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短篇 短篇小说 昆仑星辰传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星辰前传(十六)

昆仑星辰传 白梦成书 2022 2020.11.07 18:31

  翌日清晨,无相起了个大早,伸着懒腰走到窗前推开窗户,初晨阳光晒在脸上暖意透入心间,耳边传来街道市集上独有的热闹喧哗,无相忍不住朝烛照房间望去,见其窗户紧闭,眉峰一扬满脸不悦,碎口默道这该死的烛照,自己好心探望不领情也就罢了,还同自己动真格真是怪异奇葩活该难受!

  “咕嘟…”

  腹中空空传来提醒声,无相摸了摸扁扁的肚子,虽说他也可不用进膳,可美食当前哪有不吃的道理,既然来了丘山自然也得尝遍此处珍馐佳肴否则岂不白来,如是想着无相利落整理好衣衫出了房间。

  “无相兄,这么早?”

  无相一步踏出房门就遇见龙澐,真是打心眼里觉着不爽,最想见的没见到,不想见的倒是随处可寻,眼看龙澐靠近,无相随意“嗯”了声。

  “昨夜睡得可好?”

  “自然好”

  无相瞟了眼龙澐,调头朝羽嫚房间走去,轻叩几声待门内传来回应,无相便转身背对房门等着羽嫚出来,毕竟是女子房间该有的礼数自然不能有失,龙澐瞧在眼中缓步下了楼阁,心里琢磨着昨夜异响,再观无相眉宇虽是不悦却也并无担忧急迫,难不成没发现?

  “呀!谁这般不长眼胆敢挡本小姐的路…”

  惊呼碰撞间龙澐于沉思中惊醒,微愣低头看向闯入自己怀中的女子,眉目如画与羽嫚颇有几分相似之处,鬓发斜梳簪明玉珠钗虽不及羽嫚佩饰却也非寻常地位,言行举止明显比羽嫚多了份傲慢无知。

  “此路我正走着,姑娘擅入我怀,我还未言姑娘冲撞,姑娘怎可言我误你路?”

  “本小姐爱怎样就怎样,你管得着嘛…”羽寰闻得龙澐揶揄戏弄,抬头便欲与龙澐争锋,奈何触目龙澐温文而雅风度翩翩,尤其探扇浅笑间动人心弦,竟不自知的放柔了言语:“反…反正你让开就是了…”

  “好”

  龙澐轻笑着移步让路朝女子摆了摆手,寻得女子脸颊红艳心觉有趣,瞧女子向栈内雅间走去,转头朝厅中忙活的小二招了招手,小二得了召唤赶了过来。

  “客官何事?”

  “那姑娘旁边雅间可有人?”

  “姑娘?!”小二闻言一阵懵圈,见龙澐着意指示,小二探头一看瞬息了然:“没有”

  “就订那间,四人”

  龙澐答得自然,小二满脸堆笑。

  “好叻!客官稍等!”

  说罢小二吆喝而去,龙澐看了眼从二楼走下来的无相和羽嫚。

  “用膳吧?”

  无相抬头见龙澐折扇指示之处,撇了撇嘴低头迎上羽嫚目光,两人对视一眼同时看向龙澐,羽嫚率先开了口。

  “有劳龙公子了”

  “客气”龙澐晃动手中折扇,目光投向烛照房间故意凑近羽嫚道:“今日烛公子怕是有些贪睡?”

  “…”

  无相见羽嫚抬头盯了两眼烛照的房间,末了低头眸中波光粼粼满是失落,想起昨夜烛照对自己的较真劲儿,无名火起拉过羽嫚。

  “你关心你去,我们先去填饱肚子!”

  “哎…”龙澐瞟了眼无相似嘲讽般叹了口气,却并不打算依着无相的意思前去唤醒烛照,反倒是走到无相身旁调侃道:“若是我,一定不会”

  “既然不会就别废话一箩筐”

  “可惜了”

  “可惜啥?”

  眼看龙澐低声吟笑步伐优雅的越过自己,无相忙跟了上去,他与龙澐完全未在同一件事上理论自然不明白龙澐所说可惜是何意思,龙澐也乐得其中并不打算说个通透。

  三人进了雅间,临进房间羽嫚身躯一僵,惹得无相侧目看向盯着旁边雅间神色匆匆的羽嫚。

  “怎么了”

  “啊?没…没什么…”

  羽嫚慌忙收回目光独独不与无相对视,强压下内心的乱绪,隔壁雅间内那抹熟悉到不能再熟悉的身影她不可能认错,那是和她从小一起长大且最为无视她正室嫡女身份的女子,仗着她母亲过世其母受宠,无处不挤兑她,这也就是她为何一定要上昆仑,一定要向父王证明自己的缘由,可偏偏没想到竟会在此处遇见。

  “走吧?”无相拉着羽嫚进了雅间,虽说大清早被龙澐扰了兴致,可眼前早膳却是让无相兴致大起闻着便觉香气扑鼻,无相顺势坐了下去将竹筷递到莫名发呆的羽嫚手中,忍不住扬眉提醒道:“想什么这番入神,快用膳了”

  “好…”

  羽嫚收紧手中竹筷看向无相,却意外对上龙澐别有意味的目光,如同自己此时心中所隐藏的秘密正赤裸裸的摆上桌面,四目相对间龙澐摇动折扇笑意盈盈,羽嫚却只想快速逃离。

  “哐”

  正当羽嫚忍不住起身时雅间房门被推开,烛照迎面跨进,冠以寻常的乌发红衣除了脸色稍显苍白衬上冷面冰霜倒也没什么异常,瞧得羽嫚一时竟忘了动作僵硬在原地。

  “烛…烛公子”

  烛照看向羽嫚漠然点头,见龙澐朝自己拍了拍身旁的椅子。

  “请坐”

  “有劳”

  “昨夜休息得可还好?”

  “甚好”

  龙澐笑得自然,烛照应得随意,两人互看一眼各怀心思却又不戳破。烛照刚坐下便觉一道夹杂怒意的目光直直落在自己身上,不用看便知是无相,昨夜以焰炜蛊已是虚弱,试探无相更是雪上加霜,可她若不试心中必然不安,毕竟经过昨晚她确实没有十足把握能将黑餍蛊吞噬殆尽,若最终结果不如所愿,好在也有无相陪在东皇身边,不罔天命使然捍卫昆仑安危,至于生死于她而言不过因果循环并无任何波动,毕竟她所做心甘情愿,悔则无稽之谈。

  “你还站着干嘛?”无相瞧羽嫚自打烛照进来就一直目不转睛呆愣原地,大有副恨其不争的模样翻了个白眼碎口道:“别人眼高于界,你站着也不一定看得见!”

  无相话中调侃,羽嫚听得出,烛照自然也不傻,闻言看向羽嫚轻言道。

  “少主一起用膳吧?”

  “…”

  羽嫚低下被憋得通红的俏脸点了点头,烛照仰面浅笑也算是给足了羽嫚颜面,无相看着颇觉无趣哼了声继续用膳,一时间房内安静如初四人各自用膳,唯有羽嫚心神不安落于龙澐眼中衍生另一番趣味。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