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盛夏榴花明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七章 筹划

盛夏榴花明 碧沙映晚 2043 2019.10.13 16:32

  明玉笑眯眯地撑着小脸看绿荷大口大口地吃饭,对于下厨的人来说,没有比把饭菜一扫而光更能表达赞誉之情的了。

  “绿荷你吃慢些,我去外边走走。”

  绿荷闻言鼓着小嘴含混不清地喊到,“公主你等等我。”

  明玉只含笑朝外走去,青鸾峰的风光的确令人心折,怎么也看不够。虽如此,再美的景色也留不住向往自由的心。

  明玉漫步在淡淡的雾气中,真恍如行走在月宫一般,不觉间已走得远了,恍然间,隐隐听山风送来一阵灵透柔和的乐曲,音韵古雅,曲调悠远。

  明玉提起裙摆,寻着曲音走上通往后殿的石阶,一座古色古香的琉璃八角亭里,一名身着白袍的披发男子正低头抚弄着一架深褐色的古琴,修长的手指在琴弦上轻弹慢捻,时而长眉皱起,时而眉目舒展,可见是沉迷已深了。

  明玉不欲打扰,只远远站着听了一会儿就转身离去。她并不单纯只为风景而来,离宫来到青鸾山观星台,确有目的。现在她只想尽快熟悉地形,她要逃。

  只明玉刚一转身,白衣男子就抬头望向她的背影,手下的曲子却依旧流畅地倾泻而出,不错分毫。

  明玉小心翼翼地靠近山崖,因着山风不小,而女子纤弱,不由稍觉步履不稳。可是没有办法,思来想去,也只得了这一个周全的法子。她欲离去,却不想因此拖累了这满殿侍从和半山的侍卫。生命太珍贵,性命之重,没有人愿意轻易去背负。

  缓缓绕了半圈,终于发现有个与目标相仿的地形,明玉不禁大喜,急欲再往前走近了细看,刚踏出一步,正要再走,耳旁传来男子清朗的声音,“你欲何为?”

  明玉受到惊吓,下意识往外躲避,恰巧脚下沙粒滑动,不由自主朝外跌去。

  那男子立刻探手捏住明玉手腕,带着明玉错步转身,原本将要向外跌出去的明玉发现自己转头朝里撞出两步,惊吓出一层细汗,倒是安全无虞了。

  “谢迁翩翩公子,不算辱没了公主,缘何公主宁死不愿相从?”

  这,明玉尚未缓过神来,“宁死不从?”她茫然道,“我没有宁死不从啊?就算我不从了,但我也不可能宁死啊?”

  白衣男子转身朝亭子走去,而刚刚遇险总会让人不禁有些杯弓蛇影,于是明玉也赶紧跟随着离开了山崖边。

  “看来是在下误会了,”男子施施然回亭坐下,随手拨弄着琴弦,“只是那谢迁虽好,公主却声名不佳,短短时日,能想出到这观星台祈福以挽救名声,也算机智,只是这可远远不够。”

  “莫非公子有良策?”明玉疑惑地问道。

  “并没有,难道公主没有听过一句话,”他微微一笑。

  “什么?”明玉继续疑惑。

  “烂泥扶不上墙。”

  “你!”明玉顿时怒了,“也太小看人了吧?”

  “难道不是?公主擅琴?”

  “不擅,”明玉老实地摇头。

  “棋?”

  明玉再摇头。

  “书?画?”

  明玉有点不好意思地继续摇头。

  “歌?舞?”

  这下明玉是真的觉得脸上有些发烫了。论至少掌握一两门兴趣的重要性,明玉内心默默吐槽。

  她撅着嘴不满道,“看来你是琴棋书画,歌舞杂技,样样精通了,谢迁就让给你好啦!”说罢转身欲走。那男子脚尖轻点,一个小沙粒疾飞弹到明玉后脑勺上,她哎哟一声,回过身瞪着这个白衣怪。

  白衣男子嗤之以鼻,“让?你能脱出谢迁的掌控?”

  “我当然可以!”明玉冲口而出,只是话刚出口就反应过来闭紧了嘴,果然冲动是魔鬼,还是内心不够强大啊!

  男子抬头看了明玉一眼,摇摇头继续拨弄琴弦,似在调音。

  “你是谢迁的相识或是好友?”明玉小心翼翼地问。

  对方摇头。

  “山里无趣,你几时离开?”明玉再问,这下那名男子却不再搭话了。

  “其实谢迁需要的不是我,只是长公主的身份而已,”明玉在亭子另一边坐下说道,“就算今天我从这山崖跳下去,对他来说也不会有什么影响。他只需以情深为名继续为公主留下世子妃的位置就好。不过是拉拢打压的那一套权谋之术罢了。”

  “不算错。”男子回应道。

  “所以,我的存在与否,其实无关紧要。”明玉看着他说道。

  “你想说什么?”他抬头望过来,明玉提起裙摆,一步一步走上前,居高临下望着这名男子,“既然今日你愿救我,能否不要干涉我在青鸾山上的任何行为,同时为我守口如瓶?”说罢,她朝这名男子端端正正行了大礼。

  琴声戛然而止,良久,明玉听到头顶传来他的话音,“在下今日在此,只是因为恰好在此,公主自便。”

  明玉闻言大喜,笑眯眯地起身问道,“相逢即是有缘,公子从何处来,又要去往何处啊?”

  当然这种查户口的问题是不可能得到回应的,明玉之所以会问出来,无他,只是因为心情实在太好,“就算你不说,我也可以猜到,”明玉笑道。

  果然那男子抬头望来,眼见明玉笑靥如花,她说,“公子自是从来处来,往去处去了。”说罢明玉朝他眨了下左眼,开心地转身离去。

  “大人,”亭角一个人影闪出,“刺杀行动失败,谢迁已经撒下天网追查,邯京的据点险些被挑,左大人传讯,请大人早日回归。”

  男子只顾垂首抚琴,半晌才回道,“无妨,难得将有一出好戏,不看实为可惜。”他沉思良久,“当日静空诱镇北王父子入套,所言真是占卜所得?”

  “属下不得而知,当日计成,为免留下蛛丝马迹,左大人已着令静空殉道。”

  “无妨,该来的总要来。传令下去,本座将要各路巡查。”

  “大人,左大人有言……”

  男子一掌拍下,那古琴顿时发出一阵嘶鸣,应声而裂。

  “属下尊令!”人影随即转身离去。

  男子长袖拂出,那断裂的琴身翻滚着落下崖去,他迎风而立,衣袂翻飞,如谪仙临世。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