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异术超能 跨时空天师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049. 苦撑,昏迷的两人

跨时空天师 Se芦笋 1 23 22702020.02.20 10:47

  南宫浅若的身体,还是被游戾先赶到,接住了,几个游戾再次包裹起南宫浅若的身体,但承托力不够,南宫浅若的身体还是继续下降了一小段距离,才停了下来。

  游戾卷着南宫浅若的身体,又要向前飞了,此时马十七已经飞到了,引雷剑开始冒出了闪电,马十七举起引雷剑对着包裹着南宫浅若的黑雾。

  同时,有一只游戾从马十七的身后贴了上去,马十七瞬间感觉到一股瘴气,从游戾贴着的地方直接涌入自己的身体。

  马十七立刻有种头晕目眩的感觉。

  同时,马十七体内那股暖流,又开始涌动了,马十七登时感觉到精神一震,眩晕的感觉减弱了许多。

  ——自从上次吞食了蛊雕的心脏后,马十七体内每个半个时辰到一个时辰,会有一股暖流从心脏一直散开到身体的每一寸。

  引雷剑的闪电越来越盛了,包裹着南宫浅若的游戾,一个个从她的身体脱离开,但并没有飞远,而是盘旋半空,距离南宫浅若身体的几米的位置。

  随着南宫浅若身上的游戾越来越少,承托力也越来越小,南宫浅若的身体开始往下掉。

  终于,最后只剩下两只游戾了,接着,最后的这两只也一起飞走了。

  马十七距离南宫浅若已经很近了,他一把飞上去,及时伸出一只手,抱住了南宫浅若的腰。

  然而,马十七需要同时控制飞行和引雷剑,御剑飞行根本承受不了两个人的重量,马十七的身体不停地下降着。

  最糟糕地是,被法术打散的那些游戾,又重新凝聚了起来,围绕着他们盘旋着,并且有两个游戾避开引雷剑,贴在了马十七身体。

  南宫浅若虚弱地睁开眼睛,看着马十七那弱小的身躯,在咬紧牙关苦苦支撑着。

  马十七还是落在了沼泽地里,他脚上的那把剑,陷入了淤泥中,而马十七的双脚,也慢慢地陷了进入。

  马十七弯着腰,抱着南宫浅若的手,也几乎陷入了沼泽之中,另一只手则高高举起引雷剑,一直在头顶旋转着——引雷剑上面的闪电,已经再次凝聚成一条雷霆锁链,围绕那闪着红光的剑刃,不停旋转着。

  “不要,管我,你,走……”南宫浅若虚弱地喊着。

  马十七不说话,他想把南宫浅若背起来,但是,他拿着引雷剑的手,也必须腾出来,才有可能把南宫浅若换到后背去。

  于是,马十七只能用力抬起抱着南宫浅若的那只手,把她抱了起来,“对,对不起……”马十七慢慢地站直身体,双脚陷入淤泥的的深度更深了,已经摸过了膝盖。

  马十七已经把身体彻底板直了,南宫浅若的身体被紧贴着他的身体,用单手搂住,但现在他不能动,否则南宫浅若就会掉下去。

  “抱着脖子!”马十七喊道。

  南宫浅若努力地抬起手,搂住了马十七的脖子。

  马十七体内那股暖流,这次持续的时间特别长,一次又一次地,来回地流动。

  所以,虽然已经有3只游戾贴在了他的身上一段时间了,可是,在暖流的流动下,马十七还能保持着清醒的意识。

  而且,这股暖流,被他紧紧抱着的南宫浅若似乎也感受到了,南宫浅若的意识,似乎清醒了一些。

  南宫浅若和马十七的脸,都红透了。

  南宫浅若的头耷拉在马十七的肩膀上,看到贴在马十七后背的游戾,她用着那无力的手,想把它驱赶掉。

  结果,那个游戾居然真的飞走了。

  然后,南宫浅若看到了一道闪电的锁链,原来,是马十七用手中的剑,把贴在自己身上的3只游戾都驱赶开了。

  马十七开始拖着沉重的步伐,一步一步地向回走着。

  ——雪初,雪初怎么样了?

  尽管他头上一直盘旋着近二十只的游戾,但马十七顾不了那么多,他只记得,刚才离开雪初时,有几只游戾贴在了她的身上。

  然而,马十七的行走的速度越来越慢了,不单单是瘴气使得他晕眩,更严重的是——

  需要一直维持着引雷剑的闪电,不断消耗着他体内的灵血,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马十七已经感觉到了一种耗血过多而带来的头晕。

  马十七本来红色的脸庞,已经变得苍白了。

  南宫浅若在刚开始的时候,还能察觉到马十七身上似乎有股暖流,但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意识又模糊了起来,并且越来越朦胧了。

  南宫浅若终于还是察觉到马十七脸色的异样,“你,走,两个,一起,都会死……”

  马十七咬着牙,“没,没事的!”

  南宫浅若的脑袋耷拉在马十七的肩膀上,她看着马十七那张对她来说,还是显得过于稚嫩的脸,突然想起了马十七见到她就说的那句话——“我喜欢你。”

  南宫浅若突然笑了,这句话,哪怕是苏游,也没跟她说过,南宫浅若问道:“为什么……喜欢我……”

  马十七说道:“不知道,反正,喜欢……”

  “我,长得,好看吗?”

  马十七喘着虚弱的气息,笑着说道:“好看!”

  “嗯,还有吗……”

  “没有了呀……”

  南宫浅若有些失望了,但她还是笑着,“就只是好看吗……”南宫浅若说着,她的眼睛慢慢闭了起来。

  马十七看了一眼南宫浅若,然后无力地抬头看着那些苍蝇一般萦绕着头顶的游戾——它们周围携带着一层厚重的瘴气。

  马十七停住了脚步,他的气息越来越虚弱,眼睛睁开片刻,又闭上片刻,头顶握着剑的手,盘旋的速度也越来越慢了。

  就在这时——

  马十七看到了一大片旋转的花瓣,这些花瓣,雪初打蛊雕的时候看到过——是雪初吗,她没事吗?

  马十七向着花瓣来的方向看过去,果然看到了那个说话又凶又讨厌的小豆丁。

  对于这个小豆丁,马十七很怕她,但却又很佩服她,甚至觉得她跟马老爷子一样,让人觉得心里踏实。

  这个小豆丁,正是雪初……

  那些花瓣向着马十七头顶的那些游戾打去,而这些花瓣似乎是游戾的克星一样,花瓣经过的地方,本来凝聚成型的团团黑雾,瞬间化作了一些黑色的粉尘,然后随着花瓣飞走了。

  那一团挥之不去的黑雾,就被这些花瓣卷起的风,一吹而散。

  随着游戾散去,浓厚的瘴气也慢慢散掉了,恢复了最初稀薄的状态。

  马十七举着剑的手,垂了下来,无力地松开,剑掉在沼泽地里,剑刃上的那条电蛇,不知道往哪个方向飞了出去,而剑刃的那股红光,慢慢散去了。

  雪初飞了过来,她大喊着:“不要两个都昏迷,我扛不动!”

  雪初的嘴巴还在动,似乎还在喊着些什么,但马十七已经听不见了,他什么都不知道了……

举报

扫一扫,手机接着读

扫一扫 · 手机接着看

公交、地铁随心阅读,新用户还可享14天限免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New客户端Windows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点击,起点中文网送APP下载福利

关闭浮层

起点中文网送APP下载福利,新用户14天限免权益

扫码下载APP领取

新版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