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体育 足球运动 守护这一片净土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守护这一片净土

耳背的乐者

  • 体育

    类型
  • 2020.02.26上架
  • 29.88

    连载(字)

175位书友共同开启《守护这一片净土》的体育之旅

学徒T小强Q 见习张云霁

本书由起点中文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一  火苗,点燃一丝梦想

守护这一片净土 耳背的乐者 3023 2020.02.26 16:25

  周日下午两点半,常诚吃完午饭坐在电视机前注视着即将开始的甲A联赛。四岁半的儿子点点在一边吵嚷着要看动画片,常诚一巴掌轻轻拍在儿子的屁股上:“老子一个礼拜看一次球,你也抢?”洗完碗的妻子高艳从厨房出来见到儿子嘟着嘴,两眼泪汪汪的。一把拉过儿子,说:“亏你还是爸爸,跟儿子抢什么电视。”

  常诚盯着电视头也不回:“今天甲A最后一轮,我看看不行啊,每次看球这小子就捣乱。”

  “行,你看吧。儿子,跟妈妈去屋里听故事去。”高艳拉着儿子的手去书房。点点挣开高艳的手:“我要爸爸讲故事。”常诚听了汗都下来了:“跟妈妈去,乖。明天爸爸跟你买薯片。”常诚连哄带骗才把儿子哄的跟高艳去了书房。“记得看完球去店里看着,晚饭点需要人手。”高艳进书房前还嘱咐一句。常诚嗯嗯两声继续注视着电视。

  看了半场,常诚气的关上电视,把遥控器扔在沙发上。“他妈的,把球迷当瞎子啊。见过胆大的,没见过这么明目张胆的打假球,真他妈是假A。”

  “你在嘀咕什么呢?”高艳从书房探出头来。

  “没什么,我去店里了。”常诚站起身。

  “还早呢,你球看完了?”

  “不看了,扎心。”常诚气鼓鼓的出门去了。

  “这是怎么了?”高艳有些纳闷,回头看见儿子正好奇的看着她,一把抱过儿子:“好了宝贝,我们去看动画片去。”

  “我们先把位置分一下,苹果还是守门员,老姜前锋,蛋蛋、我、耶罗打中场,厚厚中卫,江江右后卫,老常,你还是左后。好了,今天三国杀,对手很强,动作很大,注意保护自己。”老十分配着位置,“蛋蛋左边,耶罗右边。我们先守一下。”

  “准备好了吗?可以开始了吗?”对面的人也喊起来。

  “好了!用我们的球,我们开球。”大家各自站好位置。球开出来了,对面的人呼啦一下猛扑出来……。

   15分钟后,常诚和他的球友们输了,最后时刻丢了一球,被另一队替换下来。“可惜了,要是老姜那球进了就好了,直接把他们干下。”苹果坐在地上喘气。老十等人也围坐在一起。厚厚拿出一包烟分给大家:“今天老常是超水平发挥吗?这么给力,他们那个边锋居然被防死了,几次补位也很及时啊。”

  “什么超水平,咳咳,正常水平。”常诚还没缓过来,喘着粗气,“下场我歇一下,换个人顶一场。”

  “老常是技术不错,也会选位,就是胖了。强度一提起来就不行了。哈哈!一定是在自家店里偷嘴吃多了。”厚厚拍着常诚的肩膀,大家都笑起来了。

  老十看着常诚说:“老常,你今天受刺激了,有几年没见你怎么疯跑过了。”

  “上周末看了场甲A。”常诚说。

  “你还看假~A啊!够异类的。”蛋蛋瞪起眼睛,好像看见一个稀罕玩意在面前摆着。

  “明白了,哈哈,你是自找的。”这些损友哄笑起来。

  “看这么多年球,还没见过输球保级的,这种联赛看着有意思吗?”老十猛吸一口香烟,吐出一团烟,把烟头扔到地上踩灭,“好了,时间到了,我们上场干下他们!”

  江城的冬天湿冷湿冷的,屋里比外面还冷,常诚裹着一件军大衣坐在电脑前,看着网页上铺天盖地的中国超级联赛的新闻,什么中国足球新时代,开创未来的新格局,中国足球腾飞的起点等等,网上吹得热火朝天,而常诚却紧了紧大衣,摇摇头自言自语:“本末倒置啊。”高艳从卧室走出来,凑到常诚的耳边小声说:“孩子睡了,小声点。”

  “不看了,我们也睡吧。”常诚关上电脑,搂着妻子回到卧室,卧室里开着油酊很暖和,儿子点点在边上的一张小床上睡得正香。常诚钻进被窝,靠在枕头上坐着,从床头柜拿出一本三国演义:“你先睡吧,我看会书。”

  “睡吧,不看了,明早还要去店里呢。”

  “没事,半小时吧。”常诚摸摸妻子的头。高艳也坐了起来:“一场球就把你搞得心神不灵?你是不是太脆弱了啊。”

  “少来。”常诚抓住高艳伸向自己腰间痒痒肉的手,“你不懂。现在中国足球已经乱套了,还有人粉饰太平。”

  “我是不懂,我也不是球迷,但我听过啊,中国足球什么时候不乱?现在越乱越好,大乱后必有大治。”高艳不屑的说。常诚被梗住了,看着高艳半天,才说:“你牛。”高艳靠在常诚的肩膀上笑着说:“这还不是你教的,没事就看三国,练字也是抄‘孙子兵法’。”

  “看样子还是你老公牛。”两人闹在一处。“你这么牛,怎么不去考个教练证?”高艳抓住常诚不安分的手。

  “你以为那么容易啊。不谈足球了,扎心。我们睡觉。”常诚抽出手把灯关了……。

  后半夜,常诚没睡着,也睡不着了,悄悄地下了床,披上睡袄来到客厅凉台上点了一颗烟。“当教练?开什么玩笑。”常诚吐出一团烟,挥挥手把烟挥散,似乎想把心里这不切实际的想法挥散去。他知道自己,35了,不是做梦的年龄了。虽然自己从初中开始踢球,一直到现在,却没经历过专业训练,就一踢野球的。但他热爱足球,喜欢看球,踢球,研究球,对欧洲顶级联赛和国内各球队的打法风格了如指掌。最爱玩的也是CM,冠军足球经理,对中国足球的热忱不是某些人能比的。常诚掐灭烟头,回到客厅坐在沙发上,一点睡意都没有。脑袋里总有一点火苗在燃烧,怎么也灭不了。

  清晨,常诚被冻醒了,他居然在客厅沙发上睡了一晚。抹抹脸,站起来去卫生间洗簌,然后叫醒高艳和儿子。“你今天怎么这么早?”高艳强睁开朦胧的睡眼问。“醒得早,就起来了。待会我送儿子去幼儿园。”常诚刚要抱起儿子,头一晕,差点栽倒。高艳一下清醒了,扶住常诚问:“怎么了?”

  “没事,有点头晕。”常诚扶着床头。高艳一模常诚的额头:“哎呀,这么烫,怎么发烧了,今天你休息一天,我去送儿子,在去店里,中午给你带饭回来,我先去做早点。你再躺一会儿。”常诚知道肯定是昨晚冻着了,也没敢说,哼哼两声就躺床上了。

  看着妻子把所有事忙完,喂孩子过完早,临出门时还嘱咐一句:“你自己去医院看看吧,吊瓶水,好得快些。”常诚却没听进去,脑子里那团火苗似乎又旺了些。

  “喂,请问是江城足球协会吗?”常诚从自己的小餐饮店里出来,找了个没人的地方打电话。那天发烧,去医院打了点滴,人是好了,可那团火越烧越旺,让他这一个礼拜都彻转难眠。他明白他要做些什么,就算不成功,也努力过,不算白热爱足球这么多年。“您好,这里是前台,您有什么事吗?”一个好听的女声从手机传出。常诚定了定神说:“是江城足球协会吗?我想问一下足球教练培训。”

  “您怎么知道这个号码?”女孩问。

  常诚想了想说:“我查的,有个教练朋友告诉我你这里有培训。”

  “哦,是这样,D级教练员培训结束了,哦,不好意思,您有哪一级教练员证吗?”女孩似乎对自己太武断有些不好意思。

  这下轮到常诚尴尬了:“嗯~,那个~,还没有。”

  “那您要从E级开始,我给您一个电话,您跟他联系。”女孩报出一串号码,常诚赶紧拿出一支笔,在手心上记下来。这时女孩又说话了:“您先别打,我问一下,他可能在忙,您把您的电话给我,我一会回您。”

  “好的。”常诚报上自己的手机号后挂上电话,等待回电。

  不到五分钟,电话回过来了,常诚深吸一口气,按下接听键:“喂。”

  “喂,您好。您确定要参加E级教练员培训吗?”好听的女声响起。

  “是的。”

  女孩说:“您把电话和姓名登记一下,开班通知您来报名。好吗?”

  “好的,”常诚报上自己的姓名,电话。“大概什么时候?”常诚问。

  “年后会有一期,到时给您电话。”

  电话那头已经挂断了,常诚看着手机发愣,有些不敢相信自己居然走出了一步。回到自己小餐饮店里人还是懵的,还有些许兴奋。

  “老板,监管局的来了。”一店员提醒常诚。

  常诚回过神,伸出手:“您好。”那人跟常诚握握手说:“老板,你店里的消毒报告和采购单都有吧,过两天有检查。”

  “有、有、您放心这些我们都有,不会有问题。”常诚赔着笑脸。好不容易送走监管员,常诚让店员拿出消毒报告开始填写,心却飞向足球场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