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体育 足球运动 守护这一片净土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二  进击,梦想即将启航

守护这一片净土 耳背的乐者 3026 2020.02.26 18:50

  常诚和高艳在厨房忙得热火朝天,常诚的母亲方玲也在厨房门口边的案台上帮着切菜,客厅里常诚的父亲常林在和亲戚们磕着瓜子,聊着天,三个小孩坐在沙发上,看着动画片。“准备开饭了!把桌子清一下。”客厅里一阵忙乱,收拾桌子的收拾桌子,扫地的扫地,拿板凳的拿板凳。高艳已经往外端菜了。亲戚们开了一瓶五粮液,摆好碗筷,菜陆陆续续摆上桌子,有藕夹,肉圆子,卤牛肉,一吊鸡汤。小孩们也不看动画片了围着桌子看着满桌的菜直流口水。最后常诚端上一条鱼,“年年有余!”大家一起叫起来。已经有小家伙伸手去抓鱼,被一巴掌打开:“这鱼是不能吃的。”小家伙委屈的样子逗得大家哈哈大笑。

  年夜饭吃完了,送走亲戚们,常诚留住父母:“爸、妈,今天在这里住吧,点点也想您们。房间都收拾好了,我们一家人一起守夜。”两老点点头,他们也舍不得孙子。

  凌晨1点,两老年龄大了,带着点点回房间睡了,常诚和高艳关上电视,一起把屋子收拾一遍,才回房睡。常诚躺在床上看着高艳说:“年后有个培训,我去参加一下。”

  “什么培训?别搞传销啊。”高艳紧张地看着常诚,她结婚前差点被糊弄进去,听到这些就有点紧张。

  “什么呀,是足球教练员培训。

  “你什么时候报上教练培训的?”高艳疑惑地盯着常诚。

  常诚说:“还没报呢,只是年后有一期培训,我想去。”

  “你去培训,店里怎么办?孩子也要人带。我一个人搞不过来。”高艳有些不高兴。

  “老婆。”常诚搂住高艳,“我只是试试看,也不会一天都在培训,再说了,店里现在人手也够,我晚饭点肯定会去店里的。”

  高艳不说话,常诚凑到高艳的耳边轻轻说:“好老婆,行不行啊,你知道我最喜欢足……,啊,你了,第二喜欢足球,让我试试做我喜欢的事。”常诚心里暗暗祈祷高艳没听到那个没说出来的足字,赶紧又加一句转移一下注意力:“你上次还鼓励我去呢。”

  “难怪你这两个月早上都去跑步,还说是减肥,原来是蓄谋已久。”高艳盯着常诚,常诚干笑两声,用力搂了搂妻子。“行了,你要去就去,不用管我了。”高艳挣开常诚的手。“睡吧,明天早上你还要开车去上坟。”

  大年初一,小区边上的商场相反格外冷清,大街上人也不多,城里的人该回去的都回去了,该出去旅游的出去旅游了,如果不是每年初一要去祭祖,常诚一家只能把旅游时间推到初二了。去公墓的路上车越来越多,最后堵在离公墓两三公里的地方,趁这个堵车的时间,常林在路边买了纸钱、蜡烛和香。一上车就看见常诚拿着手机出神,于是拍了一下常诚:“看什么手机,开车了。”

  “哦。”常诚放下手机,没开几米有停下了,常诚无奈的挂上空档,拉起手刹,又拿出手机。“怎么了?”后座上的高艳问道。

  “没事,球队里短信拜年的。”

  “哦。”高艳回了一声,儿子点点起的太早,打了个哈欠,靠在高艳的身上迷迷糊糊的。

  “你是不是还在想培训的事?”高艳问了一声。

  “什么培训?”常林回头问道。高艳告诉两老常诚想去考足球教练的事,两老一下就炸了。

  “你想什么呢?现在中国足球是什么样的?以你的性格能在这个圈子里混吗?……”常林噼里啪啦讲了一大堆,说中国足球环境不好,混不出什么名堂。方玲也跟着唠叨半天,什么孩子要人照顾,店里也需要人管,不能什么都让高艳来做,你是一家的顶梁柱。说了半小时,常诚一句话也插不上,只能郁闷着、沉默着开着车一点点往前挪。两老说话倒把点点吵清醒了:“怎么了,奶奶。”

  “你爸不听话,要去当什么足球教练。”方玲说道。点点却欢呼起来:“好耶,爸爸当教练到我的幼儿园来,教我踢球。”方玲一巴掌拍在点点圆圆的屁股上:“臭小子。”点点不乐意了:“干嘛打我。”

  “你这小不点,你会踢吗?”

  “我们幼儿园教练说我像罗纳尔多,我要当罗纳尔多!”点点认真的模样把一家人都逗乐了。常诚在心里下定决心去参加培训,考足球教练。

  年后的日子很平淡,常诚夫妻守着店,看着孩子。只是常诚依旧每天坚持跑步,锻炼,每周一次到两次踢球。高艳也明白常诚的想法,也不强求他了,只要求能多点时间看一下店和孩子。

  在妻子首肯后,常诚每天傍晚又加上了足球练习,开始练习基本功,还买了一些足球训练的书籍来训练自己。高艳有些奇怪,“为什么还要练球?教练不都是站在场边叫唤吗?”常诚无语了,看着球盲妻子半天,最后憋出一句话:“你又不懂。”常诚自己清楚,自己是踢野球出来的,没经过专业训练,考教练已经落后一步了,得补课!

  终于,E级足球教练证书拿到手,立刻马不停蹄的准备D级教练员培训,因为E级教练员只是中国足协为了普及草根足球而增加的一个最初级别,进一级持D级证书教练员,可从事青少年足球培训,持教业余足球队参加足协承认比赛一年可考C级证书;持C级证书者,可执教业余足球队;持B级证书者,可执教职业俱乐部二线以下球队;持A级证书者,可执教职业俱乐部。B级以上不用想了,现在先做好眼前的吧,培训青少年也是为中国足球做一份贡献吧。

  “传球!!这边!!”打中后卫的厚厚高声叫道。常诚看了他一眼,抬脚欲传。对手7号迅速靠向厚厚,常诚却一个停顿,把球拨向另一边带球准备突破,7号立刻调头回追,对面还有一个光头也靠向常诚,在形成包夹之前,常诚在队友的惊呼声中一记过顶长传,球准确地落在正在愣神的老十面前,“我靠!”老十一个激灵,赶紧伸脚去接,可惜晚了半步,球弹出边界。

  “靠!蒙的吧?!”老十回头盯着常诚。常诚嘿嘿笑了笑回到自己左后卫的位置。比赛刚开始,常诚露了一小手,惊呆了小伙伴们,也成功引起对手的关注。

  随后的比赛常诚所在的左路打爆了对手的右路,对手连续换人都无法防住常诚所在球队的进攻,常诚利用自己的位置不容易被人盯死,回撤多拿球,并且不粘球,简单出球和老十、蛋蛋几人打出配合,吸引对手的防线,最后由常诚一脚准确的直传球或者过顶球,打穿防线,取得进球。而且常诚的位置越来越靠中间了,最后和蛋蛋换了一个位置,成拖后后腰了,蛋蛋成了左后卫。

   15分钟后,比分3:1,对手丢了三球,老十,厚厚,江江各入一球,却都是由常诚助攻的。对手幽怨地看着常诚,无可奈何的下场了,另一队也叫嚣着登场了。

  一小时后,常诚所在队已经连赢三场,一球未丢。最后体力不支主动下场休息。另两队却不干了:“老十,我们重新分一下队,你们几人本来就强一点,加上个吃错药的常诚,没法打了。”

  “行,还有一小时时间,重新分一下队吧。你还别说,老常两个礼拜没来,一来就把别人打爆了。老十回头看着正在喝水的常诚,“你是不是吃蓝色的小药丸了?”

  “呲~”常诚呛得一口水喷了出来,“滚蛋,你才需要那玩意。”

  笑声中老十递给常诚一颗烟问道:“说真的,你是不是开窍了,比以前踢球更合理了。”

  “我……戒烟了,你不知道吗?”常诚想了想还是决定先不说考教练的事,“我是戒了烟的齐达内呢。”

  “切~!”在一片中指林里开始重新分队。常诚却想起了总是骂自己的周指导。

  “传球!不要多带!一脚球!注意队友的位置!注意卡位!带多了!左边!”球场上的呼喊声似乎和脑海里周指导指挥的声音重叠在一起,在常诚的耳边挥之不去。

  早上,常诚扭了扭昨天被踢肿了的脚踝,一瘸一瘸的带着早点回到家里,“We will we will rock you!”手机铃声响起,常诚放下手里的热干面,拿起手机一看来电,“周指导?”赶紧接通电话,“喂,周指导,您好。”

  “小常啊,下周D级教练培训开始了,你能参加吗?”

  “当然可以。”常诚兴奋地回道。

  “那好,我把你的名字报上。”

  “谢谢周指导了,太感谢了。”

  “不用客气,我看得出来,你是真喜欢足球。我倒希望你能走得更远些。”

  电话挂断后,常诚兴奋的跳了起来,拿到D级教练证后才算是进入足球圈子里了,可以去教小朋友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