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盛夏榴花明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六章 西樵山11

盛夏榴花明 碧沙映晚 2057 2019.11.24 23:57

  元昔拥着明玉,将下巴轻轻靠在她的头上,这一刻的安宁,直好像能跨越时空万古长存一般。

  良久,有侍卫匆匆踏进,有眼色地垂手站在一侧。明玉直起腰,元昔松开手臂问道,“何事?”

  那侍卫随即回禀道,“宋氏病重,为防走漏消息不敢延请医师,山远侍卫长估计她要熬不过去,特来向公子禀告。”

  “宋氏还有用处吗?”明玉疑惑的声音响起。

  “她与我们的行动目标之间,关系匪浅,若是留着她,对于后续审问能起不少作用,不过既然她熬不过,那就有熬不过的讯问方法,倒是无妨。”

  “南城广田街上有一名医术高明的独身游医,如果你们只是短期防止走漏消息,倒是可以寻他帮忙,”明玉想了想,问道,“元昔,审问这个宋氏,我能否旁听?关于走失女子一案,我希望能了解更多的内情,希望能尽力给苦主们一个交待。”

  元昔想了想,回道,“既如此,我陪你走这一趟。”

  此次出行备了两辆马车,元昔和明玉端坐于第一辆马车,这第二辆,是备了给那张医师用的,侍卫们进屋去请人,倒是没费多大功夫,那张生和童子就上了马车跟随而来。

  马车前行,那童子掀开了帘子的一角朝外望去,渐行渐远,那童子突然回首跟张医师悄声说道,“父亲,这好像是去母亲府上的路。”

  张仕良原本淡然的脸上讶然,他心思转动,附耳轻道,“一会见到你的母亲,万不可声张,只装作不识就好,万事有爹爹做主,无须忧心。”

  待下了马车,果然到的是宋府,父子二人均面无异色,跟着侍卫来到内室,见到了躺在床上病势沉重的宋幽兰。

  张仕良上前把脉,童子则低头安静地候在一旁,元昔和明玉端坐于屏风之后,半晌,明玉开口问道,“张医师,现如今宋氏情况如何?今日能否醒来?可是尚有百般疑问须她作答呢。”

  张仕良闻言,心下骇然,却故意装作奇怪地问到,“这位女子先是中了毒,虽然而后解了毒,但因着毒性霸道,已然伤了根本,又多有思虑郁结于心,先如今的情况,自然是睡得越好,与身体康健更有裨益。”

  明玉哼了一声,“张医师,医者父母心,可惜这宋氏貌美如花,却心如蛇蝎,若是你知道了她是如何作恶的,恐怕都不愿给她医治了。”

  张仕良一头雾水却不好贸然搭话,而小娃儿低着头,眼泪吧嗒吧嗒地滴落。他心知今日事情恐怕不妙,同为习武之人,只看那来请人的侍卫,他就知道能够驱使这样的侍卫的人家,非富即贵,不是他张仕良孤身在外可以相抗。

  明玉轻叹一声,“宋氏伙同外男,虐杀女奴,这样的人,实不该叫她见着明日的太阳,但若她愿意配合,叫主犯供出罪行,倒也不枉费张医师这一趟出诊。”

  张仕良皱紧了眉头,兰娘从前是那么善良的女子,若非遭到未婚夫抛弃在前,又在娘家处境艰难,也不至于匆匆下嫁于自己。

  当年着实也有过一段如花美眷的好日子,两人还有了一个可爱的儿子张博俊。

  谁知不到两年,宋氏的那个未婚夫又寻了回来,宋幽兰旧情难忘,绝然抛夫弃子相随而去,若不是为着俊儿时常能见到母亲,张仕良绝不会踏入安平府城半步。

  可是这么些年,难道宋幽兰堕落至此,虐杀奴下?若果真如此,他还有必要带着儿子常年奔波往来与这等人品的女人相见吗?

  张仕良一时激愤,拿起针施行那金针刺穴之术,强行将宋幽兰唤醒。

  这头宋幽兰悠悠醒转,一双明眸初始迷茫着,但见到张仕良父子,瞬间惊醒,她心爱之人被擒已然大受打击,再一见前夫亲子俱在,这一打击之下,当即又要昏阙过去,张仕良狠心探手在宋幽兰穴位按压,生生又将她唤醒。

  那童子见状泣道,“阿娘,你到底怎么了?”

  明玉闻言与元昔面面相觑,这?张仕良不想自己的儿子一开口就泄露了身份,他着急又无奈地问道,“宋氏,你若还顾念骨肉亲情,就好生将你造过的孽一一说明,免得带累了俊儿。”

  元昔使了个眼色,门口守卫的侍卫即刻上前走到张仕良父子身后。

  宋幽兰见状大哭,“阳哥当年为了我,甘愿入宫为侍以求富贵,他都是为了我!”

  “他练的功法特殊,不得不寻女子发**气,不然就要伤及己身,我实在是无法,”宋幽兰哭诉道,“阳哥时常失控以至于虐伤人命,我也日夜为此心忧,若是有报应,皆与旁人不想干,就报应与我身上吧!”

  张仕良铁青着脸,李崇阳此人,在安平府中也算个人物,平日里道貌岸然,背地里行此龌蹉之事,还有这宋幽兰助纣为虐,他厉声喝道,“为了你!宋幽兰你未免自视甚高,当初他能为了权势伤了自己的身体,还抛下未婚妻多年,你当他真的只是为了你吗?你这个蠢人!”宋幽兰并不辩驳,只是摇头哭泣。

  张仕良转向屏风说道,“这位小姐,如你所见,虽然我和俊儿是这宋氏的前夫亲子,但此事实与我等不相干,请放我二人离去。”

  明玉望着元昔,试探地说道,“张医师,此事与你无关,只如今这里还需要用到你的医术,请你在此暂住几日,此间事了,你自可离去。”

  张仕良闻言即知,目前即刻就出府离去是不可能的,只是如这小姐所说,待事情了结就放他离去,他也有些忧心。他沉默了一会儿说道,“谢小姐体恤在下的难处,行医问诊皆是举手之劳,这些年来我四处行医,也颇有几个好友,例如邯京城中闻名天下的谢小将军,与在下也颇有相得之处。日后小姐若是到邯京城中,有那些许难事,在下也可略尽绵薄之力。”

  屏风后,明玉与元昔两人再次目光对视了一遍,天下那么广阔,人在其中仿佛滴水入海,天下又那么小,即便走了那么远,仍可听闻那相熟之人。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