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盛夏榴花明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一章 西樵山06

盛夏榴花明 碧沙映晚 2117 2019.11.19 23:50

  一番打斗,双方各有损伤,李崇阳也不是初出江湖的菜鸟了,自然逐渐反应过来,这情形不对,他冷静下来,沉着地使出十分功力再不留手,众人压力徒增,山南一时不察,结结实实挨了一掌,一口鲜血喷出,连手中配剑亦被夺走,利剑在手,李崇阳如虎添翼,众人合围的包围圈就此打散,一时场中形势倒转。

  承影阁能够在江湖中创下赫赫威名,必然还是有其过人之处,在这里一切均讲求实力为先,而元昔身为阁主,他所接受的严苛训练丝毫不比旁人少,甚至更为严厉。男人的血液里天然就存在勇武的基因,元昔当然也毫不例外。

  眼见李崇阳掌风霸道,剑术凌厉,两者交替相和,直有横扫千军之势,元昔胸中翻滚着战意,擎剑上前,与之倾力相博,彼此喂招有进有退,即便身上挂彩,鲜血直流,心中倒别有一番旗鼓相当酣畅淋漓之感。

  突然房门由内打开,一个蒙面人反拧着宋幽兰的胳膊,推搡着她跨出房门,宋幽兰此刻衣裳不整,被发跣足,更有唇边溢出一丝鲜血,好不狼狈。

  那黑衣人却丝毫不见怜香惜玉,长剑横上她的脖颈轻轻用劲,就见鲜血蜿蜒而下,那宋幽兰口不能言,只涕泪横流,黑衣人大喝道,“再不束手就擒,就取她性命!”

  李崇阳见状心中大痛,招式难免一滞,露出了些许破绽,元昔又岂是好相与的,长剑划过,收势返身,飞起一脚点在李崇阳心口,李崇阳蹬蹬倒退几步,只觉肋间生疼,自觉今日必不能善了,招式反倒越发凌厉起来。

  那宋幽兰见此情形,只口中发出嘶哑的不成调的喊声,“别管我,快走!”李崇阳或许是不愿离去,但必然不能轻易离去,元昔哪里看不出他对宋幽兰的情意,毫不犹豫将手中佩剑倾注了内力,挟雷霆之势朝李崇阳刺去,李崇阳心知自己这一闪避,身后的宋幽兰必然暴露在这一剑之下,以她柔弱的身子定然没有生还的可能。

  所有的权衡和谋算,其实也只是一刹那,元昔众人只见这武艺高强的李崇阳,竟不闪不避,生生用双手握住佩剑与元昔的利剑相扛,火星四散,虎口血流如注,仍不能避免剑尖刺入自己的肩头,而此时元昔左手由掌蓄势成拳,重击在李崇阳的胸膛,李崇阳即刻面如金纸,缓缓坐倒在地。

  众人一拥而上给元昔上药包扎,给李崇阳点住穴道,元昔尚不忘摆了摆手,抓住宋幽兰的黑衣人随即松开了她,快步走到李崇阳身前,照着样子也给他喂下一颗丸药。

  宋幽兰涕泪交流爬行到李崇阳身前无声地哭泣,李崇阳艰难地抬起手臂将宋幽兰揽在怀中。

  “山南,伪造一份李崇阳的手令,着安平府影子缄默待命,李崇阳和宋幽兰禁步于宋府,待刑堂接手处置。堂中其余事务,暂由你接管。”

  “是!”山南拱手应道,弯腰在李崇阳腰间荷包中莫出一枚小印。

  元昔将人手留与山南,以便协助善后,自己则带着山远原路返回来到官道,山远打了个呼哨,就有两匹马儿喷着响鼻飞奔而至。

  二人悄悄摸回营地,整个营地在柔和的月光下显得格外静谧,元昔回到帐中,换下衣裳躺回榻上。

  李怀儿帐中,榻上一个娇小的身影翻来覆去,打着地铺的侍女香草悄声问道,“小姐,可是快到发动的时辰了?”

  李怀儿,“大概是差不多了,唯有人在熟睡的时候,防备最弱,胜算才越高。”

  “小姐,您和玉姑娘关系这么好,待以后嫁入了卫家,正好与玉姑娘联手,掌控后院,岂不是指日以待吗?为何却要先行将她除去?”

  李怀儿沉默了一会,哼了一声,“你懂得什么,谁都可以合作,但这个玉姑娘却不行,谁让她是卫家哥哥第一个真心相待的人呢?这样的人,在子惜哥哥的心里,跟别的女子是不一样的。”

  “可香草听说,一个男子爱着一个女子,若这个女子红颜薄命,逝去了,这个男子反而要一世都记着她,不会忘记的。”

  李怀儿轻笑道,“如此就再好不过了。卫家门第,恐怕我们未必能夺得妻位,既然如此,还不如让子惜哥哥心中永远记得玉姐姐,这样一来,与玉姐姐关系最好的我,必能得到子惜哥哥的另眼相待。”

  “小姐果真聪慧过人,香草能跟随如此明主,真是三生有幸啊!”香草笑道,“说起来这雁回楼的教习婆子,懂得倒是不少,张婆子说了,遇着这妖媚的手段,哪个热血方刚的男子都禁不住,哪怕他是卫公子,将来必定也会拜倒在小姐的石榴裙之下。”

  她仿佛又想起了什么,问道,“小姐,张婆子的药,真的会有用吗?”

  李怀儿轻声说道,“骗了我,她又能有什么益处?直管一试罢了,今夜自然可见分晓。”

  “那万一要是没有效果,今晚大动干戈,不是白白忙活了一场?”

  “自然不会白忙一场的,我还留有后手,准保玉姐姐她这次有来无回。”

  话刚落音,远处仿佛传来轻微的淅淅索索的声音,香草闻声立刻爬起身来,身子微微颤抖,李怀儿嘴上说得再刚强厉害,也不过是个十几岁的小姑娘,她压低了声音娇喝道,“怕什么,我们不论是帐篷外面,还是身上系的香囊,满是驱逐野物的药粉,它们嗅觉灵敏,定会绕过我们,寻那该寻的人去。”

  “小姐,侍卫们的酒里也下了药,会被秋后算账的么?”

  “当然不会,我们只是放了少量的软筋散,今夜大家放开了畅饮,只会以为是醉酒所致,你不要再自己吓自己了,我们已经反复推演了好几次,不会有问题的。”

  “嗯,小姐,香草跟在小姐身边,什么也不怕!”小丫头抱着双臂,故作勇敢说道。

  元昔蓦然睁开了眼,不远处值夜的山远也同时惊醒过来,他二话不说快步出了帐篷探看,不一会便听到响亮的哨声响起,而营地却奇怪地依然安静如昔。

  山远深觉不对,回身进帐篷禀报,声音有丝焦灼,“公子!是狼群,营地不对!”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