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盛夏榴花明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七十二章 邯京日常10

盛夏榴花明 碧沙映晚 2090 2019.12.26 00:35

  元昔在回到院中,早有一小锅汤水放在案前,想来定是明玉的手艺,元昔不禁快步上前,刚解开瓦盖,一股人参特有的清香混着醇厚的肉香飘散开来,顿时令人食欲大开,他端起精致小碗,盛起一碗色泽金黄的汤汁一饮而尽,顿时一股暖意从腹中升起,直漫过四肢百骸,叫人忍不住赞叹,“玉儿的手艺愈发好了。”

  山远将一封信报呈上,“公子,莫堂主有讯传来。”

  元昔放下碗筷,接过信查看,他一目十行,快速浏览一番,蹙眉说道,“这批物资并非是王长义留用,他暗中与人交易,这批物资秘密运往北方。”

  山远疑惑道,“谢家的人傲气得很,在京中也不与人来往,想来与那王家应无甚交情,这批物资不像是送给谢家的。”

  元昔点点头,“谢家想做的是守护北界的纯臣,自然不便与朝臣交通,这批物资的运转大费周折,显然是为了掩人耳目,因此也不会是送给谢家的。”

  山远站在一旁,“也不可能是送给东齐,如无意外,王长义的外甥会是下一任的夏皇,没有人比他更尽心尽力地守在东线了。”

  元昔取了行军图,手指沿着朝北的路径一一细看,突然他的目光钉在一处久久没有移动,山远见状轻声唤道,“公子?”

  元昔回过神来,沉吟道,“既不是送给谢家,也不是送给东齐,莫非是?”他手指指向地图的北侧。

  山远顺着手指看过去,顿时面色大变,讶然道,“这?这不可能?”

  元昔抬头看了看他,“把其他两种可能性都排除,现在只余了这一种可能性了。那就是,王长义和北燕交通,甚至于给北燕的拓跋氏输送物资。”

  山远瞠目结舌道,“王长义疯了,他们王家要干什么?”

  “王家与拓跋氏勾连,能得到什么好处呢?莫非是为了夹击北齐,意图立下不世之功?”元昔摇摇头自我否定道,“不,这不合理,一则现在绝非是与北齐开战的良机,更何况国库空虚,根本不足以支撑这一场战事。”

  “如若不是要对付东齐,那么是要对付,对付谢家?”

  山远疑惑道,“对付谢家又是为何?难道是因为陛下器重谢氏,王家起了嫉妒之心?”

  元昔微微一笑,“谢家是北界的屏障,既然叫我知道了有此一事,王长义就别再想藏着掖着。”

  “山远,你给思然传信,让他们火速撤回,王长义费尽心思保密,若是察觉到思然他们的存在,定会不死不休,二则,传信给谢迁,告知他王长义与北燕交通之事,可千万要小心,别叫谢迁查出来是我给出的示警。”

  山远点头应是,“公子何不直言相告谢世子,说不定谢小将军心生感激,在朝堂上对公子也有个助力?”

  元昔微微一笑,“谢家孤傲,私底下或许会有动作,但必不会在朝堂上对我站队,况且在世人眼中,我不过初入朝堂,怎有能量探知王大将军行事?就算是机缘巧合得知此事也该上报陛下,又怎会私底下知会谢迁,不妥。”

  元昔背着手在厅中走动,“最好的法子,就是隐藏了自己,悄悄告知谢迁,若是谢迁能与王长义斗得两败俱伤,我等正好从中渔利,岂不美哉?”

  两人正在畅谈,突有下人来报,“相府李公子来访。”

  元昔站起身,“请他们到会客厅相见。”

  说起来李承泽也是文采高雅,风度翩翩的美男子,他身为长子,身上自有千斤重担,他通世故,擅交际,满心殷切地祈望着家族更进一步,李怀儿罩着一件雪白的熊皮披风,行走间露出里头色彩明丽的锦缎夹丝衣裳,肌肤胜雪,双眸顾盼神飞,她身后紧跟着婢女香草,捧着一个大木盒子。

  元昔见到李承泽兄妹二人,微笑见礼,李怀儿开心地说道,“卫家哥哥,我们又见面啦!今日我阿兄说要到府上拜访,而我又想念玉姐姐了,就缠着阿兄带我过来。”

  元昔微笑着对着李怀儿又行了一礼,李怀儿回礼笑道,“阿兄,卫哥哥你们聊着,我寻玉姐姐去。”说罢带了香草,转身出了会客厅,自有仆下领着她们往丽芳园去了。

  明玉原本有午休的习惯,可是近来冬日夜长,为了防止夜间走了困,她现在中午已经不睡午觉,带了锦秀锦婵两人在屋中,一边翻着书籍,一边闲谈几句。

  正说话间,小丫头来报说李怀儿往丽芳园来了。

  果然过不多久,就传来一阵喧闹,李怀儿带着香草踏了进来,两厢相互见了礼,李怀儿就快步上来掺着明玉的胳膊坐在榻上,“玉姐姐,好久不见了,怀儿好想念你。”

  明玉笑着拍了拍她的手,问道,“怀儿是几时进的京城?”

  “有一段时日了,邯京风土人情跟安平府又有所不同,怀儿早就心生敬仰,盼望着到此一游了。”

  明玉笑道,“既如此,想来怀儿这段时日是游遍了邯京城了?”

  “那是自然,”李怀儿笑得两眼弯弯,“玉姐姐,这是我在外头买的有趣玩意,送一个给你瞧瞧。”

  香草打开木匣子,取出里头的一个小匣子,放在几案上,李怀儿兴冲冲地打开了匣子,里面装的是一对瓷娃娃,憨态可掬,既古朴可爱,在细微之处又显出精雕细琢,“玉姐姐,这是一对金童玉女,我听摊主说,民间新婚的夫妇,就会在房中放置这么一对娃娃,就可以很快拥有自己的子嗣啦!”

  明玉心中对这礼物无力吐槽,面上却还得摆出一副笑脸,“如此就多谢怀儿妹妹了。”

  李怀儿听了这话,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明玉只好配合地问道,“怀儿怎么了?”

  “我听了下人回报,说子惜哥哥这次进京,还带上了他的母族表妹,所以我也只好给那位姐姐也备了礼物,玉姐姐,你不会怪我吧?”

  明玉微笑着摇了摇头,李怀儿这才重新扬起笑脸,“玉姐姐不要担忧,子惜哥哥心中最在意的还是你。”

  她似乎看出了明玉眼中的疑惑,笑道,“因为玉姐姐你是当局者迷,而我呢,是旁观者清。”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