果,每次走过明玉的马车,阿青总要挺直了腰身胸脯,手中高高端起托盘,似乎要将托盘里的事物,或者说卫公子对表妹的宠爱,好好地展示给玉姑娘这个过气的宠姬看看。

  每当阿青如此这般,明玉总要掀起了车帘,露出一脸的赞叹,渴望和羡慕,她脸上的表情恰到好处,多一分则太过,少一分则不足,实实在在挑起了阿青展示的欲望。锦秀锦婵二人则表示,看戏看得够够的了,演戏的人你们到底累不累?

  郑云茵在车厢中享受着粱国顶级世家之一,卫氏一族宗子的体贴照顾,近日以来,她感觉自己已经幸福的到了云端,美满的生活就在当下,幸福也是需要宣泄的,偶尔表哥去处理事务离开车厢,她听从姑父的嘱咐,常常写了家书递出,字里行间满是感恩当下,和对未来的期待。

  努力做了这么动作,元昔希望郑云茵主仆二人传达给卫宗慈的信息,她们不知不觉间,完美地做了转达。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