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高武世界 我穿越到了假地球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19章 你确定是跟我在同一个频道上聊天?!

我穿越到了假地球 芒果清影 2354 2019.09.07 20:22

  淇渊会哨兵举着刀,小心翼翼靠近到杨云旗身边,警惕着问:“什么人?”

  杨云旗抬起头,满脸是土,见这位哨兵自己正与认识,便咧嘴一笑。

  可现在他的脸沾满了土,一咧嘴露出满口白牙,反而有点吓人。

  哨兵以为是什么歹人,当即准备施法。

  杨云旗见状,急了,连忙喊住手,并抹去脸上的土,露出自己的原貌。

  那名哨兵也正好认识他,这才放下戒备,询问情况。

  杨云旗先是看了看自己腹部的伤,见伤口已经完全愈合,才开口述说这里所发生的事。

  当然隐匿了其中与玄木体质相关的一切内容。

  那名哨兵看了看天色,道:“天要黑了,你快跟我回哨所过夜吧。”

  杨云旗闻言一喜,自己正好愁着血魂夜啼的事呢,就有了落脚点,真是瞌睡了就送来枕头,于是他连忙跟上哨兵的步伐,连C级杀手的尸体都没空去摸。

  不过一个外出执行任务的杀手,不可能在身上带着什么值钱的东西,他自是知道这个道理,才不急着去搜查。

  一路上,他在查看自己的系统面板。

  看到玄木体质的界面下,所有点亮的玄木功法都齐齐升了一级。

  他不禁讶然,自己差不多将一整条树根给吃了,也才让四个功法各升一级,要是想让各个功法都一路升级上去,那岂不是终有一天要吃掉整个森林?

  想到这里他就有些难受,要知道吃木头的滋味可不好受,真的很难吃。

  突然,他意识到一件事,自己当时只是啃了一口,就让玄木剑法直接升到了3级、玄木身法直接升到了2级,显然其中的升级原理并非自己现在理解的这么简单,必然还有其他原因。

  看来以后还要多多实验一下,才能知晓这个玄木体质的威力。

  到了哨所,才刚坐下喝了一杯水,魔音就如潮水般袭来。

  哨所里只有两名哨兵,当血魂夜啼来临的一刻,他们两人都如喝醉的酒鬼,身体摇摇晃晃,一脸难受,只是挣扎了片刻后便昏迷了过去。

  一直在旁边看着这一幕的杨云旗瞪大了眼睛,简直不敢置信。

  这是血魂夜啼来了吗?

  为何我没事???

  他这时才想起玄木体质的一个功效:免疫一切精神攻击。

  自己一直关注着玄木功法,倒是把这一点给晚了。

  看来血魂夜啼是一种精神攻击。

  等等!血魂夜啼不是宏世界的诡秘吗?!

  本质竟然是一种精神攻击?!

  看来血魂夜啼不简单!

  发现这个秘密的杨云旗深深吸了口气,一种可怕的感觉瞬间让他脊背发寒。

  到底是什么样的精神攻击竟然蔓延了整个世界?

  还没有人知道其中的真相!

  这想想都让人觉得这个世界好恐怖!

  他强压住心中的震骇,走出哨所让晚风给自己冷静一下。

  但这下子反而让他更加震惊了。

  他抬头看着天空,看向天边两轮冉冉升起的月亮。

  宏世界竟然有两轮月亮!

  那两轮月亮还都是红色的!

  是我眼花了吗?!

  他再次深吸一口气,这点可没人跟他说过。

  按理说以哭脸面具男等人的修为,哪怕他们也会遭受血魂夜啼的影响,也不会没见过初升的月亮,但为何就没人跟自己这个见惯了一个月亮的穿越者说起过这件事呢?

  他盯着那两轮红月久久不语,直到整个人都觉得累了,才缓缓走回哨所之中,找了个位置躺下静眠。

  夜,寂静。

  杨云旗知道自己从今以后都不会再遭受血魂夜啼的袭击了,却没能高兴起来。

  这个新世界无时无刻都在冲击着他的世界观。

  这一夜,他做了个梦,但却是一个噩梦。

  梦中他受了重伤,断了一手一脚,仰天长啸,在他痛心疾首时,他感觉自己的脸被人用手指戳了两下,他一呆,然后被戳醒了。

  他睁开眼睛,看到一名哨兵正睡眼惺忪地蹲在自己身边,用手戳着自己的脸要将自己弄醒。

  此时,天已经凉了。

  哨兵还没睡醒,便拿着一张纸条递给杨云旗,说:“昨晚我们就用秃鹰,把你过来的消息传信给总部了,刚才总部的回信也到了,上面说你来得正好,就回去总部看看会审吧。”

  “会审?”杨云旗不解。

  “就是处罚犯人的会审,你回去看看就知道了。”

  “好。”杨云旗一口答应,换了套衣服,吃了早餐便独自前往淇渊会总部。

  淇渊会的总部并不在黑土森林,而是在和黑土森林连在一片的迷雾森林里。

  来到淇渊会总部,傻大个亲自过来迎接他,然后带着他前往会审的地方。

  杨云旗看到了会审的对象,正是夏家二少爷。

  而会审就像法院审案一样,淇渊会的人把夏家二少爷这么多年来所犯的罪证全都摆出来,直到夏家二少爷无力反驳只能认罪,然后才处死夏家二少爷。

  正如哭脸面具男所说的,淇渊会从来不杀无辜的人。

  行刑时,哭脸面具男让杨云旗亲自过来动手。

  杨云旗知道,这才是真正的投名状。

  已经杀过人的他,并没有对恶贯满盈的夏家二少爷手下留情,一出手便斩下了夏家二少爷的头颅。

  哭脸面具男走上刑台问杨云旗:“怎样?感觉如何?”

  他自是想知道杨云旗对这次会审和行刑的感触。

  杨云旗道:“还行。”

  哭脸面具男:“你就没什么想问的吗?”

  杨云旗:“嗯,有。”

  哭脸面具男:“那你问吧。”

  杨云旗:“天上有几个月亮?”

  哭脸面具男:“???”

  我要你问的问题是这种问题吗?!

  你确定是跟我在同一个频道上聊天?!

  但哭脸面具男还是恍悟过来,如实道:“两个。”

  他知道杨云旗来自镜世界,没见过两个月亮的奇迹。

  果然,这个回答让杨云旗深深吸了口气。

  看来当时真不是自己眼花,而且这件事对宏世界的人来说早是习以为常。

  哭脸面具男又问:“你就没有其他问题要问的吗?比如……”

  杨云旗:“嗯,有。比如你们看到的月亮是什么颜色的?”

  哭脸面具男:“……”

  他想掀桌。

  小子,你就不能好好提问吗?老是问这种弱智问题,是在逗我玩吗?

  他向一旁的傻大个摆摆手,道:“给他喂药吧。”然后转身离去,背影略显沧桑。

  临走前,他还多瞥了傻大个一眼,眼神中充满无奈。

  自己手底下的这帮都是什么人啊!

  但自己拉的队伍,跪着也要走下去……

  傻大个露着满口黄牙,笑嘻嘻地一把抓住杨云旗,举着一枚药丸硬要塞进他的嘴里。

  杨云旗急了,他知道自己的问题在哭脸面具男面前出现了什么不好的误解,立即挣扎着傻大个的束缚,歇斯底里地说:“放开朕!朕没疯!朕不吃药!”

  他冲着哭脸面具男的背影大吼:“你还没回答朕的问题呢!”

  哭脸面具男闻言,继续远去,头也不回地说:“黄白色的。”

  杨云旗整个人顿时愣住了。

  为何我看到的是一双红月亮?!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