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现代魔法 小千不是龙I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八章 暂且的平息

小千不是龙I 橡皮泥. 5233 2020.01.06 14:14

  一辆小货车从城东偏僻的老旧楼群中钻出,一路向城北开去。经过一条小路时,颠簸的车子与废旧小楼擦肩而过……

  小货车在小区的车位上停靠好,一个带着鸭舌帽的黑衣大汉熄火下车来到车尾打开了货箱门,只见货箱的最里面放有一只大柜子,柜子旁边另一个带着鸭舌帽的黑衣大汉见车门已开,立刻起身向门口挪动柜子。

  二人将柜子一路抬上六楼602,与门差不多宽高的衣柜立在铁门前,使得两名大汉不得不站在柜子的两侧,其中一名大汉伸手用力的敲了敲门,很快,门被打开。

  虽然之前何雅已经告诉过任拓,自己的两名手下会把韩子菊带到这里,但令任拓万万没想到的是,当自己打开门时,第一个看到的却是自己!这突如其来的一个意外着实吓了任拓一大跳!

  就在受惊的任拓本能的喊出“哎我去!”的同时,任拓才发现那只是衣柜上的镜子而已。正当任拓为这自己吓自己的一事感到发糗,实在有损自己南宫精骑的身份之际,何雅走了出来。这时,“超市”房门处探出了两个身子,手里捧着一堆好吃的嘴巴塞的不亦乐乎的恶人健和李萌萌见到正往屋子里抬柜子的两名黑衣大汉后不由得心生畏惧,又直接缩回了“超市”里。

  何雅走到衣柜前打开柜门,看到里面昏迷的韩子菊后开口说到:“看来还挺顺利的,怎么样?黑蛟干掉了没有?东西拿到没有?”其中一个黑衣大汉挪步至何雅身前,看了眼从“病房”里走出来的依燃和被小千搀扶出来的毕柔,停顿了片刻后回答何雅到:“回二小姐,我兄弟二人并没有看到黑蛟,只有这女子一人在屋内,还有,这是二小姐你要我们找的东西。”说罢,从怀中掏出波皿递给了何雅。

  小千和毕柔都认得这两名黑衣大汉,正是之前的那两名装修工师傅。这时何雅疑惑的转回身看向依燃说道:“黑蛟不在,不可能啊……”依燃满脸凝重之色的走到柜子前,蹲下身子仔细的观察着柜子里的韩子菊。

  过了好一阵子,依燃才慢慢的站起身来对何雅说道:“东西拿到了,你可以开始了,人都在小楼。”何雅听后立刻会意,转身走进“病房”,接着依燃又把恶人健和李萌萌叫了出来,这时何雅也提着一只医药箱从“病房”走出来。

  依燃开口再次对何雅说到:“先把他们送回家。”恶人健闻声立刻开口说:“燃哥,你看我平时没有小半夜从来都不着家,你,你让我在这待着,有什么事也,也好打个下手不是。”恶人健说完李萌萌也开口接着说道:“我也不用送,我家就在隔壁楼,不远的说呢。”

  依燃并没有做声,对一旁提着医药箱的何雅点了下头后便向“病房”走去。何雅走到恶人健和李萌萌身边,揽着二人边向主门走去边说到:“听依大人的!Go!”随着何雅的开门声起,两名黑衣大汉随即跟上三人一同走出了铁屋子。关好铁门后,何雅让手下先带着二人下楼,自己则开门走进了小千家里,到小千房间的墙上将自己的面具摘了下来。

  任拓将韩子菊放到了刚才毕柔躺的那张床上,依燃用从铁椅子房间里拿过来的铁链给韩子菊固定在了床上。毕柔此时才发现,自己刚刚躺的那张床与之前束缚自己的铁椅子一样,床脚牢牢的焊在了一块厚厚的铁板之上,明白了这张床是依燃他们特意给韩子菊准备的。依燃从衣兜里拿出了一只小瓶子,打开放到了韩子菊的鼻子下面,不一会儿,韩子菊便睁开了眼睛。

  韩子菊看清楚了房间里的情况后试图扭动身体摆脱束缚,没有做声的挣扎了一番便流出了眼泪,带着哭腔的说到:“对不起!都是黑蛟逼我这样做的!我也是没有办法!”

  小千看到此时被捆绑在床上眼泪直流的韩子菊,顿时心生怜悯,毕柔则直接开口问韩子菊道:“黑蛟人在哪里?说!”韩子菊闻声,迟疑了片刻后说到:“他,他说他回去龙域了,具体做什么他也没有告诉我,只是交代我,要我控制颜姬干掉廖,廖黎千…还有拿到什么珠。都是黑蛟逼我的!我不照做,就会杀了我!”说完,韩子菊摆出一副无辜可怜的样子。

  小千听完韩子菊的话后想起了之前那两次与韩子菊碰面的情景,虽然韩子菊的所作所为确实让人气愤,但是毕竟是被黑蛟所逼,小千心中对韩子菊非但不气反而同情。这时依燃冷冷的开口说到:“黑蛟怕是早已经被你干掉了吧。”韩子菊一听,连忙解释到:“不,我没有!黑蛟真的回龙域了……”似乎韩子菊还没有说完想要说的话,忽然就停住嘴巴不再做声。

  只是停住片刻的片刻……韩子菊突然表情异常狰狞的咧开了嘴巴,疯狂的摇晃着自己的脑袋,紧接着大声的嚎叫起来!小千被眼前这般扭曲的韩子菊吓得惊在原地,毕柔显然也对韩子菊的举动感到不解,一旁的任拓更是用手捂住了自己的耳朵囔嚷到:“哎我去!比杀猪叫还难听!”

  依燃则面无任何表情的注视着韩子菊,这时,韩子菊边撕心裂肺的嚎叫着边尖锐的喊叫道:“啊!!!救救我!求求你们!救救我!!!啊!!!好疼!!!”小千似乎真的害怕起来,以至于躲到了依燃的身后。

  任拓则实在受不了韩子菊的这般嚎叫,开门走出了房间。毕柔则明白了依燃为什么会说黑蛟是被韩子菊干掉的,于是开口对依燃说到:“看样子,反噬已经到第二个阶段了,如果再不施救的话,恐怕……”

  小千听毕柔这样说,紧张的问到:“会怎样???”“如果侍使杀掉自己的主人,其命魂会被主人映射给侍使的色魂所反噬,反噬分为三个阶段,第一个阶段在黑蛟刚被其干掉之时立马开始,第二阶段会一次比一次的痛苦,发作间隔一次比一次短,等到了第三个阶段,基本就没救了!将会被黑蛟的色魂彻底的黑化,到时候就会变成生非生,死非死的行尸走肉!”毕柔一脸凝重的对小千解释道。

  小千听完则急切的对毕柔说到:“那现在才第二阶段!就是还有的救,快点想办法救救她!”说完又把目光投向床上痛苦挣扎嚎叫着的韩子菊身上。忽然,韩子菊脖子一挺,晕了过去。

  小千顿时觉得心头无名生痛,对依燃和毕柔说到:“刚才还说有办法,既然有办法为什么不赶快救救她!”这时依燃冷冷的开口说到:“只有一个办法能够救她。”小千眼睛里闪烁着光盯着依燃,想听依燃继续往下说,可依燃偏偏不再做任何声响,只是注视着一动不动的韩子菊。

  这时,毕柔接过依燃的话说道:“再找新的主人,用自己的映射之魂灭了韩子菊体内那黑蛟的反噬之魂,然而……一个主人只能有一个侍使。”

  小千听完毕柔的话后陷入了沉思:“不管怎样,韩子菊都跟我是一个学校的,虽然我们不是朋友,可韩子菊毕竟也是鲜活的一个人,有她自己的家人,亲人,朋友,有自己美好的生活和前途,不能就这么毁在黑蛟那坏人的手里,就算她再坏,也都怪黑蛟!韩子菊本身是无辜的,人生在世,哪有不犯错误的,不行!不能放弃韩子菊!依燃已经有我做侍使,所以没有办法对韩子菊施救,那么!那么!”

  想完这些,小千的目光投向身旁架子上托盘里的剪刀,于是豪不犹豫的起身拿过剪刀,对准自己露出来的胳膊后紧闭双眼,狠命的就朝着自己的手臂扎去!

  就在这时,小千感觉到剪刀持力后凭借着记忆中韩子菊的方向,立刻将手臂伸过去,可是,疼痛感并没有袭来,当小千睁开双眼的时候发现剪刀正正的扎进了毕柔的手背之中……小千见眼前这一幕,立刻看向毕柔。

  只见毕柔微微的皱了皱眉头后,对小千说到:“傻丫头!”然后立即拔出剪刀,转身将手移到了韩子菊的头部上方,边把自己手背上的血滴进韩子菊的嘴巴里,边轻声的说到:“先不说你的血管不管用,就算管用,你觉得就凭你个黄毛丫头现在的力量能够斗得过黑蛟的魂吗?再则,你别忘了,你要全力以赴的修炼,好独自去闯那龙魂塔,这是重要的事!依燃千辛万苦的寻得摄魂珠,找到你,保护你,你怎么可以这么不对依燃和颜姬负责……”说到这,毕柔开启龙印,映射出自己的色魂打进韩子菊的脑门。

  小千一脸惭愧的看向毕柔和依燃,又看了看躺在病床上不省人事的颜姬,弱弱的轻声的说:“毕柔……”毕柔一听,立刻打断小千认真的说到:“人一定要救,毕竟是我们把你们卷进来的,还有,我只是为了依燃。”说罢,毕柔又若有顾虑的说道:“待韩子菊醒来之后,切不可告知韩子菊成为我之侍使一事,以免后患。”

  同一时间,破旧的小楼顶,何雅带着面具,手端波皿,故意压腔的声音对着跪在自己身前连声道谢感恩的阿坤等人说到:“虫嗜虽然已经解除,但副作用却不易消,现在给你们发药,每天喝一滴,不许多喝,一天也不可以落下,十日之内便可彻底。”说罢,便让两名手下为大家发药。待药发完之后,带着手下走到护墙边,先后跃下小楼……

  何雅独自一人回到了铁房子,见本已有伤在身又助攻了一天的任拓正坐躺在铁椅子上睡的鼾声直响,于是,轻步来到了“病房”,见依燃和小千正看着满脸汗珠的毕柔,而毕柔则腹部带伤头亮龙印的盘膝而坐,双手紧合,何雅惊讶的问向依燃:“为何毕柔要在这练智?”见依燃不做声,小千把何雅拉出房间后把刚才发生的事告诉了何雅。

  何雅听后气愤的说到:“不论好与坏,弑主之人定是极其阴恶的!诶………”

  此时的毕柔脸色苍白,嘴唇没有一丝血色,忽然床上的韩子菊猛的一口黑血咳出,毕柔应声瘫软在地。小千何雅闻声回到房间,见依燃将毕柔扶起,韩子菊再次醒来,依燃示意何雅将韩子菊身上的铁链松绑掉。

  一个小时后……

  韩子菊跪在床上,一脸诚恳的说道:“谢谢!谢谢大家救了我,廖黎千,毕柔我对不起你们!”说完,眼角落泪看向颜姬又接着说道:“还有颜姬,对不起!”依燃依旧面无表情,小千则一脸欣慰的看着韩子菊,毕柔虚弱的说道:“既然此事已经了结,韩子菊你以后要努力学习,珍惜生活才是!不要再混日子了。”听罢,韩子菊诚恳的点了点头。

  何雅则一往之前的鄙视了眼韩子菊,扭过头去一言不发。毕柔接着说道:“韩子菊已经脱离了危险,我们是不是该送她回家了?”正当小千对毕柔一反常态的语术赶到疑惑时,何雅转回亮起了龙印的头,手指缝里夹着一只小针来到韩子菊的床边,用夹着小针的手轻轻的拍了下韩子菊的脖子,说道:“你该回家了。”话音刚落,韩子菊眼睛一翻便倒在了床上。

  何雅见况,将韩子菊扛到了自己的肩膀上,对依燃、小千还有毕柔告辞准备带着韩子菊离开,这时,依燃开口对何雅说到:“波皿可否给我。”何雅闻声这才想起波皿还在自己手中,于是并没有对依燃做任何过问,立刻再次开启龙印,凝出波皿交到了依燃手里,然后扛着韩子菊走出了房间。小千见何雅离开,出门相送,一直送到何雅扛着韩子菊的身影消失在楼梯转角后才关好铁门回到了“病房”。

  毕柔见小千回来,虚弱的说道:“颜姬已经救回,黑蛟也已被韩子菊干掉,眼下的问题是,颜姬的身体机能严重受损,是否该考虑进一步治疗。黑蛟虽已被干掉,黑龙王感应不到黑蛟的龙印,定会继续派人前来对小千不利!我们必须想好充分的应对之策,不如我们再次转移。”

  听完毕柔的这一翻话后,依燃立刻开口说到:“黑蛟之事我来处理,时间已经不多,暂且不必转移,我们搬到这里住下便可。”说罢,拿着波皿走出房间朝着任拓走去。

  任拓听见有脚步声向自己走来立刻止住鼾声,睁开眼睛看到此时依燃正蹲在自己身前捡着地上黑透了的,食腐兽齿的碎片,便立即蹲下与依燃一同开捡。

  “病房”里的毕柔对小千说到:“一会儿就把你家现在的东西全部搬到这里,这里会比你家更安全些,还可以照顾颜姬。”小千边重重的点头边回应毕柔到:“嗯!”于是二人开始探讨起了小型搬家计划和布置方案。

  另一个房间里的依燃见碎片已经全部捡进波皿之中,便开启龙印凝出一柄短刃,用刀柄的末端将波皿之中的碎片全部捣成了粉末。依燃用任拓帮忙从“超市”里找来的塑料袋将波皿的口严严实实的封住之后,揣进怀里走出房间,看到小千跟毕柔一脸正经的不知道在讨论着什么,无暇顾及,直奔铁门离开铁房子。

  依燃刚走出楼宇门,看到楼下毕柔的车后愣在原地片刻,然后边向小区门口走去边在心中叹到:“有机会得学车。”依燃钻进停靠在小区门口等活的出租车里,“城西郊区水口方向。”依燃冷冷的对司机说道。司机一听惊讶的说:“小哥,这么晚了跑那么远……”还没说完,就看到从车后座递过来的一沓钱……

  出租车停靠在野外公路旁,依燃下车一路跑进树林,见差不多,原地开启龙印凝出短刃,在一颗树下开始挖起了坑。

  坑挖好后,依燃从怀中掏出封好的波皿放在坑边,然后起身在周围又割了些杂草,借着月色快速的将杂草编扎起来。

  依燃对手中编制好的小草人仔细的观察了一翻后将草人放到一旁,接着拆开了波皿的封装,将碾好的黑色粉末全部倒在手心,而后闭起眼睛在心中默念一阵之后一道龙脉闪出,在托着黑色粉末的手中凝出一只暗发着银光的魄凝。

  只见此时依燃手中的魄凝迅速变黑,由原来暗发银光变成了黑森森的黑光,紧接着依燃将这只“变异”的魄凝打入小草人之中。所有操作完成,依燃将“加工”好的小草人塞进波皿,将重新封装好的波皿放入深坑之中将土添回。依燃起身注视着填好的坑,自言自语到:“但愿能够多争取些时间。”便转身离开。

  韩子菊慢慢的张开眼睛,环顾四周后发现自己正坐在自己家的门前,在快速的回忆了一遍之前的种种以后,起身从兜里掏出了钥匙。门一开,继父的鼾声传来,韩子菊踮着脚轻轻的走进了自己的房间,插好门后开灯扑倒在自己的床上,脑袋里又开始回想着之前的种种……

  不知道过了多久,韩子菊忽然面无表情的从自己的床上坐了起来,接着下床走到学习桌前蹲下身子掏出了那只铁盒子,然后从铁盒子里拿出了装有红色药丸的感冒药盒,毫不犹豫的打开取出两颗药丸扔进了嘴里。

  片刻之后,韩子菊药劲儿上头,一脸痴相的躺在了床上:“咯咯咯”的笑了起来……

  第十八章完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