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神话修真 如意七十二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章 如烟

如意七十二 七十不二 2327 2019.11.02 18:00

  江忘川抱着虚弱的如烟走向村子,现在天已经黑了,村子里冷冷清清,除了几声狗吠,便没有任何声音,家家户户早已入睡。

  走在街上,江忘川在如烟的指引下来到了她的家。

  他抱着如烟还没走到门口,就见到一妇人正站在院前朝着这边遥望。走得近了,才看清那妇人的面容。只见她穿着一身素服,打扮的很朴素,年纪看着三十五六,如烟见到妇人,便挣开江忘川的怀抱,朝着妇人走去,轻唤了声:“娘。”

  如烟母女二人的眼睛就像是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一样,都是那么的大,清澈有神。

  江忘川跟在如烟身后,很恭敬的对着如烟母亲微微躬身,说道:“多谢姐姐的赠衣之恩。”

  江忘川见对方比自己顶多年长十岁,叫阿姨太老,便直接叫了姐姐。

  见江忘川对自己娘亲的称呼,脸色苍白的如烟还是忍不住抿嘴一笑,说道:“我管你叫哥哥,你管我娘亲叫姐姐,这辈分倒是神奇。”

  如烟母亲没心情与二人说笑,她见女儿脸色苍白,便皱着眉对二人说道:“我们进屋子里慢慢说吧。”

  于是,江忘川便跟随着母女二人进入了屋子里。

  看着一脸疑惑的如烟母亲,江忘川把今日的经历完整的讲了一遍。

  如烟母亲得知自己女儿被妖怪附身后,她的脸色立刻变得惨白,不知道是吓的还是气的,面露一丝紧张,说道:“村子里已经十多年没闹过妖怪了,小伙子,你实话告诉我,你的真实身份究竟是什么,你到底是人还是妖?”

  江忘川知道如烟母亲怀疑妖怪是自己引来的,但是他还不想暴露自己的身份,便斩钉截铁的说道:“实不相瞒,我的确是一个普普通通的人,但是我不知道自己为何会被埋在地底,也不知道自己为何没有死,并且在我被埋在地底之前,的确是被一块大石砸晕了过去,醒来后就发现了如烟。”

  见江忘川不像是撒谎,如烟母亲皱着的眉头才舒缓了一些,不过随即她又是脸色一沉,郑重的对江忘川说道:“看得出你有些特殊,常人被活埋是不会活下来的。而你今日刚出现就引出了妖怪,不管这妖怪是不是因你而现,我都劝你尽快离开这村子。不是我嫌弃你,而是为了你好,希望你能明白。”

  “我若离开,但是这衣服是如烟父亲的……”江忘川欲言又止。

  如烟母亲摇头叹道:“一件衣服而已,故人已逝,我也该断了念想了。”

  “既然如此,那我这便离开,你们母女的恩情,我以后会报答的。”江忘川转身就要走,却又被如烟母亲拉了回来。

  江忘川疑惑的看向如烟母亲,而如烟母亲的语气也温和了些,轻轻说道:“我说过了,我让你走不是嫌弃你,而是怕那妖怪会祸害村子而连累你。不过今日你就别走了,现在天色已晚,就在我家暂住一晚。”

  “这……我一个男人,你们……这不太好吧!”江忘川很是尴尬。

  看着江忘川这副不知所措的模样,依靠在小床上的如烟笑着道:“我一个女孩子都不介意,你一个大男人又害羞什么?”

  这时候如烟母亲从厨房里拿来几块干粮,对江忘川说道:“你应该很饿吧。”

  “咳……的确……”江忘川尴尬的挠了挠头,也不怕母女二人笑话,抢过那几块干粮狼吞虎咽的吃了起来。

  看着江忘川那夸张的吃相,如烟憋不住笑,而她的母亲则是一脸好奇,她遇见过妖怪,也知道修士,但还没见过哪个普通人被埋在地底可以不死的。

  “小伙子,你慢点吃,别噎着。”如烟母亲实在是看不下去了,便提醒道。

  江忘川将最后一口干粮吞下,嘴里含着干粮渣子,一脸讪然,口齿不清的说道:“我实在是太饿了,控制不住我寄几。”

  “我们家屋子小,今晚你和如烟就睡一张床吧,我守着你们。”

  听了如烟母亲的话,如烟和江忘川都不觉一愣。

  尤其是如烟,她万万没想到母亲竟然这么草率就让一个刚认识一天的男人和自己睡一张床。

  江忘川内心也颇为激动,暗想这个世界的人也太开放了。不过当他看到如烟母亲那一副绕有余味的表情,才反应过来,站起来客气的说道:“我怎么能和如烟睡一张床呢,我去睡厨房,我一个糙汉子有个地方就能睡,不挑!”

  他知道对方这么说只是给自己一个台阶下而已,哪有母亲随随便便就让自己的女儿和别的男人一起睡觉的。

  “那就委屈你了。”如烟母亲笑着说道。

  江忘川摇头道:“感谢你们收留我还来不及呢,这算什么委屈。”说着,江忘川便来到外面的厨房,现在天气不冷,随便找个地方就躺了下去。

  随即屋子里熄了灯,江忘川也闭上眼睛准备睡觉。

  熄灯之后,母女二人同床而睡。如烟母亲此刻心情很乱,握着女儿的手,说道:“你告诉娘,最近是否招惹了不吉利的东西,否则那妖怪怎么会附在你的身上呢?”

  如烟趴在母亲耳边,悄悄说道:“我一直在山上采药,并没有招惹过其他东西。今日那妖怪将我抓走的时候,我看见了它的模样。那似乎是一头狼妖,青色的脸,青灰色的毛,还有一双利爪。它当时是想攻击我来着,但是似乎有什么东西阻止了它,所以它只把我掳走,而没有伤害我。但是当时只有我和江忘川在场。”

  “也就是说,江忘川的身上有那妖怪所惧怕的东西?”如烟母亲怀疑道。

  但是如烟立刻否认:“他身上什么都没有,嘻嘻,他当时全身上下只挂着树枝……”

  “这么说来,那妖怪是惧怕江忘川此人了。这人太诡异了,我们母女招惹了他也不知道是福还是祸。”说到这,如烟母亲很是关心的问道:“你现在感觉怎么样?”

  如烟说道:“我现在已经恢复了许多了,只是妖怪刚从我的身体里离开时我很萎靡,很累,感觉很困,提不起精神,不过现在感觉好多了。”

  “那就好,睡吧,早点睡,好好休息。”如烟母亲替女儿盖了盖被子,眼神中流露出深深地慈爱。

  母女已经入睡,而江忘川却躺在地上翻来覆去睡不着。

  他悄悄地推开房门,准备就此离开,他不想因为自己而连累好心的母女。

  然而他刚离开院子,在街上还没走几步,却突然感觉头痛欲裂,脑海中有一道神秘的声音在呼唤着他,似乎在试图唤醒他。

  但是江忘川又听不清脑海里传来的究竟是什么声音,只感觉意识中有无数金色的光点在隐隐闪烁着,不知那金色光点是何物。

  他此刻盘坐在地上,闭上眼睛,用力的去感受那金光,忽然感到脑海中的神识似乎被刀割一般刺痛,顿时疼晕了过去。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