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体育 足球运动 守护这一片净土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十六 不服,来年再战

守护这一片净土 耳背的乐者 3045 2020.03.11 12:20

  清晨,太阳初升,暖暖的,常诚带着儿子点点乘着徐徐凉风在江边慢跑。

  “跑不动了,爸爸!”点点赖在地上不愿起来了。

  “谁让你这么早起床,还说陪我来跑步,才跑几分钟你就不行了?”常诚逗着儿子。点点嘟起嘴,满脸委屈。常诚只能依着儿子,路边的椅子上坐下休息。

  由于这几天不停地比赛,加上天气炎热,小球员们身体已经很疲惫了,所以常诚放了球队两天假,让小球员们好好休息两天。而自己可以好好陪一陪儿子。虽然德育小学被行知小学点球淘汰,但他还想去看看今天的决赛。

  常诚看着前方,前面马上就晚报杯比赛场地了,距离决赛还有一段时间。常诚趁着这段空闲时间,把儿子带到公园的游乐场,常林和方玲已经在游乐场等着他们了。这两天两老和孙子的感情更加亲密了,一刻也离不开,两老一听到常诚带点点到滨江公园玩,立马赶来。

  常诚倒觉得两老来的挺是时候的,正好可以去看决赛,好像周指导也在赛场。

  把点点交给两老,离开时,两老嘱咐几句,点点下半年要上大班了,要考虑考虑幼小衔接的问题了,常诚答应一声。就去决赛赛场了。

  决赛是辅仁小学和安徽小学,辅仁小学淘汰了行知小学,安徽小学淘汰了崇仁小学。

  常诚在观众席上看见了周朝阳,周朝阳向他挥着手,指了指身边的一个空位。常诚挤了过去,坐在周朝阳旁边:“没想到看决赛的人挺多的,买票的话都能赚一笔。”

  “生意人还是生意人,想法都不一样。”周朝阳打趣常诚,“不过没想到你带队的德育小学这么顽强,而且这两个月进步很大啊,居然能在没有外援的情况下逼平行知小学。你知道吗,行知小学逼平了辅仁小学,也是点球输的。要知道辅仁小学可是足球重点小学,出过不少足球人才的。”

  “不能这么算吧,周指导,我们要以专业的眼光看比赛。不是吗?”

  “你小子,才过多久就还给我啊。”周朝阳笑道,“我现在就是已老球迷,当然用球迷的眼光了。不过,看的出来你是用心了,球队的实力,水平比两个月前高出不少,而且你们的年龄是最小的,明年你们会走的更远。”

  比赛即将开始,举行了入场仪式,正在猜边。周朝阳突然想到什么:“对了,那两个哭的一塌糊涂的小家伙叫什么?几年级的?”

  “哪俩个?”常诚一下反应过来:“哦,叫柯林,四年级,马上五年级,另一个叫廖晨,马上六年级了。怎么了?”

  “有人看上他们了,你队里的几个主力都被看上了。托我打听一下。”

  “谁?”

  “你知道北京来人了,德育小学一直是足球特色小学,有俱乐部想把德育小学收为他们的梯队,就是托北京的人来考察的。幸好你们没有请外援。估计老李头还在后怕呢。”周朝阳注视着赛场,比赛已经开始,“对了,我听说那两孩子哭得差点休克过去。”

  “没那么夸张,只是哭得久一点。”

  “多久啊。”

  “一个多小时吧。”

  “为什么啊?”

  “他们俩踢飞了点球。”

  “哦~”

  决赛正在激烈的进行,两对展现出的水平高出其他队一筹。双方你来我往,你打一个二过一,我来一个下底传中,你来一个远射,我来一个头球攻门。上半场居然打了个二比二平。

  “这些孩子打得不错。战术运用合理,而且主力替补差距不大,不愧是足球学校,底蕴厚实。”常诚羡慕不已。

  “不用羡慕别人了,你的球队也不差。”

  “那是。要不怎么会有俱乐部看上我们。对了是哪家俱乐部?”

  “不太清楚,估计明后天回去学校,到时就知道了。”

  “晚上亚洲杯开始了,中国对巴林。你看吗?”常诚问道。

  “不看了,这几天太累了,要早点睡了。球赛晚上八点才开始,就算是看也只能看半场,不如不看。你呢?”

  “我看啊,晚上在家看。”

  下半场比赛开始,两人不再说话,注视着赛场。比赛依旧激烈,观众们也是热情高涨,把这场全民足球盛宴推向最高潮。最后辅仁小学三比二险胜安徽小学获得冠军。

  在辅仁小学的小队员们兴高采烈的庆祝冠军时,常诚和周朝阳已经离开小学赛场,去看了一场高中的比赛,才各自回家。

  下午常诚带着点点和父母在公园里玩了一下午,傍晚时才回往回走。常诚没有回家直接去店里,让高艳带着孩子先回去休息,自己在店里做事。毕竟这一个礼拜忙于比赛,都是高艳顶在店里做事,也需要休息一下。

  一直忙到关门,常诚一拍脑门,“哎呀,忘了!”把店员吓了一跳。停下手里的活看着老板:“怎么了?”

  “赶快收拾,快点!”常诚一边催促,一边加快手脚,“现在九点多了了,快点还能赶上最后几分钟。”

  常诚紧赶慢赶,回到家时比赛已经结束,赛场上球员们正在向球迷们挥手致谢。常诚看着电视上二比二的比分愤愤不平的说:“被巴林逼平了,打得什么鬼球。”

  “你怎么一回来就开电视,点点刚睡。”高艳听到响声从卧房里出来。一出来就看见常诚在电视跟前义愤填膺的模样,“怎么了,谁欠你钱了?”

  “中国队被巴林逼平了。太可惜了。”

  “行了,早点去洗吧,洗了睡。”高艳打了个哈欠,“明天早上你还要带队训练。你怎么不安排下午,早上也好去店里帮忙。”

  “下午太热了,怕孩子们运动量大了,对身体不好。早上凉快些。我下午去店里。你先睡吧,我去洗了。”常诚把高艳推进卧房。

  第二天早,常诚早早的来到学校,和门卫打了个招呼,径直来到了设备室,把标志桶,标志盘,敏捷绳梯等器材一股脑丢进球框里,一起推了出去。刚出设备室门,黄竞正好出现在门口,两人合力把训练器材都推到训练场。

  “昨天看球没?”黄竞问道。

  “没有,昨天看完晚报杯,带孩子去玩,结果玩忘记了。打开电视的时候刚结束,只看见比分。”

  “都能被巴林逼平,估计走不了多远,了不起就是四强了。”

  “不说国足了,说一下暑假的训练计划吧。”

  “好的。”

  “一二年级的,和刚入队的几个孩子由你带着,主要训练球感和身体协调,可以吗?”

  “行!”

  “那好,今天训练完后我给你一套资料,主要是各种训练方法,一步步来循序渐进。争取在下学期开学有一个跳跃式的进步。”常诚和黄竞一边聊,一边把器材摆到训练场上。小队员们也在家长的带领下陆陆续续的来到训练场,学校也专门腾出一间教室供家长们休息和观看孩子们训练。

  “咦~,廖晨怎么还没来?他一向来的很早的。”黄竞有些奇怪的问道。

  “不太清楚。先开始训练吧。”常诚拍拍手,把小队员们集合一起,开始训练。

  差不多一小时后,天气慢慢热了起来,常诚让小队员们休息十分钟,补充水份。这时,常诚远远地看见廖晨跟着一对夫妇往这边走,正是廖晨的父母。常诚站起身来迎了过去。

  “你好,常教练。”廖晨的母亲打了个招呼。

  “你好,”常诚有些不好的预感,“有什么事吗?”

  “是这样的,廖晨马上六年级了,我们希望他能专注学习,希望他上初中后能跟上学习进度。您也知道,廖晨现在的学习成绩下降的厉害,所以我们想不参加训练了,这个暑假好好补补课。”廖晨的母亲摸摸廖晨的头,廖晨眼里还有泪水在打转。

  “孩子学习很重要,是要抓紧学习了。”廖晨听到常诚的话,眼泪忍不住掉了下来,乞求地看着常诚。常诚心中叹了一口气:“但是我们训练只是早上两个小时,其它时间也可以去补课,而且每天锻炼一下,对孩子的身体智力发育都有好处的。您要不要再考虑一下?”

  “不用考虑了,常教练吧。廖晨就是因为踢球才导致学习成绩下降,前一段时间,没有参加足球队的时候,他的成绩已经有起色了,一回到足球队成绩就下滑,要不是班主任说这次比赛很重要,我是不会让他参加的。”廖晨的爸爸直接了当的说道。

  常诚听着这话浑身不舒服,当即反驳:“踢球不会影响到学习,我队里的孩子成绩都不错,六年级的江晓旭还是年级前十……”

  “别人孩子我不管,廖晨参加足球队成绩下降就是事实。”廖晨的爸爸直接打断常诚的话。

  “别人孩子你不管,廖晨这么大了,你问过他怎么想的吗?”

  “他是我儿子,就要听我安排。”

  “你~,行,您的孩子……”常诚看到廖晨的眼睛,乞求的眼神中闪过一丝失望,他的话再也说不出口。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