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武侠幻想 宗门乱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章 传功

宗门乱 月下云 2820 2018.03.14 03:50

  天玄宗在凤云山上也种些田,但山上能种粮食的土地有限,他们隔个三两天还是需要到山下的镇子里购买一些食材。背着大箩筐上下山也是个辛苦活,又没有什么油水,自然没人愿意干,陈鹤轩来到伙房没多久这活就落在他身上,现在陈鹤轩就要下山采购。

  山脚下的南远镇本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小村庄,后来天玄宗强盛,武林各派竞相与天玄宗来往,受其影响,小镇也慢慢变得繁华,如今的南远镇街道上车马粼粼,人流如织,街道两旁茶楼、酒馆、客栈、当铺、裁缝铺、药铺、铁匠铺、驿站,吃穿住行样样俱全,自然也少不了一些散金销魂的场所,镇上很多店铺是一些武林门派开设,一来可以增加收入,再来还可以做联络处,天玄宗在镇上也是有酒馆客栈的生意。

  陈鹤轩来到镇上想着萧成渊的嘱咐就先奔刘大娘家去,来到刘大娘家院子门口,喊道:“刘大娘——在吗?”喊了三声。从屋里走出一个姑娘看到陈鹤轩挤满走近笑着道:“轩哥哥你来啦,我娘上街去了。”但见这姑娘身穿的是绣有双蝶的罗裙,娇美的脸上,未施粉黛,秀眉如柳弯,恰如一朵野花,恬淡而幽雅地沐浴着芳春。

  陈鹤轩对刘大娘家倒也熟悉一年受萧成渊的指示也要来个四五次,但他每次都是将钱交给刘大娘,也不多坐就离开。对于这个姑娘更是没好意思仔细瞧过。他今天看了那姑娘一眼,可这一眼竟像是被勾去了魂儿,他感觉世界黑暗了,他的眼前,只有这道最美的风景。

  “嘿,轩哥哥进屋坐会吧。”

  “哦——好好,你这衣服真好看。”陈鹤轩回过神来感觉到自己有些失态,低下头随口说了一句。

  两人走进屋中,姑娘引着陈鹤轩在左侧坐下。刘大娘家生活的在普通百姓中还算不错,屋子中间放着条几、八仙桌子,两边各放着一把圈椅,椅子上还铺着红布椅垫。

  “霖铃姑娘,刘大娘要多久回来。”陈鹤轩问道。

  “刚出去没多久,要过一会儿吧!”霖铃倒了一杯茶,放在陈鹤轩旁边的桌子上。

  陈鹤轩在这待着也实在没什么话可说的,只觉得很局促,手足无措。就将钱袋拿出来放在桌子上,说道:“等刘大娘回来把这个交给她。我就先走了,还要到街上买些东西。”说着就站起身往外走。

  霖铃也没有挽留,就陪着陈鹤轩往门口走,“你在街上没准能碰到我娘。”霖铃说道。“嗯,霖铃姑娘不用送了,回屋去吧。”

  “你以后就叫我霖铃好了,姑娘姑娘的多生分。啊——”霖铃突然惊呼一声躲向陈鹤轩身后,只见门口撞进一男人,看上去有五十多岁,面色青黑,嘴唇发紫,看着衣着道也华贵,但上面已满泥土还有一道划开的口子,似乎伤到了皮肤渗出了一些血迹,那人是速度很快却跌跌撞撞,走进院门险些趴在地上,喘息着对着两人人说道:“请两位帮帮我。”霖铃是个热心肠姑娘,也没有多问,就让陈鹤轩帮忙把此人扶进了屋里。

  “我去给你叫大夫吧?”霖铃看着那人伤的不轻就问道。

  “不不不,不用了。”那人紧张的急忙说道,“嗯。。。麻烦姑娘给我拿些可充饥之物,我休息片刻就走,恐怕那帮恶人一会儿又要追到这边,呆久了怕会连累你们。”说着随手从胸前拿出一锭银子递给霖铃。

  霖铃忙摆手说道:“不必这样,我先给你拿干粮去。”转身就奔厨房去了。那人将银子放在了桌子上。

  “什么人在追杀你?”陈鹤轩看着那人问道。

  “嗯。。。我是一个药材商人,到天鹰派送药,谁知他们用过药之后说我的药有问题,害死了他们几名弟子。跟我来的随从都被他们杀害了,我拼命才逃了出来,已经两日,他们还是穷追不舍。看来不杀了我,他们不会罢休。”说到这那人叹了口气。

  “天鹰派我听说过,是一名门正派,听说掌门白苍慕大义凛然,嫉恶如仇,功夫甚是了得,在武林中很有威望,对门下的弟子管束甚严该不会做出这种事,怕是有什么误会吧?”

  “唉!这我也不清楚,你也是武林中人?”那人说完咳了两声。

  “我是天玄宗的弟子,江湖上的事情也听说过一些。”此时,刘大娘慌慌张张的走了进来,看着那人怔了怔说道:“外面一群凶神恶煞的人在找人,莫不是找他?”刘大娘把脸转向陈鹤轩。那人急忙起身说道:“我要走了。”刚走两步就手扶着桌子剧烈的咳了起来,身体就要滑下去。陈鹤轩急忙过去扶着你那人说道:“我带你去天玄宗吧,或许可以帮你。”那人没有回答,陈鹤轩将他背起来。

  “你们从后门走。”刘大娘说完引着二人往后门走去,陈鹤轩对镇子里的道路倒也熟悉,出门后找小路出了小镇直奔天玄宗。陈鹤轩背着那人走道半路,那人突然紧张说道:“停,你看远处那些人,就是他们没想到,他们已经拦在这里。”

  陈鹤轩看着远处那些人,个个手持利刃,左顾右盼。只见有一人向他俩指了一下,所有人就向这里跑来。“你把我放下你走吧,免得连累你。”那人说道。陈鹤轩没有吭声,转身向路旁的树林跑,陈鹤轩虽然功夫不行,不过这些年在天玄宗做苦力,体力还是不错,又加上他对这边的地形熟悉。左拐右转跑了半晌两人跑到了一个山洞里,陈鹤轩放下那人喘着粗气说道:“这里是我有一次砍柴时无意发现的。在这密林深处少有人来,那帮人应该不熟悉这山里的情况一时半会不会找不到这里,休息一会儿,我们再找路上山。”

  那人靠着洞壁看着陈鹤轩说道:“我走不了了!我已经身中剧毒,本想着可以甩掉他们再用内力逼出体力的毒。但刚才在路上我感到这毒已经侵入我的五脏六腑,最多也就能活一个时辰。”

  陈鹤轩疑惑的看着那人,那人继续说道:“我也不在瞒你,其实我就是天鹰派的掌门白苍慕,去年闭关修炼,就让我的大弟子李啸季暂管门派事务,前些天我出关后听说这个不肖之徒竟然在我闭关期间认识了一个妖艳女子,不知怎么蛊惑的他,竟然做起了奸淫掳掠,欺压良善之事。最可气的是,他看上当地一户人家的女儿,人家不从,竟残忍杀害了那姑娘的父母,将那姑娘掳了去。我本应杀了他,但又念及多年师徒情谊,之前对我也是极其的恭敬孝顺,就一时心软,决定废其武功,将他关押起来,以观后效。怎料他和那妖艳女子竟然勾结了几位堂主造反,在我饭菜中下毒,趁我中毒后,带人杀了我的妻子和一些忠诚的弟子,我拼死逃了出来,想着找个安静的地方运功驱毒,然后去青虚山上的葛家山庄找我女儿,那里的庄主葛道丁是我的挚交好友,到了那里后再做打算,怎奈他们一直穷追不舍,后来来到这里就遇到你们。”白苍慕怔了怔眼中似乎有些泪光又继续说道:“或许命该如此,可叹最后却不能见我女儿一面。”

  陈鹤轩在一旁认真听着,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白苍慕沉默了一会儿,道:“对了,我一直没问恩人叫什么名字。”

  “我叫陈鹤轩”

  “陈公子,可否帮我办一件事?”

  “您说,只要我能做到我尽力。”陈鹤轩也不知道那人让他做什么,但他说不出拒绝的话,这些年因为这个性格,让他吃了不少亏,也为自己平添了许多麻烦。

  “葛家山庄与你们天玄宗也是有来往的吧!”

  “嗯,听说青虚山每年都会往宗里送丹药。”

  “如果你能见到青虚山的人请把这个交给他们,让他们把玉佩转交给我的女儿白晓月,这本书交给葛庄主,这是我一生在武学所悟”说着掏出一个玉佩和一本书递给我陈鹤轩继续说道:“天鹰派的事,我女儿以后肯定会知道,告诉她永远不要再回去,绝不可替我报仇,她好好的生活,我和他娘在九泉之下也就安心了。呵呵,我这一生醉心于武学,疏于对家人的照顾,如果我是一个普通的富家翁多好,也就不会又今日之祸,妻女也会过的快活幸福。”

  陈鹤轩听到这里也是一阵感慨,道:“如今天下动、乱世风日下、人心道德沦丧,富家翁也未必好过。”

  陈鹤轩说完白苍慕一阵的咳嗽,一口黑血吐在了地上。陈鹤轩急忙去扶白苍慕,手刚搭上白苍慕肩膀,白苍慕反手抓住他的手腕,突然陈鹤轩只觉脉门上一热,一股内力自手臂上升,他突然感觉全身无力瘫软的趴在了地上,白苍慕盘腿坐好伸出右手做剑指顶在陈鹤轩头顶的百会穴,陈鹤轩突觉顶百会穴中有细细一缕热气冲入脑来,慢慢散遍全身,那热气愈来愈强,身体像要爆炸一般,如此变故陈鹤轩本想反抗可身体没有一丝力气。就听这时白苍慕说道:“别怕,我已将死,我希望我的内力能在你的体内延续。”陈鹤轩痛苦的说道:“白掌门你这是害我啊,天玄宗从来不许门下弟子修行其他门派武功和心法。”

  “我只是将我内力传给你,又非心法招式。你大可放心,只会对你以后的修行有益,我的功法虽然不及你们天玄宗的宗主长老,但你得到我内功后你的内功在天玄宗大抵长老之下该无人能及你,以后成就就看你的造化,这也算我对你的报答,也算了却我的一桩心愿。”又过一会陈鹤轩在无法承受就昏死了过去。

  等陈鹤轩苏醒过来,身体的疼痛感已不在,反倒是全身舒畅,感觉体内有着一股强大的力量。想到白苍慕,他急忙起身去看,但白苍幕已经死去,就在给他传完功后。陈鹤轩突然有些悲伤,或许是自己体内传承了白苍慕的内力,也或许是之前听说过一些关于白苍幕的种种狭义事迹,称得上是一位大侠,大风大浪都度过了,却死在了自己亲传弟子的毒手下。

  陈鹤轩抱起白苍慕的遗体放到洞外,用木棍和手在洞外挖了个墓坑将白苍慕遗体掩埋又在洞内搬出了一块长石放在坟上,本想刻上白苍慕的姓名,但奈何没有工具,只能作罢。

  此时天色已暗,陈鹤轩又在坟前跪下磕了三个头,就起身回天玄宗去了。

12.15~12.31年终盛典开启

得战力返点币,邀你见证诸神之战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