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男公主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31。男人不该是这个样子

男公主 青酒煮月 2044 2020.06.30 17:36

  这几天,夕月的天气越发的热了,虽然不似之前那般闷热,一整天也见不到几丝风。

  夕月边城自从蛮族将军鸵齐渝带着人离开后,算是不攻自复了。

  收复了边城,本该高兴的夕琰将军并没有一丝喜色。

  自己的王妃虽然并不得自己的喜爱,可毕竟名誉上还是自己的王妃,陌豈被送入军司坊很显然是被人算计的。

  既然连自己的王妃都敢算计,且算计的还那么彻底,那么下一步恐怕就要对自己下手了。

  这次出兵,自己这边因为陌豈的误打误撞出现了戏剧性的结束,可三妹与赤炎将军两路兵马却没有自己这么好运,二人带军刚赶到地方就遭受到雪人两部落的强烈阻击,导致两路人马损失惨重,夕星岚更是受伤兵败逃窜。

  吩咐全军立刻向着雪人两部赶去。

  如果这次出现太大伤亡,回去后夕琰真的很担心……

  ……

  …………

  ……

  “主子,只要您一句话,凤东就算拼了这条命也会护送您离开!”

  苗凤东眼神内带着强烈的坚毅。

  一直趴在床上的陌豈,找了个舒服的角度轻轻的翻了个身。

  五十大板留下的创伤几乎要了他的小命,经过近一个月的修养,还是不能下地自由活动。

  “沃日她个仙人板板的,下手这么狠……小东哥,咱们能不能别一口一个主子的?说好了以后兄弟相称,你这样还怎么快乐的交流?”

  “……不!”苗凤东快速的摇了摇头:“我本是一个带罪的杂役,是主子为我去掉了罪名,并赏识苗凤东……”

  “行了行了……又煽情!”

  陌豈呲牙咧嘴的再次翻了个身:“离开是肯定要离开的……

  只是现在还不是时候,待我的伤势彻底好了在想办法离开……”

  就在两人还想聊些其他的时候,房门突然被打开,一位四十来岁,肥胖的几乎失去人形的女人扭着名副其实的水桶腰走了进来,身后还跟着几个歪瓜梨枣,表情凶狠的男人。

  “豈王妃,你伤养的差不多了吧?”

  胖女人眼神鄙夷中带着一丝火热。

  “最近可是有不少大人物想要见见你这个绝世祸水的三公主的,如果你在不接客,某家可是要对你家法伺候了!”

  “猪大嫂,你看我像是已经复原的样子吗?”

  屁股大腿上可是还有不少血痂还未曾脱落,骨头现在还疼的不敢下地。

  居然现在就想让自己去接客?真特么没人形更没人性!

  “康复不康复那就让某家来看看好了!”

  胖女人伸手就要去扒陌豈的衣服,突然被一颗鸡蛋大石子砸在手腕上,胖女人发出杀猪般的惨叫。

  “给我打死这个贱奴!”

  胖女人恶毒的看着苗凤东,那样子生吞了他都不解恨。

  “住手!”

  陌豈历喝一声,咬牙忍着痛从床上爬起来。

  “你不就是想大爷去接客吗?”

  “如果你敢动他一根毫毛,我就让你知道什么是生不如死!”

  不论自己能不能办到,陌豈觉得还是要说些场面话来为自己壮胆,再有就是比一比看谁说的狠话更狠。

  怎么说陌豈的身份也曾经不简单,再有就是夕琰并没有声明与陌豈就此合离,这让陌豈的狠话增加了不少威慑力,把胖女人吓的愣了一下。

  不是说她怕陌豈,而是夕琰在整个夕月国内所有人内心中都是一个不可招惹的存在。

  “你去安排一下,就说我陌豈将在五日后出台……另外送些笔墨纸砚过来我有用!”

  既然逃不掉,索性先这样吧!

  不过想要我那啥是不行的!

  就自己这小身板,真心经不起那些如狼似虎的女人折腾。

  更何况还是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带伤人?

  万一碰到一个如刚才那个女人般肥胖的恩客发起疯来,陌豈觉得自己肯定会成为第一个被女人坐冒泡的穿越者。

  笔墨纸砚是被苗凤东流着眼泪取回来的。

  “你哭个甚?”

  “想让我接客,那也得有人有那个进我房间门的能耐?”

  说完,接过苗凤东端来的笔墨纸砚,就开始磨墨。

  毛笔字陌豈会写,只是不知道与这个世界上的文人墨客有多大的差距,反正陌豈穿越前在他们村,毛笔字是写的最好的一个。

  苗凤东看着陌豈忍着痛,呲牙咧嘴的样子,有心想去帮忙,却不敢伸手。

  他只是一个只认得自己名字的文盲,漫说是磨墨,就是铺纸估计都铺不好。

  这个世界上的纸看的陌豈只想吐。

  粗糙的有些划手不说,一滴墨汁滴上去能变的比自己的手指头还粗。

  “也不知道别人是怎么用的?”

  看着眼前的纸无法书写,陌豈直皱眉。

  还想着来一个想要进门先对对子的战术来让那些打自己主意的人知难而退呢。

  这下难办了!

  这个世界是有对联的,之前陌豈见过。

  “主子,这纸似乎需要使用一种叫油酱的东西刷一下才能用……”

  苗凤东看出来自家主子在为写不了字发愁,就小心提醒了一句。

  “啥?……这纸居然不是成品?”

  “奶奶的!”

  陌豈气的扔掉毛笔一屁股坐在椅子上,刚坐下再次以几倍的速度站了起来。

  “嗷……疼死我了!”

  屁股上的伤还是不能坐啊!

  “去找一个会写字的人来!”

  自己写太麻烦了。

  在军司坊内,为了让他们这样的人能够最大可能的吸引顾客,让她们多掏腰包,这里的男人会被特质培养的。

  琴棋书画,舞曲儿,甚至包括各种花哨的兵器舞,都有人教。

  苗凤东不一会就带着几位阿娜多姿,香味刺鼻的男人走了进来。

  “吆吆吆!秦王妃弟弟居然能接客了,那以后哥哥可是要做冷板凳了呢……”

  陌豈还没开口,走在第一位,身穿花蝴蝶裙,没有一丝男人味的男人就阴里阴气的来了这么一句,紧跟着其他人也多多少少的要说那么一两句让陌豈想要杀了他们的话。

  “唉……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

  男人被训成这般模样,让陌豈苦闷的同时,也在心里发出一声震彻环宇的怒吼。

  “男人不该是这个样子!”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