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高武世界 我穿越到了假地球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25章 赤果果的偏袒(求收藏!)

我穿越到了假地球 芒果清影 2053 2019.09.16 22:44

  漆漆不免为难了。

  她知道铁虎已经被埋了,自然无法出来对质。

  但她不好说铁虎已死的事。

  毕竟你都已经开始用杀同会会员的方式解决问题了,那还来找我这个会长干嘛?

  漆漆虽然缺心眼,但也是明白这个道理的,所以她找了个借口:“铁虎给了证词后,担心会遭遇顾高的报复,已经远走高飞了。”

  阮年匡嘴角悄悄勾了一下,道:“也就是说无法回来对证咯?”

  不等两人回话,他又道:“顾高可是公会的S级会员,是公会的骨干成员,你们没有十足的证据就敢控告顾高,这不是让我这个会长为难吗?”

  杨云旗瞪大眼睛看着阮年匡,却没有说话。

  因为阮年匡的武力值不是他能匹敌的,明明知道阮年匡是在偏袒顾高,他又哪里会当面顶撞?

  哪怕他要作死,也不会在别人的地盘这样作死。

  但缺心眼的漆漆听到这话却不乐意了:“会长,你这是在偏袒顾高!”

  阮年匡道:“我都说了,顾高是公会的S级会员,而你们连A级都不到,你们两个加在一起也比不上一个顾高的战力。你们换做是我,考虑到公会的利益,在这个以实力为尊的世界里,相较两边的战力后,会如何选择?”

  他这已经是把偏袒顾高的理由赤果果地说了出来。

  归根究底,就是他看不起杨云旗和漆漆。

  杨云旗也知道,顾高身为公会的S级会员,占据公会的核心机密,而穆溪只是一个A级会员,相当于只是公会的一个高级打手,地位根本无法和顾高相提并论。

  可以说,在阮年匡的眼中,除了和自身利益关系密切的S级会员,其他会员都只是他利用的工具。

  他又怎么会在于工具对使用工具的助手有什么看法呢?

  漆漆还想咆哮。

  杨云旗连忙扯了扯她的衣袖,对阮年匡说:“既然会长为难,那我们也不打扰会长了,等我们成为S级之后,再来让会长为我们讨回公道吧。”

  他始终面无表情。

  说这话完全是为了麻痹阮年匡,要是说什么狠话惹得阮年匡不高兴,阮年匡可能不会让他俩安然离去。

  果然,阮年匡听到这话没有起疑,爽朗一笑道:“当然没问题,只要你们有了实力,本会长一定会为你们讨回公道。”

  杨云旗立即朝阮年匡微微点头,然后拉着漆漆离去。

  漆漆气鼓鼓的,还不想走,但被杨云旗硬拉着,也注意到杨云旗那凶狠的眼神,大脑一时被怔得空白,不由便跟着杨云旗离开。

  阮年匡目送着他俩离去,并没有阻拦,反而假惺惺地说:“不过你们放心,如果顾高真的捉走了穆溪,那我会和顾高商量一下,让他看在我的面子上放了穆溪,不管怎么说,穆溪也是我们公会的A级会员。”

  不管怎样,他作为上位者,面对手下的工具,终究还要装作仁爱的模样。

  正因为他这么虚伪,才会和乔公子惺惺相惜,让乔公子在滕海公会中拥有几乎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地位。

  杨云旗心里也像漆漆一样憋着火,面对阮年匡投来的“善意”,要假装客套地跟阮年匡说一声谢谢他也觉得恶心。

  但他为了能够活着走出这间办公室,还是做了一回让自己恶心的事,硬着头皮说了一声谢谢。

  不过他始终面无表情,故意让阮年匡看到他这副不想妥协但又不得不妥协的模样。

  阮年匡微微一笑,杨云旗的表现在他眼中非常合理,因此他并不放在心上。

  最终,杨云旗拉着漆漆有惊无险地走出了滕海公会。

  等出了公会,杨云旗刚松开拽着漆漆手腕的手,漆漆就狠狠地甩了个眼色给他,怒嗔道:“你干嘛拉我走?干嘛不让我和那个家伙讨要说法?”

  杨云旗也不客气,搞得谁还没有火气一样,同样狠狠瞪了她一眼:“你要是想死,现在就回去送死好了,我不再拦着你!那个阮年匡明摆着是在偏袒顾高,你要是跟惹恼了他,恐怕连活着走出那个办公室的机会都没有!我救了你,你应该跟我说声谢谢!”

  漆漆一怔,整个人都冷静了,难以置信地问:“你是说阮年匡也和掳走房东的事有关?”

  杨云旗没好气地白了她一眼,道:“要是阮年匡和这件事有关系,那你我刚才根本没有走出那间办公室的机会。”

  漆漆松了口气,但旋即神情低沉,头上的两只兽耳耷拉下来,一副委屈的样子,问:“那接下来我们怎么办?”

  杨云旗双眼微眯,道:“既然没人替我们讨回公道,那我们就自己去替天行道吧!”

  说完,杨云旗便在漆漆的耳边低语了两句。

  明明四周无人,但他就是觉得这个时候说悄悄话特别符合气氛……

  当天下午,整个滕海公会内便流出了传言,传言的内容就是铁虎的证词。

  而不久后,录下那段证词的录音便在滕海公会内流传出来。

  这一切的推手自然就是得到杨云旗指示的漆漆。

  杨云旗已经和漆漆兵分两路,因为漆漆对滕海公会的人比较熟悉,所以由漆漆负责散播流言,而杨云旗负责监视顾高。

  此时,杨云旗正在顾高的别墅外,悄悄监视着进出别墅的人。

  但他守了一下午,也没见顾高从别墅里出来,要不是他曾透过别墅的窗户看到过顾高的侧脸,恐怕他都要怀疑自己是不是走错了地方。

  在他四周都是镜世界的景物,这让他轻而易举就能藏匿身形。

  因为监视了好几个小时,也没有惊动到别墅内的人。

  这一守,就到了夜晚。

  繁星已经挂满天幕。

  受血魂夜啼影响的人群都已经归家沉眠,而还在路上行走的人都是到过薛婆河举行过仪式的人,当然也有一个人除外,那就是杨云旗。

  他并没有到过薛婆河,也不受血魂夜啼的袭扰。

  他依旧默默呆在镜世界的建筑里,监视着顾高的动静。

  就在这时,天空突然流光涌动,甚是绚丽。

  那是极光。

  但对宏世界的人而言,那是恶梦!

  三大灾之一的天灾来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