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悬疑灵异 灵异鬼怪 正统茅山传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八章吓人的鬼画上

正统茅山传 抽烟地男子 3086 2018.08.11 03:48

  “小雪,咱到医院了。”

  “嗯。”

  王守义大手捏着两太阳穴凝了凝神,转过头冲着林雪一阵傻笑,刚才那一事真能吓死人,还好没撞到人,不然王守义下半辈子可就算交代了。吓得王守义十分钟能到医院的路程楞是龟速慢慢开了半个钟头。

  下了车,帮着林雪推开车门搀扶下来。林雪那小巧玲珑的身材,王守义估摸着一只手都能扛起来,但是这是不切实际的,总不能扛水般扛个人在医院乱逛吧。

  “义哥,我崴了脚看什么科好。”林雪酥酥的声音吐的王守义心里说不出的麻麻感。

  王守义皱着眉头看着林雪的脚踝说道:“小雪,你脚崴的严重吗?是不是很疼,很难受。”

  这年头,女孩儿穿的高跟鞋是越来越高,也不知道垫这么高有什么好,非得要比过男生的身高吗?

  “刚开始很疼,现在好多了,应该没多大问题,但还是稍微有一点不舒服。”

  “这样啊,那我们看外科吧,你又没骨折。我就不带你去骨科看了,哈哈哈。”王守义开了点小玩笑说道。

  他不知道哪里记得看来的,女人比较喜欢幽默风趣的男生,所以和女生聊天时不时地要讲点笑话。

  只不过说笑话不是他的特长,讲那么一点冷笑话的能力还是有地(di)。

  “好的,那我们就去看外科吧。”女孩有些腼腆,低着头。

  就像诗经里说的那样:手如柔荑,肤如凝脂,领如蝤蛴,齿如瓠犀。螓首蛾眉,巧笑倩兮,美目盼兮。

  王守义哪里亲身体验过这阵仗,二十几年老处男的他一碰到林雪的肌肤,就跟做梦似得,飘飘然的脑袋晕乎乎的就连道儿都得林雪领着走。

  王守义搀扶着林雪,一门心思想着林雪怎么怎么漂亮,林雪是怎么怎么温柔,声音是怎么怎么甜,真想搂着她的腰,一眼扫过女孩儿雪白的大长腿,口水都差点啪嗒啪嗒滴上去。

  王守义由于是人生第一次和女孩儿近距离长谈,所以格外的卖力和热情,这千年难得一次的机会,不不不,应该是这辈子最后一次机会,绝对要牢牢把握住,像那谁说的,俺要握住命运的咽喉,不,俺可以捏碎他的脑袋。

  搀扶着林雪到了医院,先是让林雪填了门诊病历本,搀扶着送林雪到椅子上坐着,挤着长龙帮着排队挂号,等挂完号差不多也是半个钟头的事儿,这期间难受的等待,把王守义等得上蹿下跳的像只猴子,难受得屎尿都差点憋出来。

  好在仅是半个钟头,要是像以前人满时排队等两个小时。王守义绝对要掏出两颗手雷炸他奶奶的。

  王守义搀扶着林雪来到外科,领了排队号。

  呵,好家伙,两人往着外科这里走,还没到外科门诊门口,这人群就已经挤满了整个楼道,两人就只能在楼道外傻眼地干站着不知所措。

  看来今天注定得慢慢熬了,王守义拿起手里的排队号,仔细一瞧,赫然写着238号这几个字,居然是238号!

  在医院真是人不由己,排完挂号队,你还得排门诊队。你说医院就这么大吧,人还特么巨多,就搞不懂每天生病的人为什么这么多,科学不是在进步吗?科技不是越发达吗?健康不是应该更有保障吗?怎么科学、科技越发达,生病的人就越多。这让王守义不能理解。

  “下一个,58号。”

  “我我我,是我,大家让一让啊,让一下,谢谢了啊!”

  外科医室内传来一道喊声,叫喊下一位看病的人。

  “才轮到58号,呵呵哈哈。”王守义搀扶着林雪,又看了一眼手中的238号,嘴角一阵抽搐,面色不好,不是说没时间等,这等的时间也太久了吧,没个两小时甭想轮到你。

  王守义眼睛一转,换了个思路想,等的时间越长,你陪林雪的时间不就更多了吗,这不就是上天赐给你的绝好时机。这要是不把握住,那真可以说是蠢到家了。

  想到这儿,王守义又嗯嗯地点了点头。

  “轮到我们估计还要好久好久呢,义哥。”林雪脸色如纸般苍白勉强挤出一点微笑,看样子是真崴疼脚。

  “是啊,轮到咱,还得好久好久。要不我们回原来椅子上坐上一个小时再回来看看?”王守义挠了挠自己的头发有些急不耐烦,当然,不能完全表现在林雪面前,以免损坏自己的形象。

  与其站这里等,林雪的脚伤可禁不起站,还不如慢慢坐着休息一两个钟头再说,反正队伍老长老长了,轮到也是两小时后的事。

  “嗯。”林雪颔首低声道。

  “小雪,这天也不早了,肚子饿了吧。我去买点东西吃,你等等,我很快回来。”

  王守义想起豪车还没还,就找个借口搪塞过去,总不能跟女孩子说我要去还车吧,这样显得自己一个穷代驾多没面子。

  转念想想老板烂醉成的那个样子,应该是不能喝太久,这万一要耽误了老板的事儿,被他知道自己私自开车出来闲逛,敢情绝对是吃不了兜着走。

  “好的,好的。”林雪嘟着红唇,正儿八经地端坐着,要不是穿得太过风骚那绝对是完完全全一清纯淑女。

  王守义的魂儿又被林雪的大白长腿勾了一眼。

  刚起身要走,面前一幅挂在墙上的画吸引住了他的目光,他呆呆地站着不动,直愣愣地看着这幅画,林雪看着不对劲的王守义也顺着他的目光也看了过去。

  这是一副国画(就是用毛笔画的画)画长五米左右,宽两米,画边抹着金灿灿的金色,十分华贵。

  不用看就知道是医院花重金购买的镇院之宝。只不过用这幅画作为医院的装饰品的确是奢华过头,有些大材小用。

  这幅画是古代毛笔画的那种国画,画中百来个风格迥异的人物真不知出自哪位大师之手。能画出一百种不同风格的人物,那肯定是大师中的大师。

  画里有戴着逍遥巾似是明朝的人,有穿着长袍古代那种的读书人、有穿着马褂带着瓜皮帽留有辫子的清朝人,有头上盘着发髻插着发簪身着朴素的古代妇女,也有发髻高挽身段窈窕穿着旗袍的民国女子,还有穿着中山装的挺拔站立的男人,更有穿着衬衫的现代儿童……

  形形色色各种各样,有些人站着,有些人坐着,有些人在低头私语,有些人手里拿着书,有些人忙着自己的事情……

  里面人物画的极其精美,一笔一画栩栩如生,如临其境,这就不像是一幅国画,倒像是用相机拍出来似得逼真。可再怎么完美,它也是有点缺陷,它的的确确只是一幅用毛笔画出来的国画。

  令人诡异的是,这画里人物只有他们背影!

  这幅画画都是人,的,背影!

  百来个人没有一个人是转过身的,全部都是背影!这幅画王想要表达什么,它究竟是什么意思?

  画了这么多存在于不同时间段的人物,又为什么画存在于不同年代的人,的背影?

  王守义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是一点都不明白。

  这画实在是画得太诡异了。

  这幅画虽然画的很精美但给王守义一种说不出的感觉,这种感觉十分压抑,让他非常不舒适。

  一种下雨前,黑压压的乌云不断堆积时而几声轰鸣雷声的压抑感。

  这幅画勾想着王守义的回忆。盯了许久的王守义顿悟的刹那,一阵寒风吹过,王守义不自觉地打了个寒颤。

  他仿佛明白了一件事,这百来个人像是,都在十分努力地做一件事。

  他们似乎

  想要

  努力地转过头来!

  王守义想起自己曾经探望过蹲在监狱里的亲戚,这百来人的的背影就和他蹲在监狱里眼神空洞的亲戚一样。

  他那亲戚走路的背影和这百来人没什么区别,同样的没有生气,同样的死气沉沉。

  记得亲戚身上满是绝望和无奈,无尽的刑罚磨灭了他想要去看外面花花世界的欲望,看淡了一切似得,老老实实地待在监狱里用一双空洞的眼神盯着天花板,同时离去的还有那无奈和懊悔的背影。

  他们就像是被画在监狱囚笼中,他们的背影十分的孤寂,十分哀怨。

  王守义仿佛听到无数人在他耳旁不断地叹息,叹息再叹息。

  而画里的百来人现在只想做一件事!

  那就是转过头来!

  再看一眼这个世界!

  脑海里不断地闪过这个念头。

  两人呆呆地站着如同两个木头人,静静地不说话,他们的灵魂像是被一种魔力给勾了过去。

  而这个魔力却只是一幅国画。

  “年轻人,年轻人。”不知何来的声音传进王守义的耳朵里。

  那是一个老头的声音,是啊,一个老头的声音。

  王守义和林雪同时一个机灵寒颤,回过了神,这幅画实在是太诡异,单单看了看,整个人的魂魄仿佛被吸了进去。

  王守义顺着声音看去,那是一个老头。老头穿着绿色复古的解放军衣服,戴着灰色顶鸭舌帽蹲在地板正对着空气念叨着。

  “事不过三,事不过三,事不过三……”

  事不过三?什么意思。这老头精神是不是不对头。

  那刚才一句“年轻人”是谁喊的。

  

12.15~12.31年终盛典开启

得战力返点币,邀你见证诸神之战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