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体育 足球运动 守护这一片净土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十七  努力,我不是差生

守护这一片净土 耳背的乐者 3023 2020.03.12 13:07

  片刻间,常诚做出一个决定:“廖晨爸爸,您把廖晨的学习成绩下降归罪于足球队,我是不赞同的。如果廖晨继续在我队里训练。我能保证他下学期的成绩能飞速提高,要不然我们打个赌。”

  “我不拿我儿子的前途打赌。你说我儿子的成绩下降不是因为参加足球队?事实摆在面前,回足球队前测验考试一直是中上游;参加足球队后,期末考试差点不及格!这就是最好的证据。”廖晨的妈妈接过话头。

  “廖晨妈妈,我们平心静气的好好谈谈,学习成绩下降是多方面原因,我以足球队教练的名誉保证,在我的队里,基本都是成绩较好的孩子,成绩出现起伏,是孩子们学习过程中的必然阶段。您这样强行让孩子退出球队,会伤害到孩子的心理健康。我们能不能商量协调一下,让孩子既参加训练,又不耽误学习。学习和锻炼身体都是孩子成长中必不可少的。我希望您能考虑一下。”

  廖晨爸爸看了看廖晨,低头思考着,廖晨妈妈却长发一甩:“不用考虑了。我是当妈的,不会害自己孩子。行了,廖晨,跟教练再见。”廖晨妈妈直接要告辞走人。

  廖晨畏畏缩缩的走到前面:“教练,再见。”一副苦瓜脸出卖了他的心。

  常诚也无可奈何,只能看着廖晨被他父母带走。

  “他们是廖晨的爸妈吗?从没见过他们咧,今天来干嘛呢?”黄竞刚从办公室拿东西过来,看见廖晨一家刚走。

  “是啊,第一次见到他的父母,以前都是他姥姥、姥爷送他上学、训练。可惜啦!”常诚叹了口气,回到训练场,“继续训练!”

  “黄竞,这些给你,带球训练时用。”回到训练场的常诚从包里拿出一沓卡片,每张卡片上用记号笔写着很大一个字,黄竞看了看,有火、水、山等字。

  “这是干嘛用的?”黄竞奇怪地问。

  “带球训练时,时不时举一张卡片,问他们是什么字。都是一年级的课本上的字。”

  “这能练好带球?”

  “球员带球要抬头观察啊,从小练习不更好吗?晚上回去看看我给你的资料,都有详细介绍。现在先练着吧。”常诚没多说,他要去带高年级的队员训练。

  “都集合!今天练习抢朋友(抢圈),不过和以前有些区别,原来都是一抢三,或者二抢五,现在改一下,你们八人三抢五,都在这个圈里,不许出圈,四人在四个角,一人在圈中间进行传递,剩下三人逼抢。五分钟一组。开始!”常诚吹响哨子。

  开始抢圈后,常诚不断的催促小球员们加快速度。速度快了,失误也多了,不时把球传出圈外。常诚脚下一堆球,只要小队员失误,把球踢出圈外,他立刻踢一个球进圈,保证五分钟抢圈不间断。

  五分钟下来小队员们都气喘吁吁,弯着腰,扶着膝盖看着常诚。“休息两分钟,开始下一组,你,你,你三人抢,丢球太多了。”

  教育楼上,有几个人站在楼道里看着操场上训练的足球队。

  半小时过去了,小队员们全躺在地上,呼呲呼呲大口喘着气。“休息十分钟,进行射门训练。”而黄竞那边的小球员正玩得不亦乐乎,让休息都不干,继续带球识字。

  十分钟后,开始带球绕杆射门训练。常诚没有安排守门员,冯雅辛正跟着黄竞练习基础带球呢。他在球门上吊了两个环,分别放在左右上角。左右下角也放了两个环。“记住进入禁区就要射门,目标射入环内。没有射进要受罚的哦,准备~开始!”常诚一声令下,小队员们开始带球,绕过杆子,突入禁区,射门,偏了,太注重角度了。

  “加大射门力量,女孩子都比你们有劲。”常诚的吼声不时响起。一轮后,所有没射进环里的球员排成一排站在球门里,面朝里,背对球门外。而射入环内仅仅只有两人,张成渝和姜云涛站在点球点附近,摆上七八个球,然后一个一个球踢向球门,球门里的小球员被砸的哇哇乱叫。踢球的开心的不得了,越踢越来劲。观战的家长也哈哈大笑。

  训练结束后,家长们把孩子接走了,常诚把设备室整理好,锁上门准备回家。肖志叫住了他:“老常,等一下。”

  “怎么了,还没走啊。”

  “校长找你去一下。”肖志指一指教学楼那边。楼下正站着几个人,在谈着什么。

  常诚答应了一声,背起背包走了过去。

  “李校长,您找我?”常诚问李保军,并对其他人点点头打了个招呼。

  “对,小常啊,跟你介绍一下,这是北京来的南主任。”李保军旁边有两个西装革履的中年男人,他指着其中一位年龄稍大的介绍道。

  “您好,南主任。”常诚礼貌的问候一声,心里暗暗腹诽,“这么热的天还穿的正儿八经的,不怕热死。”

  南主任伸出手跟常诚握了握手,语重心长地说:“你是小常吧,我看了你带队打的比赛,表现很不错,不畏强者,敢打敢拼,发扬了德育小学的传统精神,很不错。不过刚才我看了一会儿你的训练。你是专业足球教练,就不要弄这些花里胡哨的啦,要把青少年训练的方法认认真真的实施下去,队伍的水平才会提高。当然这只是我的看法,小常,你不要太在意。”说完拍拍常诚的肩膀:“好好努力!”

  常诚只能点点头应付着。李保军又介绍旁边的一位岁数略小一点的男人:“这位是李经理,北京定安俱乐部的经理,专门负责青训梯队的。你们以后会经常打交道。”

  常诚与李经理握握手打了个招呼。

  “李校长,我和南主任下午还要赶飞机,我们就先走一步。我回去后会和俱乐部老总重点推荐德育小学的。到时候我还会来这里,继续深入的探讨一下。”李经理看看手表,然后向李保军告辞。李保军赶紧说道:“行,我已经安排好车了,我送您们一程。”

  “谢谢了。”南主任礼貌的点点头,转身很常诚打了个招呼,就上车离开了德育小学。常诚看着远去的车,收拾一下心情,准备回家。

  “哪来的人,猪鼻子插大葱,装象啊。一来就指指点点。”肖志在一边发起牢骚。

  “北京来的,一个是定安俱乐部经理,另一个可能是足协的吧。”常诚回答道。

  “我知道。”

  “你知道?”

  “刚才你们训练时,我就跟他们在一起。”

  “哦?他们谈了些什么?”常诚有些好奇,他想起昨天周朝阳跟他说过的话。

  “好像是安定俱乐部想建立青训梯队,U12梯队想和我们学校建立合作关系。据说是那个南主任推荐的。”

  “哦。”

  “可那个南主任什么都不懂,就批评你的训练是乱弹琴,还说要重新指派一个经验丰富的教练员来。”

  “李校长同意了?”常诚的声音很冷。

  “没有,那南主任本身就是一外行,你知道吗,黄竞刚来的时候不服你呢,说你也是一个新手教练,为什么要听你的。可赛前十天训练把他给折服了,他还跟我说要跟你好好学学。他可是专业院校毕业的专业教练,他都被你折服了,一个外行说你不行,不怕闪了舌头。”

  常诚没想到是这样把黄竞折服了,他还在纳闷黄竞这个专业人士怎么会怎么听话。

  “算了,回家吧。”常诚也知道,李校长不换他主要是因为他是周朝阳推荐的。

  第二天训练时,却发现廖晨早早的站在训练场了,常诚心中一喜,上前问道:“你爸妈让你来了?”

  “我姥姥姥爷带我来的。他们把我妈说了一顿。”廖晨踩着一个球,满脸喜色。常诚看向家长休息区,果然看见廖晨的姥姥和姥爷。常诚叫廖晨去把球框推出来,自己走向家长休息区。

  “您好,老人家。”

  离训练还有一段时间,常诚坐下来和两位老人聊了一会儿,才搞清楚来龙去脉,原来廖晨的爸爸妈妈最近一年都很忙,很少有时间去管廖晨的学习,廖晨没人管了,姥姥姥爷也不能在学习上帮忙,学习成绩当然下降,他们想把廖晨送到补习班,既可以托管做作业也可以学习,才强迫廖晨退出足球队。姥姥姥爷听说了,坚决反对,一方面姥姥姥爷都是球迷,不认为参加足球队会影响学习;另一方面上托管以后,那就跟上学一样早出晚归,甚至比上学的时间还长,这样见外孙的时间就少的可怜了。结果几人在家里吵了一架,谁也说服不了谁,最后达成一个协议,如果下学期期中考试没有进入班级前十就必须退出足球队。

  常诚不禁有些好笑,这兜了一大圈又绕回来了。常诚也向两老保证,在训练之余,会监督廖晨的学习,不会让这个优秀的小球员离开他心爱的足球队。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