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盛夏榴花明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六十六章 邯京日常04

盛夏榴花明 碧沙映晚 2096 2019.12.17 18:12

  结账的时候,这一顿收了二两三钱银子,几人走在雅间专属的楼梯上,明玉拉了锦秀问道,“今天我们从猎户手中买了那许多的鲜肉,不过才花费了二钱银子,可是在这东篱居随随便便吃一顿,那可就是二两三钱银子了,锦秀你就没有什么想法?”

  “公子可没有短了您的银钱。”锦秀回道。

  “啧!我说的是,你家公子的醉仙楼,很应该在邯京城中开分店了。你说,醉仙楼的菜色不错吧?是不是要甩这里八条街?”

  “奴可没有上过醉仙楼,所以无从得知,但是奴知道这都是由公子决定的事,当然了,姑娘如果要插手,从之前公子对您的态度来看,公子会同意的。”

  明玉一脸惊悚地望着锦秀,待她说完,明玉不禁鼓起掌来,“锦秀,你说的话听起来相当有道理,不过嘛,我可没打算插手你家公子的事务。”

  “背靠大树好乘凉,这才是我真正打算做的事情。”

  “姑娘打算做什么?”

  明玉嘻嘻一笑,“当然了,这醉仙楼还是你家公子来开,我嘛,或许可以做一部分食材供应啊?”

  说话间,二人已经上了马车,三人准备打道回府。

  锦秀疑惑地问道,“可是姑娘刚才说到的猎户,那么多的鲜肉才卖二钱银子,既然这些都不值钱,姑娘为啥还要去做这劳什子的食材供应?”

  “东篱居能够长长久久地把生意做下去,背后的东家必定来头不小。若非如此,天天赚大把银钱的酒楼早就易主了。醉仙楼也一样,就算厨子有多么出众的天赋,做出来的菜多么可口诱人,后头没有人撑腰,那都是不成的。”

  “姑娘这是在称赞公子吗?”

  “当然了,卫公子的确是人中俊杰,这个评价还是十分中肯的。”

  明玉看着斜眼觑着自己的锦秀,只笑了笑,锦秀的意思她懂得,无非就是希望明玉好好地抓住卫公子的心,以做晋身之资。

  可明玉始终不愿将自己的终生幸福寄希望在别人身上。她宁愿辛苦些,也要培养出自己的能力和势力。

  邯京宫城,卫太妃翠柏宫中,卫太妃眯着眼端坐于主位之上,卫子昔则端端正正行了跪拜大礼,卫太妃沉默了半晌,方才出声说道,“本宫长居深宫,已经多年未见族中子弟了,听闻你是卫氏宗子,却是所谓何来?”

  “子惜奉父命入京,临行之际,父亲嘱咐晚辈定要来宫中探望姑祖母。”

  “这么说来,卫家蛰伏了这二十年,终还是踏进了邯京城。起来吧,老身亦多年不问外事了,世事变迁,恐怕再不能帮上什么忙了。”

  说罢她抬眼望了望卫子惜的身后,疑惑道,“竟只是你一人入宫,怎地没有带上几个姐妹来与本宫作陪?”

  “姑祖母在深宫中寂寞多年,家父常为此痛心疾首,此番进京,也是为谋求家族助力,令此后卫氏女儿再不必虚掷年华。”

  卫太妃闻言哈哈大笑,“所以今日你入宫来,只是为了再提醒老身一次,我就是那虚掷了年华的卫氏女儿?”

  卫子惜忙站起身来,躬身一礼说道,“子惜不敢,此番晚辈上京谋求官职,居于安华街府上,姑祖母但有所需,只管派人到府中传话便是。”

  卫太妃定定地看着卫子惜,突然像是泄了心气,她摆摆手,“知道了,你回吧。”

  卫子惜又躬身行了礼,方才慢慢退出。

  卫太妃直到看不见他的身影,才喃喃自语道,“你们既然又踏足邯京城,就是要争权夺势来的,看来天下又要不太平了,这样一来,难道又会有女儿家的太平日子吗?”

  元昔和山远走在宫道上,前方躬身走着两名领路的宫侍,山远压低声音问道,“公子,虽则您入宫来探望太妃是晚辈的孝道,可为何不一并求见陛下?”

  元昔轻轻一笑,“我求见太妃,是晚辈应有之意,但求见陛下,就太着痕迹了。我不就山,山自然会来就我,岂非姿态更超然些?”

  低语间,前方一个宦者匆匆行来,见到卫子惜行了一礼,“卫少司,陛下宣见。”

  山远目中露出讶然的神色,而元昔则微微一笑,坦然地对那宦者拱拱手道,“烦请小公公前方带路。”

  元昔来到泰和殿偏殿,恭敬地跪地行了大礼,夏皇一副欢喜的样子上前搀扶,寒暄道,“你就是卫家的宗子卫子惜?可是初次进京啊?”

  元昔顺势起身,恭敬地回道,“回陛下,下臣确是初次进京。”

  “你父亲卫宗慈,现今都好?说起来寡人还是在年轻的时候,与他有过交往,那时候,我们邯京城中的一干子弟,放马南山,纵横驰骋,那是何等的潇洒惬意,一晃眼这么多年都过去了,时光真如白驹过隙啊!”夏皇感叹道,一边转身回到他高高在上的宝座去了。

  元昔立在殿中,垂首道,“家父也时常怀念京中的生活,但既在地方任职,自然要兢兢业业,只以公务为重,未敢擅离,子惜自小近身聆听长辈教诲,亦少离临水。”

  “嗯!”夏皇捋着自己的美髯,点点头满意地道,“你父忠于职守,多年如一日,寡人心中是明白的,现今你也长成,也该出来为国分忧了。”

  元昔躬身施礼,“谢我皇谬赞。卫子惜愿以身许国,为陛下尽绵薄之力。”

  夏皇面露喜色,“既如此,寡人就封你为庭议郎,即日起,走马上任,为我大梁出力,如何啊?”

  “谢陛下抬爱,臣领命。”

  夏世衍心情正好,随手招来一名宦者,“好好好,子惜你初到邯京,一应用度必不齐备,我赐你锦缎布帛若干,并安家金银若许,你到内库领了东西家去,赶早安置好了,明日就早起上朝,知道了吗?”

  元昔满口称谢,再又行了礼,才随着那宦官慢慢退去了。

  夏皇犹自在殿上兴奋行走,“真是天助我也,既将卫子惜留在身边,他作为卫氏宗子,假以时日,卫氏一族,亦将全数为我所用。”

  又背手沉思一会,“我须得让他有机会一展身手立几次功,既可作投名状,又可立威,还可助我解决诸多难题,此方为一举多得之妙法。”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