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体育 足球运动 守护这一片净土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二十 游戏,孩子们的足球

守护这一片净土 耳背的乐者 3278 2020.03.15 13:16

  常诚看着付彬,个子大约一米八,不算矮,但对于守门员来说,就不算高了。而且听黄竞说在青年队的时候付彬一直是主力,但是选拔时别人嫌弃他个子不高,选了另一个一米九几的高大门将。最后只能和黄竞一起去进修,主修守门员,成绩非常出色。不过这付彬长得眉清目秀的,典型的奶油小生,而且有一种天然的亲和力。这种人会暴揍别人?常诚不敢相信,但等听到付彬说话时,常诚就知道什么叫反差了。

  “你好,我叫付彬,本来是中国最好的门将,有人瞎了眼,所以只能当最好的守门员教练了。”

  够狂的,常诚暗暗想到,不过面上还是礼貌的回应:“你好,我是常诚,欢迎你来我们球队。”

  付彬跟随着常诚来到办公室。一进门,付彬就看到一块大白板,上面画着足球场,分明是一个战术板。白板翻过来是一个投影屏幕,天花板上吊着一个投影仪。办公桌上两台电脑,旁边一个书柜,里面放满了资料和足球书籍。

  “你这是会议室还是办公室啊,设施够齐全的。”付彬一屁股坐在桌子上。

  “这是我们球队的资料,你看看,球队现在有两个门将,我还想再培养一个低年级的。一共三个,你看可以吗?”常诚把资料递给付彬,顺便介绍一下球队的情况。

  “可以。下午训练我看看现在的两个守门员水平怎么样。”

  “好的。”

  两人正聊着,门推开了,黄竞气喘吁吁的跑进来,“你怎么提前来了?也不通知一声。”

  “我想先过来看看呗。难道你还要列队欢迎我么?”付彬一副无所谓的样子。

  “没事了,付教练在大门口让门卫通知了我,我就去接他进来看看,我们聊得很不错。”常诚打个圆场:“我又不打假球,还怕他打我啊。”

  “哈哈哈……”三人大笑不止,笑声中,谁都没想到他们将会是彼此一生的挚友。

  付彬看着球队的资料和训练方案,左手不停地敲着桌子,发出得得得的声音。常诚没打扰他,在一边静静地等待。黄竞耐不住寂寞,在电脑上打着扑克。

  “常教练,真想不到,你的训练方案很新颖,国内很少见,即像日本的又有点荷兰风格。不知道你是怎么弄出来的。不过你训练计划里几乎没有守门员训练,只有一点基本训练。”付彬抬头问道。

  “这就是找你来的原因,我手上有一些荷兰青训里有关守门员训练的资料,但我对守门员训练一知半解,之前想小学生练练基本功就好了,但是看过这些资料我觉得小学里也得需要守门员教练。从小经过正确的训练方式训练,会少走很多弯路。”

  “你真的是从荷兰弄来的资料?还有专门训练守门员的资料?”

  “对啊,我弄了一整套。还有日本的。”

  “你别跟我说你是网上找的。我可是个资深网虫,我都没找到。”

  “当然不是,我有朋友在国外,让他们帮忙弄的,不过这个是费耶诺德的,不是阿贾克斯的。听说阿贾克斯的训练体系更完善。从U6到U18的是一个整体,循序渐进。不像我手上的,只有费耶诺德U12的。”常诚十分惋惜的看着手上的训练计划:“我也只能结合球队的现实情况做出训练方案。”

  “那个,你能把守门员的资料借我看看吗?”付彬有些不好意思地问道,毕竟是常诚弄来的资料。

  “哦,差点忘了。”常诚拉开抽屉,拿出一张光盘:“这里面是荷兰和日本守门员训练的资料,给你的。我那个朋友帮我去搞意大利的了,估计下礼拜会有消息。”常诚看看电脑上的日:“如果能弄来也给你一份。就是不知道哪个球队的。”

  “你怎么这么有路子?”付彬有些崇拜地看着常诚。

  “他在国外黑了几年,好不容易拿了居留,居然跑回来结婚生孩子。这爱情的力量可真伟大啊。”黄竞在一边阴阳怪气的说道。

  “那个国家?”

  “意大利。”

  “现场看过球吗?”

  “米兰德比。”

  常诚看着付彬满眼都是星星的模样不由得好笑。

  “你晚上回去看看,看能不能整理一套训练方案。”常诚打断付彬的遐想。

  “没问题。”回过神的付彬拍着胸脯。

  “对了,你的方案里面以游戏居多,除了身体柔韧性,其它训练基本都是游戏?”付彬再次问道。

  “很简单啊,足球本来就是游戏。我们为什么喜欢足球,因为好玩啊。”常诚看着付彬笑道。

  “别打马虎眼,我也想知道。我早就想问你了。”黄竞也好奇地凑了过来。

  “实际上没有你们想的那么复杂。一开始我来的时候只有七个队员,还有两个刚刚开始学。所以我就想用游戏来吸引更多的小球员回来。毕竟小孩子都喜欢做游戏。后来人数多了,这些游戏也保留下来,你还别说,这些游戏训练的效果比一板一眼训练的效果更明显。于是我就研究更多的游戏融入到训练里,直到我拿到这些资料后,我发现他们训练也穿插了许多游戏。”常诚晃晃手上的光盘继续说道:“我就更坚定用游戏的方式训练了。你们发现孩子们训练完后总是想打比赛吗?”

  付彬点点头:“是的,我原来那个队的孩子们每次训练完后都要打二十分钟比赛。”

  “别说你带的队了,就连我们小时候训练时只要一有空就打比赛,你忘了吗?”黄竞说道。

  “对啊。”付彬挠挠头。

  “这个问题还是肖志帮我想到的。”常诚看看窗外操场上,肖志正在上体育课。

  “肖志?”两人异口同声的问道。不过黄竞是吃惊的语气;而付彬是疑惑的表情:“我们队还有一个教练?”

  “不是教练,他是这个学校的体育老师,我来之前是他在带足球队,差一点就解散了。现在他负责球队的后勤工作。”常诚介绍道。

  “他怎么帮你的?”

  “别忘了他的专业,教育专业,里面有一门课叫心理学。你们也应该学过吧。”常诚看着两人。

  “那个,是学过,就是学得不太好。”两人怎么像考试不及格面对老师的感觉。

  常诚微微一笑:“很正常,一开始我也没想过,后来在肖志的提醒下我仔细研究了一段时间。虽然研究的不咋地,但是我有了些想法。现在有时间,先跟你们说说我们一起探讨一下。”

  “好,你快说。”付彬等不及了,练练催促。

  “首先,问你们一个问题你们一开始为什么踢球。”

  “喜欢啊。”

  “对啊,喜欢,小孩子都对自己喜欢,感兴趣的事物有着极大的热忱。足球刚开始的基本训练很多都很枯燥,会磨灭孩子们的兴趣。如果都换成游戏方式训练,会怎么样呢?这个问题不言而喻。”

  常诚喝了口水继续说道:“孩子们最高兴的事是比赛,比赛会分出胜负,胜者会努力保持胜果,负者会努力超过胜者。如果把控的好,会形成一个良性循环。训练里的游戏环节也一样,只要是游戏就有胜负,能在一定程度上激发孩子们训练的热忱。把控好了,训练质量自然提高。比如初入门的带球训练,只设奖不设罚,采取小组形式,一组四人,第一的三分,第二的二分,第三一分,最后一名不得分,一周结算一次,决出最后的冠军。这样每个队员都有机会赶超前面的,在奖励机制下他们训练的效果比正常训练的效果高还是低?”

  “这样的话,估计没有人不愿意训练了。训练积极性是正常训练不可比的。”黄竞插了一句。

  “这个在教育心理学里有提及,但现实中都不太重视心理学,很多都是师傅徒弟的教学方式,有好处,也有很大的弊端。”常诚想起周朝阳。

  “有道理。”付彬点点头。

  “你既然说到带球训练,我有个问题,为什么还要在他们带球训练的时候还要抬头看卡片认字?让他们专心把带球训练好,脚底熟练了,自然可以抬头观察周围了。”黄竞再问,那架势是准备把积累的问题一股脑的都吐出来。

  “听说你之前获得过助攻王?”

  “对。”

  “你怎么拿的助攻王呢?”

  “那时候我们球队配合默契,我看都不用看,就知道他们往哪里跑,传过去就有了。”

  “这说明你们球队的默契度极高,如果把你换到一个陌生的球队呢?”

  “这个。”黄竞似乎想到了一个关键问题,他原来球队的几个传球好手转去其他队竞技水平都有所下降,达不到原来的水平。

  “你记得上个礼拜六和外队交流时,我们互相换队员比赛吗?张成渝换到对手队里表现如何?”常诚一番话勾起黄竞的回忆。

  上周六张成渝不情不愿的被换到对手队里,和自己队打对抗赛。比赛一开始,张成渝还没得到新队友的认可,毕竟没有默契。可五分钟过去了,张成渝拿球渐渐多了,只要他拿球,总能准确的看到队友并把球传了出去。似乎在这支球队很长时间了。

  黄竞回过神来:“当时我还在想这孩子是不是一个天才。原来是他能自己观察队友的位置。”

  “低头带球习惯了,再想抬头可就麻烦了;一开始抬头带球,虽然熟练时间要久一点,但后面的好处是无穷的,看看中国队,带球时做的什么,接球前做过什么;再看看小日本,看看小日本带球在做什么,接球前做什么,这就是差距,而且这不是一朝一夕能够做到的。虽然讨厌他们,但他们青训的思维和水平是值得借鉴的。”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