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体育 足球运动 守护这一片净土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三  选择,妻子的支持

守护这一片净土 耳背的乐者 3020 2020.02.27 15:21

  “你怎么还在家?还不去店里?”高艳从外面送孩子去幼儿园回来看见常诚端着热干面坐在餐桌边傻乐。

  “哦,马上去!”常诚三口两口地吃完面,抹了一下嘴。急匆匆的带上店里的零钱包跑到门口,出门前还不忘亲了高艳一口。

  “去死!”高艳踢了常诚一脚,常诚跳出门呵呵一笑。高艳有点纳闷:“你一大早抽什么风呢?”

  “早点在桌上,晚上回来有事和你说。先走了!”常诚挥挥手上了电梯。

  高艳无奈的看着常诚兴奋的像个得到心爱玩具的孩子一样消失在电梯门外。关上门,吃过早点,把家里卫生打扫干净,该洗的洗,该抹的抹,收拾完后已经10点多了,她也没休息,换好衣服也出门去店里,要换常诚去冷冻市场进些冻货。

  “喂,妈,下午您去接点点,我们没时间,今天常诚要去进货。”高艳忙完中午饭点,就让员工轮换休息,抽空给方玲打了个电话,等会下午还要守店,常诚没有那么快回来,只能让婆婆去接一下儿子了。

  傍晚,常诚拖着疲惫的身体回到家里,方玲已经做好晚饭,儿子点点已经爬上餐桌上抓起一块红烧排骨呲溜呲溜的啃着,看见常诚进门,一把把手里的骨头塞进嘴里,跳下桌子,跑向常诚,嘴里还含糊不清的叫着:“爸爸!爸爸回来了!奶奶!爸爸回来了!”

  常诚一把抱起点点:“馋猫,把骨头吐出来。”

  “回来了,准备吃饭吧,点点,去电脑上把你爷爷叫过来。”方玲端着菜从厨房里出来,常诚放下点点,摸了一下儿子的头:“去叫爷爷吧,然后去洗手。”看着儿子一蹦一跳的去叫爷爷,常诚换了鞋,看到餐桌上的红烧排骨也情不自禁的伸手夹了一块放进嘴里:“老妈的手艺还是那么好。”

  “洗手去!别带坏了点点。”方玲笑骂道。

  吃饭时,方玲问常诚:“今天进货什么这么晚才回?”

  “哦,我今天多进了一些,把下周的也进了。”常诚回答道。

  “你每次不是只进一个礼拜的货吗?今天怎么多进了?你们做餐饮的,有些东西不能放,时间长了会坏的。”方玲语重心长的嘱咐道。

  “你这个老太婆又不懂,别掺合他们店的事了。”常林怼道。

  “就你懂?厨房都没进过的人,还管我跟我儿子说话?”方玲也不客气怼了回去,常林不吭气了,埋头吃饭。

  “放心好了,上次买了个大冰柜放仓库了,我进的主要是冻货,放几个礼拜是没问题的。新鲜菜每天都有送。”常诚慌忙打圆场。

  常林吃着吃着突然想起什么,抬头问道:“常诚,上次你去搞什么足球培训搞了一个礼拜。也是提前进了两个礼拜的货,还新买一个冰柜。这次你又有什么事吗?”方玲闻言也放下筷子看着常诚。

  “嗯~,那个~,下礼拜我还要去培训一下。”没有撒谎习惯的常诚紧张地看着两老,吞吞吐吐地说了出来。

  啪!方玲把筷子拍在桌上:“你又搞什么培训,上次瞒着我和你爸去搞了个什么E照吧,你现在又要去搞什么?”

  “妈,那个E级教练证只是入门的,只算业余的,我现在是考D级的。”常诚赶忙解释。

  “你,还准备搞专业的?你喜欢足球我不反对,这只是业余爱好,弄个E照玩玩就行了,你不能拿这个来吃饭吧。再说了你现在上有老,下有小,你有那个精力去搞足球吗?你总不能把店里家里都丢给高艳吧。”方玲连珠炮似的发问,问得常诚一时不知怎么回答。

  这时常林也说话了:“常诚,你妈说的对,你现在要以家庭为重。我也喜欢球,还是铁杆球迷,你都是我带出来的。但这能当饭吃吗?现在中国足球就是一个大染缸,乌烟瘴气的,还什么中超元年,狗屁!去年甲A搞的什么鬼玩意。就你这个性子能在这个染缸里混,别淹死你自己。”

  两位老人一顿数落,从家庭一直到整个中国足球大环境分析的头头是道。最后证明常诚是不能去搞足球的,他不是那块料。连常诚自己都有些动摇了,看着儿子点点用一双大眼睛好奇地看着爷爷奶奶义愤填膺的样子,一边往嘴里塞着红烧排骨。好一会儿,两老说累了,各自歇下来,喝了口汤,拔了口饭,看着常诚,在等常诚做最后的总结。

  “嗯~那个,我知道啦,我想想吧。”常诚还是不愿就这么妥协。

  “你这孩子,”方玲又准备分析问题了,这时正在啃排骨的点点叫了起来:“我知道了!爸爸不听话,爷爷奶奶在批评爸爸,会不会打屁股?我来帮忙。”常林一口饭喷了出来。

  点点这么一打岔,方玲也说不下去了,只得说道:“你好好想想吧。”转过头去把点点剩下的饭拌上一些青菜喂给点点吃。

  晚饭后,方玲收拾完碗筷,和老伴常林回自己住的房子,临行前还不忘嘱咐几句,常诚也只能含糊应着。送走两老,打开电视让儿子点点看看动画片,自己把今天的货单都拿出来,一笔笔的记账。等记完账,看见点点靠在沙发上昏昏欲睡,就过去抱起点点去洗,让他早点睡吧。把儿子安顿好了,放床上没几分钟,小家伙就呼呼的睡着了。

  常诚从柜子里拿出一包烟,抽出一颗烟,放在鼻子上闻闻,又拿出一个打火机。来到凉台上,天空是漆黑的,城市的霓虹映照出这个城市的繁华,也遮住了星光。

  “你在凉台上干嘛呢?点点呢?”高艳的声音传了过来。

  “回来了,点点睡了。”常诚回过神来,看见妻子到卧房门口看了眼,“妈说点点今天在幼儿园没睡午觉,刚吃完饭就困了,所以让他先睡了。”

  “你怎么又抽烟了?”高艳放下包,脱掉外套,看见靠在凉台门上的常诚手里拿着一颗烟。

  “没有,只是拿着手里,没点。”常诚晃晃手中没有点燃的香烟和打火机。

  高艳走到常诚跟前,接过他手里的打火机:“要点上吗?”

  “不了,都戒了好几个月了。”常诚摇摇头。

  “早上你要跟我说什么事的?看你早上那么开心,有什么好事吗?”高艳靠在常诚肩上。

  “没事了,就是那个周指导让我下周去参加D级教练培训,现在不准备去了。”常诚装作若无其事,笑着说道。

  “哦?是吗?”高艳狡黠的笑道?“看着我的眼睛。”

  常诚刚接触到高艳的眼睛,没看两秒钟,目光就不自然的四处乱瞄。

  “口不对心,在一起这么多年,你还是这样。”高艳拿过常诚手里的烟,“爸妈回去的时候先去店里了,都跟我说了。”

  “嗯~?”常诚一愣:“我就知道爸妈会跟你说,再让你来劝我。”常诚有些无奈。

  “他们说了很多,说得我头都大了,但意思只有一个,劝你不要去搞什么足球。”高艳揉揉太阳穴,把烟和打火机扔在茶几上。

  “那你也不用劝了,我不准备去了。”常诚一屁股坐在沙发上,又拿起茶几香烟放在鼻子前闻闻。

  “真不去了?”

  “不去了。”

  高艳盯着常诚的眼睛,常诚被看得有些发毛:“干什么呢。都说了不去,要不要发誓啊。”

  “别!发了誓就不好反悔了。”高艳笑了,笑得很开心,她喜欢这样逗常诚。

  “什么意思?”常诚现在是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

  “我跟爸妈都说好了,让你去,店里有我就行了,家里两老搭把手,也没问题。”

  “他们会同意?”常诚不敢相信。

  “刚开始是不同意,不过我只说了一句,常诚是个成年人,他知道自己在做什么。”

  常诚还是有些不相信,两老的固执程度他是知道的,从小到大两老决定的事不会让他这个儿子有反对机会的。只能是先暂后奏,生米煮成熟饭,才能过两老这一关,他和高艳走到一起就是最好的例子。

  “行了,事情解决了,爸妈还是讲道理的,你就不要烦了,好好准备吧。”高艳笑道,“我先去洗澡了。”

  这时手机响了,来了一条短信,常诚一看是妈发来的。上面只有短短两个字:“随你。”

  “老妈估计还在生气,不知道高艳怎么说的。”常诚暗想,他知道,高艳肯定跟两老有点冲突,就算他问高艳,高艳也会避重就轻,把一些事情都承担下来。

  “艳,你不喜欢足球,为什么支持我去?”常诚看着高艳问道。

  “你现在搞足球又不是去什么俱乐部国家队的,还不是教教小朋友,你又能过球瘾,还能锻炼身体,最重要的是能赚点生活费。有必要反对吗?”高艳眨眨她的那双大眼睛,转身去洗澡了。

  常诚有点懊恼自己,自己这个一家之主没能好好调节家里的婆媳关系,还要媳妇顶在前面。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