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盛夏榴花明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七章 善恶有相报

盛夏榴花明 碧沙映晚 2092 2019.11.25 23:57

  明玉怅然的声音想起,“既然你们亦为人父母,想必更能体会那些失去女儿的双亲,将会经历怎样锥心的痛苦,和日夜不得安宁的惊恐惧怕。”

  “宋幽兰,逝者已矣,如今你能为这些女子做的,只有尽力安抚活着的人,解开他们的疑惑,这一切究竟是什么回事,她们在哪里?”

  宋幽兰在或疑惑或愤怒的眼神中,在声声质问下,渐渐收起了哭泣之声,脸上现出木然的神情来。

  “阳哥是伟岸的男子,他只是为了自己不要走火入魔,他也不愿伤到我,于是我买了这些女子,她们都归我宋府处置,”宋幽兰的脸上逐渐现出癫狂的神色,“我买了她们,就算阳哥失手将她们杀了,那也是宿命……”

  小药童张博俊被母亲脸上狰狞的神情吓着了,他脸蛋上的泪水还没来得及擦净,瞪着惊慌的圆溜溜的大眼,不禁后退了两步。

  张仕良闻言,咬牙狠狠地一记耳光甩在宋幽兰的脸上,她白皙的面庞顿时红肿起来,宋幽兰抬手捂着脸,仰头哈哈地笑道,“她们就算是折断了手足,夜里就断了气息被掩埋在花园中,也比不过我的痛苦,这么多年来,我跟阳哥即便相拥而卧,亦爱而不得,从他入宫的那一天起,就埋葬了我们的幸福,这光鲜靓丽的府邸,只是我们的活死人墓,只是活死人墓……”

  明玉喝道,“宋幽兰,不要装疯卖傻了!什么痛苦,不论是你男人净身入宫,又或是你选择在府中相守,都是你们自己的选择,这一切只不过是你们用来换取富贵荣华的筹码,怎么,后悔了吗?”

  明玉站起身,怒道,“你们后悔,痛苦,所以要将这痛苦再转嫁到别人的头上去吗,那好,既然如此,你们就要做好准备,亦会有别人将痛苦加于你们身上。”

  “所谓避免走火入魔,不过是你们自私自利的借口而已,张医师就在此处,缓和练武的狂躁之症,定有其他的法子,不是非要虐杀人命来缓和,只不过人命在你们眼中不值钱,最易获得,仅此而已!”

  “你们的无耻,已经超出了为人的底线,同样,你们不配得到为人的待遇。”

  “锦婵,”明玉扬声道,“你将她房中贵重的,和没有标识的首饰拣起来打包,晚些时候送到当铺里换了银钱,交给阿虎,让他们寻了名目送到那几户走失了女儿的人家中去,还有那些卖身进宋府的女子,倘若还有家人,也记得抚恤一二。”

  宋幽兰闻言又低了头掩面哭泣,不多时就悄无声息,昏倒在床边枕上。

  山远上前几步,对张仕良拱了拱手,道,“宋氏就拜托张医师了。”

  张仕良点头问道,“虽说宋氏和李掌事行事不当,但贵主此番处置,似也有不妥?”

  山远回道,“李掌事滥伤人命,却忘记了他本身在律法上,亦是为人仆下,宋氏身为李掌事的妻子,由此,他二人名下一切财产物业,皆由我主接管。因事关重大,未免消息走漏,因此张医师须得暂住于此,待此间事了,自然还尔自由之身。”

  张仕良闻言默默叹息,伸手探向宋幽兰的脉搏,自开出药方不提。

  明玉坐在马车中,开口打破了车厢中的沉静,“这么说,李崇阳的德信商行,也是你的产业?”

  元昔沉默了一会,“严格地说,是阁中的产业,李崇阳是阁中元老,多年掌权养出了野心,今次出行,我就是为着清理门户而来。”

  明玉点点头,“承影阁中有你这样讲理开明的掌控人,甚好。不过,你清理门户,必定不是为着那失踪人口的事情而来。”

  “我想起一事,阿虎说过,城中商行近来粮食和药品进出频繁,所涉数额巨大,是你们最近在囤积货物,准备待价而沽吗?”

  元昔闻言蹙起眉头,“阁中未曾有此指令。”

  明玉奇道,“那么是国库储备?”

  元昔望着明玉摇摇头。

  “恐怕此事你须得多加留意,粮食和药品,属于战备物资,究竟去向如何,你身居高位,须得心中有数才是。”

  元昔握住明玉的手,笑道,“我承影阁不过区区江湖门派而已,理这家国大事做甚?莫不是玉儿对我有所期待呀?”

  “你不会是说真的吧?”明玉偏着头问道。

  “玉儿倒是说说,真的如何,假又如何?”

  “道理很简单,覆巢之下焉有完卵?万一粱国狼烟四起,承影阁这么大的摊子,家大业大,怎么可能会不受影响?说你不在意家国大事,哄小孩呢?”

  元昔拍了拍明玉的手,哈哈大笑起来。

  “近来收到线报,邯京送往镇北军中的粮草物资,似有变故,如此,朝中又将风云迭起,恐怕我要回京一趟,玉儿有胆量与我一道回邯京城吗?”元昔目光灼灼望来。

  明玉偏着头笑道,“这就要看大阁主能否护得住我了,你能吗?”

  元昔哈哈大笑,“能,在女子面前,身为男子怎有不能之说呀?只不过在去邯京城之前,玉儿陪我回一趟临水如何?”

  明玉眨了眨眼,元昔笑道,“进京不是小事,族中尚有要事相商,晚辈聆听教诲也是应有之意。”

  待回到府中,天色已晚,元昔送了明玉回到后院方转身折回,早有下仆诸事打点齐备,明玉却带着锦婵脚步轻轻来到锦秀房外,正见着一个小丫头捧了温热的汤药,锦秀坐起身,接过药碗一饮而尽。

  明玉见状欢喜地踏入房中,探手抚上她的额头,笑道,“倒是没那么烫手了,瞧着精神也还好,”说着在锦秀床边坐下又问,“锦秀你自己觉得如何呢?”

  锦秀望着明玉,不知为何觉得眼中发热,心道自己向来不是感情用事的人,否则也不可能到了姑娘身边,但是在姑娘面前却屡屡情绪失控,也不知道是好还是不好。

  她冷静下来回道,“姑娘我好多了,就算现在回到姑娘身边伺候也没有问题。”

  明玉乐了,“嗯,不错,看样子底子还行,你且安心养着吧,不着急,以后有忙的时候。”探视问询一番方才回了去自己房中,梳洗用膳不提。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