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盛夏榴花明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三章 安平府11

盛夏榴花明 碧沙映晚 2241 2019.11.01 23:25

  第二日清晨,明玉醒来,隐约发觉账外有侍女跪坐的身影,稍一动作,那侍女就起身轻轻拉开帷幔,伺候梳洗。

  现在明玉渐渐明了,原来这里对勤之一字还是十分推崇的,日上三竿还赖床不起的,不是没有,但名声一定不会太好。

  时下人们对名声又看得特别重,很大程度上名声决定这人能否拥有好的嫁娶,又或者能否拥有好的仕途。不得不说,这种判断方式其实是十分明智的,名声就好比一个人的信用值,信用好的人做事当然是一路通行十分顺畅的。

  绿荷走了,元昔不知道从哪里弄来了这两人,看着规矩倒是比绿荷强多了,但是明玉就是想念那个冒冒失失,遇事就喊着公主怎么办的小丫头,从前看到绿荷就想逗逗她,现在面对这么中规中矩,不苟言笑的俩人,她是真的提不起一点兴致。

  她默默地坐在梳妆镜前,任由锦秀梳起一缕缕长发在头上盘绕,发式倒是娇俏可爱,只是打扮得再漂亮,成日关在府中,与锦衣夜行又有什么区别。

  依着明玉的性子,还不如就披头散发好了,还不用早上梳起来,晚上又拆散,实属浪费人力不是吗?

  明玉百无聊赖,慢慢吞吞地吃过早点,再漱口净手,她正想着该做点什么消磨一下时间,结果锦秀开口了,“姑娘该到公子身边伺候去了。”

  明玉一度以为自己幻听,疑惑地睁大了眼睛望着锦秀,锦秀又重复了一次,“时辰不早了,请姑娘到公子身边伺候。”

  哇呵真是大白天见鬼了!明玉推开桌子愤愤然起身出门。

  不是她嫌弃侍女的工作,这个,主要是术业有专攻,专业的人做专业的事情对吧。这侍女的工作她不擅长,虽然目前她也不知道她到底擅长什么……

  走在空气清冷的花园小路上,她发热的脑子终于渐渐冷静下来,她又想起昨晚元昔的样子,实在叫人害怕,其实真的论起来,他对自己说不上苛刻,甚至算蛮好的,毕竟俩人也只是萍水相逢而已。

  像拉拉小手什么的,不是挺浪漫的事情么,不好意思,在明玉眼中,元昔就是那种贵公子,见了美人不管是谁,都会上去撩一下刷一下存在感的人,天知道昨晚回去以后,她把手都洗刷红了,而且面对元昔的时候,不知道为什么,总有一种打心底里发怵的感觉。

  逃?呵呵,她没有自信了,逃也要讲究天时地利人和的,先不说目前根本不具备条件,再说了,当日青鸾山出逃一幕,尽在元昔眼内,想故技重施,还是想想就好。

  做侍女也罢,好好熬过这一段,再另行寻觅时机。于是做好心理建设的明玉决定乖乖地做好自己第一份侍女的工作。

  明玉还没踏近元昔的院子,就听到一阵清脆素雅的琴声,她不懂琴,但也觉得这琴音能让人静下心来安静地倾听,明玉不禁疑惑,元昔究竟是一个什么样的人?

  不过这并不重要,别人是什么样子的人,为什么一定要去深究呢,她又不是心理分析师,明玉心想,有那闲心,想想怎么开开心心地过好每一天才是正事。

  所以她在琴声中踩进了院子,虽然不知道侍女该怎么做,但她决定了会用心去做的,认真地做事,剩下的就交给上天好了,不然处处纠结又有什么用呢,于是明玉安静地垂手站在一旁。

  一曲奏完,就有侍卫来报,李府承泽公子携妹李怀儿到访,明玉正想着,是不是该告诉管事备下酒宴点心什么的,就见着李承泽身后跟着一个长相甜美的小姑娘,这小姑娘端端正正给元昔行了礼,就将眼神瞟到一旁的明玉身上。

  明玉正想着该不该行礼呢?元昔和那李承泽已经三言两语交谈起来,明玉想想也对,没有主人待客,客人还会在意一个侍女的。很快又有下人端上茶盘点心,因此明玉见状大为开怀,这侍女的工作还好,不太要劳心劳力的样子。

  而那李怀儿就叫着“玉儿姐姐,”扑上前来,拉着明玉的手,特别自来熟地开始各种絮叨,不过是些小女儿话题,明玉甚至在想,会不会其实这也是自己相熟的人,只不过一时忘记了没有记起来而已?

  小姑娘能聊的话题,无非就是胭脂水粉和金饰玉器了,果不其然,李怀儿说,“如今世面上出了一种新粉,质重而细腻,纯色洁白,敷上面去,尤显肤色晶莹,玉姐姐,今日怀儿特意给你备上一盒新粉,还有一盒胭脂,包管比雁回楼里头用得都要好呢!”

  说罢她似反应过来说漏了嘴,于是玉手捏着帕子轻掩了红唇,小声说道,“玉姐姐,我不是故意要提雁回楼的,你,你不要生怀儿的气好吗?”说罢娇娇柔柔望着明玉,一双大眼睛写满了歉意。

  明玉才不管她是真心还是假意,绿荷萌萌哒那是真萌,但是眼前的小姑娘明玉才不会相信她。绿荷是因为常年被人漠视,无人教导提点,做事出于本心,并没有这些弯弯绕的心思。

  但这些贵女就不同了,大家族里头,不懂得宅斗而又能活得那么滋润,还能被长兄带出来与其他男子相会的,这种可能性几乎为零。

  明玉虚与委蛇,脸上不失亲切地微笑着,俩女笑容妍妍,一副相谈甚欢的模样。

  李承泽不时留意着明玉和李怀儿那里的情形,作为李府倾力培养的下一代主人,他当然懂得其中的利益关系。自己的亲妹已然攀上了王府,若是这个堂妹能攀上卫氏,李承泽敢说,李家这一代就会愈加兴盛起来。

  李怀儿无疑是聪明的,那个玉姑娘,明显是卫子惜的新宠,怀儿能与一个雁回楼舞姬出身的女子折节相交,说明府里对她的教养还是很到位的,大事可期。

  李承泽满心欢喜,问道,“子惜从前定居临水,现如今是否有打算回邯京实领差事啊?”

  元昔点点头,“家父正有此意,因恐此去邯京再不得抽空,因此在去邯京之前,吾奉命巡查族中产业,安平府城乃是头站。”

  李承泽点点头,“这也是长辈望你历练之意。”

  他停顿了一下,又道,“安平府城也有几处盛景,不若改日为兄带你领略一二啊?”

  元昔眼神瞥向一旁,见李怀儿笑语晏晏,谈兴正浓,而明玉在一旁正含笑倾听,俩人年岁实际相差不大,明玉自有沉静安稳的气质,也许这正是她身为公主的气度所在,不得不说这是一个美丽的误会。

  元昔笑道,“如此就多得承泽兄费心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