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盛夏榴花明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一章 走失的女子07

盛夏榴花明 碧沙映晚 2133 2019.11.09 23:16

  李老爷子活了一辈子,自然明白投桃报李的道理,再说了,自己年纪一大把了,又有多少日子好活,趁着如今有那送上门的好机会,当然要与这些认真做事的半大孩子们好生交往,日后也好给小孙孙留个助力。

  因此上,他刚一听说这些孩子以后是要听了主家差遣,为主人在外头奔波办事儿的,自然将自己所知,各大家各大户的情况,毫不吝惜地,知无不言言无不尽,阿虎几人自然千恩万谢,作为回报,回去立刻收拾了一床狗皮褥子送给了李老爷子,两方均有心结交,又彼此善于做人交际,于是很快就拉近了关系,和乐融融,两家直好得如亲祖孙一般。

  卫家别院,这几日明玉并没有外出,而是回到房中又开始翻阅各类书籍,实际上她是在苦思如何开展属于自己的事业,刚开始明玉还是自我感觉比较良好的,她以为拥有了几千年的文化积累,比之这时代人的眼光,当然还是有那独到之处。

  然而真的开始写方案的时候,各种问题接踵而至,她才发现要做实事,关键可能不在于眼光和境界,而更在于当时的客观实际所能达到的水平。

  现如今明玉对于产业链这个词,更有了深刻的感受,产业链它指的是一个企业群,处于集群上游环节的单位,向处于下游环节的单位输送产品或服务,而下游环节则向上游环节反馈信息,如此相互沟通和调整,才有了现代化的各项便利产品和服务。

  所以,在如今这样的时代来想企业策划书嘛,简直了,这诸多的思路,几乎堵死,剩下的法子恐怕就比较有限了,要不是利润微薄,就是回收期特别长,委实不太适合现如今明玉的境况。明玉放下书籍,用手狠狠地蹂躏了一把自己的脸蛋,然后颓丧地将脑袋磕在案上。

  锦秀在一旁看得有些发怵,这玉姑娘行事与众不同,美则美矣,然而却跟贵女们的做派又全然不同,偏偏公子不以为意,这几日姑娘关在房中伏案忙碌,公子知道以后,只吩咐送了各式华服美裳,玉器首饰,只待姑娘疲累之时,引她观赏作乐,可见公子对姑娘宠爱之盛了。

  锦秀轻轻唤道,“姑娘,公子给姑娘送来了许多礼物,姑娘想要去瞧一瞧,观赏一二吗?”

  见明玉不为所动,锦秀再次唤道,“姑娘?”“嗯,走吧!”明玉恹恹地抬头。

  此时因着皇家掌控力并不强悍,以至各方势力交错,反映在社会的文化生活方面,就有了些许百家争鸣的意味,这在服饰装饰上也是有所反映的。

  首饰自不必说,之前逛街在首饰铺子已经领教过了,于是挑了衣裳翻看,这些漂亮的衣裳式样多变,装饰既有繁复的花纹,也有简约的线条,上衣和裙装是分开的,上衣有宽下摆或紧身款式,裙装又有长裙,中裙和短裙之分,诸多搭配,委实相当精美。

  但明玉此时对于这类身外之物看得相当淡泊,实则全因注意力不在于此,又因为自身外形条件太好,还正值青春年华,无论穿什么都能自成风格,因此上也还没有意识到,衣装外在美对于男性或是女性,也是大有助力的,端看如何使用罢了。

  这里明玉看过了礼物,也不过是赞叹了一番就撂开了手,并没有其他多想,倒是送礼物的,和陪着看礼物的,这些往日里对元昔有些了解的人来说,那感觉就比较惊悚了,这些行为根本就坐实了玉姑娘乃公子房中第一宠姬的身份。

  “锦秀,今天已是第三日了,我们一起出门去验看一番,看看是否有成果了,”明玉说道,拉着锦秀就要出门,锦秀赶忙快步跟上,出门之际对院中的一个小丫头使了个眼色。

  于是明玉主仆在将要跨出大门的时候,很巧合地遇见了元昔,他仍是一身华服,背手而立,仰望天空四十五度角,明玉甚至很好奇地朝那个方向望了几眼,看看究竟有什么吸引人的地方,事实上没有什么特别的,非要说有什么不同,那可能是意境不同吧,明玉心想。

  “元昔,”明玉上前唤道,心里还是有两分忐忑的,生怕这厮又要出甚幺蛾子,改了主意,又不让人随处走动了,这确实是令到明玉感觉比较抓狂的一件事情。

  元昔面露笑意,问道,“今日得空,吾欲陪同玉儿出门去,如何?”明玉闻言松了一口气,心道,只要不是不让出去,你要不要陪同嘛,倒是可以随意的。于是她爽快地应道,“好呀,走吧!”说罢跟随元昔上了一辆马车。

  锦秀没有上车,因此明玉猜测她会给车夫指路的吧?于是她特别安静地端坐在马车中,走不多时,元昔问道,“玉儿怕我?”

  啊?明玉有些紧张地望着他,她知道练武的人五感敏锐,因此最好不要说谎,不过既然不知道要怎么回答,那么就沉默好了,元昔主动拉过明玉的手,握在掌中,明玉心中哀叹:又来了!一次两次还勉强可以接受,长此以往的话,实在有些难以忍受。

  对于一个有感情洁癖的人来说,没有感情基础莫名其妙的发生肢体接触,即便这人长相俊美,又有权势,那又如何呢?

  但是激怒元昔的事情,她是绝不会去做的,于是放松了僵硬的背部,低垂了头,这样看上去有两分羞涩,亦有两分害怕,至于元昔要作何解释,端看他自己的心情,随意就好。

  元昔望了明玉一会儿,伸出长臂,一把将明玉揽入怀中,他将下巴轻靠在明玉头顶,“玉儿相信我,我必不会伤害你的。”明玉任他施为,心里却径自应了一声,“信你才怪。”

  毕竟这身子内里的灵魂,是一个成熟的女性,她不是不相信爱情,只是这一场交往的开始,就有诸般利益纠缠,再要将这交往当做一场纯粹的感情,委实让人难以做到。

  当日在青鸾峰顶发生的事情,如若元昔只是普通的江湖中人,未必会细想其中蹊跷之处,但是他身为承影阁主,又同为世家子,还官居少司之职,虽然这时这是一个武官虚职,明玉甚至认为,当日她的留书,想必元昔也早就打探得一清二楚了吧?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