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繁城烟雨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七章 展 恒 雪

繁城烟雨 机令令 762 2019.04.28 18:42

  上官慧合作的最大经销商在厉城,今年还没有去厉城走访一圈,先露个面,顺便见一见展恒雪,上次电话里听展恒雪抱怨道的那个单子,也不知道这个死心眼一直专到死的丫头,有没有彻底放弃那个订单,上官慧最主要的是担心展恒雪安全的问题。

  厉城的西式餐厅里,展恒雪愤恨的切着牛排,上官慧在对面都能听到展恒雪切盘子的声音:“你最近不是在回访吗,怎么还这么大脾气?”

  “是啊,是回访,厉城一院,今年要进一个CT,这是一笔大单啊,我先知道了这个消息,先下手,拿下的订单几率肯定更大啊,但是那个主任,50多岁吧,每次去都占我便宜,不是摸我手就是上我大腿上摸一下,我现在叉子扎的不是牛排,扎的是那个老色鬼,我扎我扎我扎死他。”

  上官慧扑哧一声笑了:“是上次你给我打电话说的那个主任吗,这种老色鬼,你没有满足他好色的需求,给他再多好处,都没有用的,尤其是他们这个年纪,很要面子,你拒绝他,就是不给他面子,你还是放弃吧,厉城这么多家医院呢,你就盯上这一家了”

  “不甘心啊,我记得你去年也是遇到这样的一个老色鬼,你是怎么搞明白的啊,上官,你该不会是……”展恒雪打趣的问道

  “展,恒,雪,你想什么呢,不过,要是小鲜肉嘛,他不找我,我都想占占他的便宜呢。”

  我去年的那个老色鬼是当兵退伍的,军医出身的,有一次,他下班,他让我陪他到医院后面的一座山上走走,我也没多想,就陪他走了。

  我当时穿了一双白鞋,回家后,那双鞋都不能要了,他跟我说了他年轻时候一些事情,那些岁数大的老头老太太,最喜欢讲他们年轻时候的光荣历史了,先不说真假吧,但就是喜欢回忆过去。

  反正听听就好了,肯定都是夸大其词的,我就顺着他说呗,他说什么,就捧着他说。

  顺便跟他说了我的童年,我这个被弃养的婴儿,养父母是怎么给我养大的,当然了,说的比实际要悲惨一些,说得越可怜越好。

  这个主任第二天主动找我签的单子,你也可以试试,不过这个办法不是对谁都有用的啊!”上官慧想起来那件事情,笑的合不拢嘴了

  “厉害了啊,上官,你能坐上这个位置,真不是一般人盖的,这种办法,也就你想的出来,唉,我今年的第一个单子啊!”展恒雪的哭喊声弥漫散了整个大厅。

  西式餐厅里人多,但是静的很,她们两个人不知道,两个人的对话,都被沙发椅子后面的江北和谭建听了进去,江北是知道上官慧的行踪故意跟着到厉城的,顺道跟谭建聚一聚,在同一家餐厅吃饭纯粹是个巧合,江北看到上官慧进来的之后,就暗示谭建不要说话。

  “正好你在厉城,那个老色鬼主任,你在他身上拿下订单几率是很小了,有这个时间,不如想想办法,怎么把这个单子谈下来。”上官慧递给展恒雪一份材料。

  “谭建,小伙子挺帅啊,如果他企图对我不轨,我真的是心甘情愿啊,这个人是哪家医院的主任还是院长啊,这么年轻。”展恒雪问道。

  “我们都是自己找客户的啊,为什么你给我客户的资料呢,我今年跟下这个单子,业绩算我的吗?”展恒雪疑惑到

  “他是股东,繁城的雍沈医院的股东,今年繁城的几家三甲医院准备引进新的机器,这是我今年的目标,股东有五个,我也忙不过来,今年必须打通申城的市场,谭建是最近一年新入股的,专业方面,他不是很懂,但也不是好糊弄的,是江北拉他入股的,我没有那么多时间去跟他周旋,他是站在江北这边的,但是我们这边一个人不去联系也不是那么回事,你牢牢抓紧了。”

  上官慧又递给展恒雪另一份资料:“林红,谭建即将顶替她的位置,我猜以江北的速度怎么也得今年过去之后吧。”

  展恒雪嘴里嚼着沙拉,急忙咽下去:“这些,那你是用了多长时间,调查出来了,今年是不是要做的有点多啊,打通申城的市场,能不能放到明年的计划里啊。”

  “十天的时间吧,我接触林红十天,从她嘴里得知的一些消息,但不一定都是真的,只能是作为参考的信息。”上官慧没有回答展恒雪后面的问题

  林红的那张嘴里,十句里没几句是真话,甚至,上官慧怀疑有些事情是不是林红自己幻想出来的,例如……

  有些都是上官慧从江北的语气中听出来的,但是不能告诉展恒雪,和江北有过接触,和江北的签约条件,这样就真的如公司传言那样,名不副实,靠上床拿下订单了。

  最主要的是,上官慧不想破坏展恒雪对她的印象。

  “恒雪,今年公司年底会大换血了,不是我走,就是他们走,你一定要帮我啊!”上官慧握住她的手说

  上官慧站到这个位置,支持她的人不多,展恒雪是其中一个,而且是打心底里佩服上官慧的作风:“嗯,今年就让他们瞧瞧,他们干了一辈子都没拿下来的单子,我们是怎么做到的”展恒雪也举起酒杯,为了共同的目标

  上官慧和展恒雪离开了这家餐厅,留下的江北和谭建,还在互相盯着对方:“你想说什么,就说,不要拿那你那双长着女人的眼睛看我”这是江北经常说谭建的一句话

  “唉,我都已经被当成猎物了,还不打算和我周旋,别怪我不给你面子啊!刚才穿西装牛仔裤的那个女孩一进来,我以为是黎音呢!长得也太像了!”谭建明显的话里有话

  “你这个猎物还是等着狩猎者狩猎吧!”江北不理会他的调侃

  “我还挺奇怪呢,黎音爱你爱的死去活来的,怎么会主动跟你说分手呢。”谭建

  江北回忆起,当时黎音跟他分手的情形:“江北,我是女人,你是男人,你体内没有荷尔蒙吗,是我不够漂亮,身材不够好,还是什么原因?你告诉我?”

  “对不起!”江北低着头说,像个犯错误的大男孩一样

  黎音拿起上官慧的照片苦笑道:“你选择我,只是我长得像她,是吗?那你何必选择我这个替代品呢?你江少也有得不到的女人吗?”

  “再像也不是她。”江北自嘲道

  谭建惊讶道:“难怪?原来是这样!”

  江北点点头

  “论学识,论家庭,论外表,黎音可比她优秀多了!你真想不开!”谭建说着

  至少她对江北是真心实意的,不像那个上官慧,总是有目的性的接近。

  “感情不是那么算的!”江北说

  谭健摇摇头,感情这个东西,真的是一个愿打一个愿挨。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