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体育 足球运动 守护这一片净土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二十五 问题,泡面会议

守护这一片净土 耳背的乐者 3035 2020.03.20 13:30

  “跑起来!”常诚在训练场上高喊着。二十二名小队员带着球正在跑圈,很明显的分成两个团体,前面一个是老队员加上毛豆,跑得稀稀拉拉分的很开;后面是老队员何超带着新队员,摆出一个一字长蛇阵。

  常诚跟在队伍旁边跑着,突然喊了一句:“毛豆,姜云涛!交换!”稀稀拉拉的队伍里,毛豆速度放慢了,四处在找姜云涛,姜云涛已经把球踢了过来。毛豆被姜云涛踢来的球绊了一下,差点摔倒,脚下的球也滚到一边。慌忙把球控制好,再踢给姜云涛。原来是要求叫到名字的两人把脚下的球交换一下,如果不随时观察四周的队友就会像毛豆一样手忙脚乱。姜云涛已经习惯带球时抬头观察所以很快能应付。常诚并没有惩罚毛豆,只是让毛豆跟上队伍,继续跑着。常诚不断的叫着两个人的名字。被叫到名字的两人迅速的从人群中找到对方,还要准确的把球传给对方,并在运动中接住对方传来的球。毛豆经过刚开始的不适,后面几次完成的比较好。其他老队员早已习惯这种训练方式,只是不知道这个常教练会换什么花样,可能是数学加减,可能是语文诗词,也可能是英语单词。还有更多的是队友的名字。

  黄竞带着新球员在练习交朋友,何超气鼓鼓地跟在后面。原因不言而喻,他这个老队员居然要和新来的一起练习交朋友。而新队员毛豆却跟着老队员一起训练。几次都把球狠狠地踢出去,黄竞也只是敲敲何超的小脑袋,让他把球捡回来。

  热身结束,身体柔韧性训练,小队员们分组进行。伸伸手,压压腿,扭扭腰,活动活动脚踝。之后在分成两组,常诚带老队员一组进行简单的技战术训练;黄竞带新生一组进行基本带球,踩球的入门训练,两组各占半块球场。而付彬带着三个守门员单独训练。最后再分组打对抗比赛。

  连续两天,中规中矩的训练,虽然借鉴了中田部城留下来的资料,可似乎还是缺点什么,小球员的积极性似乎没有那么高了,特别是新来的小球员。

  这天训练结束后,常诚并没有赶回店里,而是留在办公室准备和黄竞、付彬两人探讨一下训练的问题。

  “黄竞,这两天训练你有什么看法。”常诚一边泡着泡面,一边问刚进来的黄竞。

  “效果不太好,小家伙们的情绪不高。老常少吃泡面,中午就准备这样对付啊。”

  “没事,先对付一下,饿了。为什么情绪不高?”常诚倒上开水,找本书盖在上面。

  “一开始主要是何超有情绪,小孩子嘛,一个人有情绪立马相互传染。何超呢,估计是老队员里就他一个留在新生里面了。心里不平衡。”

  “你没开导过他吗?”

  “没有,小屁孩过两天就好了。”

  “那可不行,让你看看有关青少年心理的书你没看过了吧?”常诚正色说道。

  “还没,这段时间都在想怎么训练。还有中田留下的资料都还没看完。”黄竞辩解道。

  “这个问题不能耽搁了,何超的能力还达不到来我这里训练的水平。又比这些新入门的强一些。如果他是这样的心态训练还不如不训练。”常诚敲着桌子。

  “哇塞,有泡面吃。”付彬一进办公室就闻到泡面的香味。二话不说抓起泡面的碗就呲溜呲溜开吃起来。常诚拦也不是,不拦也不是,僵在一边。黄竞狠狠地拍了付彬一巴掌:“这是老常的。”

  “哦,老常的?老常,我饿了,先借我吃了。”付彬继续呲溜呲溜的吃着,不一会连滴汤都没剩。常诚无奈,只得又泡一碗。

  “对了,你们刚才说谁的能力不足?”付彬抹抹嘴。

  “何超,现在他的水平有点夹生,比高的不足,比低的有余。”黄竞没好气的跟付彬说。

  “这孩子这两天训练情绪不高啊,是不是他想去老常那边。”付彬问道。

  “是啊,还把其他人影响到了。”黄竞嗅了嗅,泡面的香味让黄竞也感觉到饿了。

  “那还不简单,是骡子是马,拉出来溜溜。想当年我的主力位置就是这么抢来的。”付彬毫不在意。

  “对啊,付彬这是个好办法。你们等一下,我有个想法,需要捋一捋。”常诚站起来来回踱着。走了有十来分钟,有听到呲溜呲溜的吃面声。停下脚步一看,泡好的第二碗面已经在黄竞手里了。黄竞看到常诚停下脚步看着他,不好意思的说道:“泡好半天了,再不吃就凉了。”常诚看着这两吃货无语了。

  “帮我泡上。”常诚又拿了一碗泡面交给付彬,接着说:“我来说说我的想法。小学生比赛多半是五人制比赛,一支队伍最多十来号人,我们现在有二十二人,我们可以分成两队。”

  “我们现在还不是两队,有什么区别呢?”付彬倒上开水,用书把面盖上。

  “我们现在两只球队叫什么队?”

  “嗯,还有名字吗?老生队?新生队?”付彬疑惑不解。

  “两支球队跟现在的分法一样也不一样。你们应该玩过足球经理吧,给你一个球队,里面差不多有近百号球员,你怎么分?”

  “当然最强的留在一线队其他的下放到预备队。”黄竞突然明悟过来:“对,预备队,达到要求的叫一线队,达不到要求的是预备队。”

  常诚笑了笑,接过话头:“小学生五人制比赛最多只需要十二人。我们也可以进行队内考核,谁达到要求谁去一线队,达不到要求去预备队,一线队只留十人,末尾的下放预备队。还有,不妨先把要求定高些,像李潇,李伟几个可以放到预备队加强基础练习。这也算给他们一个目标。还有黄竞,你一定要注意孩子们的心理问题。不光是何超这种问题,还有许多问题。我可不想我们球队总是在最后关头崩盘。”

  三人一人吃了一碗泡面,一直商量到下午晚饭时间,最后定出方案。

  翌日,训练场上,常诚把所有队员集中在一起,场上摆好了各种训练器材。

  “今天,我们进行几项考核,达到要求的一队,以后出去比赛,交流都由这一支队伍参加。达不到要求的,另一队,需要好好磨练一下自己的技术。好了,开始。”小球员们开始动了起来,颠球,变向带球,踩球,带球绕杆,一项项的考核,常诚冷着脸,叫着考核球员的名字,把他们一一分配。有人高兴,有人沮丧。分配完后,不出所料,一队里少了几人,李潇,李伟没有达标只能跟着黄竞了,黄竞费了好大劲才把两人安抚好。毛乐也被刷下来了,因为年龄太小,而且有些踢球的习惯没有纠正过来。这下黄竞有得忙了。考核进行到最后,一队只留下冯雅辛,廖晨等九人了。

  常诚再次把球员们集合在一起:“考核结束了,一队的不要沾沾自喜,二队也不要沮丧,因为一队二队并不是固定的,而且一队人数不能超过十人。如果没完成好训练,训练没达到我的要求。对不起,去二队补课。如果一队超过十人,排在最后的去二队补课。而二队的如果你达到我的要求,不管你是几年级的,来了多久,你就会到一队来。跟我训练。两支球队我将会是一视同仁的。所以你们要更加努力训练。好了,开始今天的训练。”常诚拍拍手,球队开始训练了。

  休息间隙,常诚向场外走去,准备去喝口水。“嗯?谁的水杯?!”训练场上响起常诚的声音。

  “我的。”一个怯生生的声音在身后响起。

  常诚立刻把队员们再次集合:“我再次强调一下,球队里个人物品要有序放好,如果新来的队员不知道队规,老队员有责任告诉他。如果一人犯错,受罚的将是全队。明白吗?”

  “明白!”孩子们有些害怕,齐声答道。

  “明白就好,带上球绕场跑三圈。”常诚令道。

  常诚站在训练场,有些担心的看着孩子们训练,他担心这么做会打击到孩子对足球的热情,但又不能不做,现在的孩子许多都娇生惯养,在家里是个小皇帝,完全没有自主能力。这些娇宝贝能受得了这点委屈吗?这时候的常诚有些想念肖志了,这肖志出差学习还没回来。这些心理安抚工作,三个C级教练做的还不是很到位。

  过了两天,孩子们似乎也适应了一队二队的分队,在落选一队的刺激下,李伟玩命似的训练,何超也跟着拼命训练。连带着整个二队的气氛逐渐变了。而一队看着二队如此训练,压力骤增,一时间,训练场上你追我赶。

  “这样下去,暑假的晚报杯应该能拿个冠军吧。”黄竞看着小球员们不断地提高感慨道。

  “我们应该能拿全国冠军吧。”付彬依旧狂傲。

  “要不拿个世界级冠军玩玩?”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