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幻想修仙 其翼若垂天之云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章 练拳

其翼若垂天之云 如人饮酒 3400 2020.10.18 08:28

  既然明知过程中天意不可违那结果和相不相信自己还有什么关系。

  诚实中带了这么一句毫无逻辑的鼓励,话都被说死了,不知道还有什么方法能走捷径,他只知道他最近这些天的服药量增加了不少。

  晨光熹微,燕语莺啼,雷鸿剑在殿外的石板地面上慢悠悠的打着一套来自于这个世界的拳法,轻灵圆活,开合有序,行拳进步间有点像是公园里的太极拳,这拳名为入道拳,算是道门里很基础的东西。

  既是导引术,是气功,还是技击招式,更是一种哲学思维,应用在人体上,是最符合道的姿势。

  据说常常习练此拳法能沟通天地灵气,濡养全身上下,当然纯粹是扯淡的,无非是养生罢了,但是也很不简单,毕竟是导引术,而且是最上乘的,是劳动人民的智慧。

  当然了,如果不是历史课本封面上的那个五禽戏只是残篇的话他也不是很想练这个拳法…此时随同他一起打拳的还有四大王吴嗔痴,小姑娘的动作看起来没有雷鸿剑标准但是感觉更有难度一些,虽然身边没有蝶儿飞舞没有鸟儿点缀却依然有肉眼可见的自然,如山如水。

  这就是境界。

  “大王我学的像不像?”

  打完一整套拳后吴嗔痴殷勤的凑上来递了个绣花手帕,想要给雷鸿剑擦汗却又懒的亲自动手,雷鸿剑身上的衣服此时已经全部被汗水湿透浸透,地面上也犹如刚刚才泼了盆水一样,毕竟打低架慢架和蹲马步没什么区别,而且用时极长。

  打完拳后浑身舒泰,宛若如释重负一般,心情也松氛了不少,不过雷鸿剑现在一点也不想回答四大王的问题,明明自己每天抽两个小时的时间苦练了一个多月才学会的这套拳法,而四大王却像吃技能书一样她真的吃了一本像书一样的东西,然后她就学会了学的还不赖。

  “大王你打拳时要有阻力感,牵扯感,虽然肯定是没有的,但是你得假装有,然后它就真的有了。”

  四大王一本正经的说道,前一刻还虚心求点评呢,这会儿又好为人师了,雷鸿剑想了想后说道:

  “我刚来的时候就有你说的这种感觉,好像身体有阻力感,好像被哪里被牵扯着一样,当然只是一种感觉并不是真的阻力,我就是坐着不动也能感觉到,与其说是牵扯也许更像是一种联系吧,不是被空气或者空间或者哪里拉住了那样。”

  四大王闻言认真的想着,好看的眉梢轻蹙,她用食指点着下唇沉思了一会儿后面色不解的问道:

  “很正常的事儿,这是与大道本源的联系,大王你是有先天体质的没有感觉才不正常,只是…难道大王在妖界时没有过这种感觉?”

  与丫鬟小蛇一模一样的回答和疑问,雷鸿剑当然不是第一次问这个问题了,事实上他从书本上也能了解到很多相关的知识,只是纸上得来终觉浅,他又比划着问道:

  “你看我就这样旋手托掌或者按掌顺着那种联系有时候手上就会有一种很热的感觉,但那种热也不是真的热,既不是身体上的热也不是心理上的热勉强可以说是一种假的热吧,有感觉却又算不上是痛觉。”

  可能是这个比较简单,四大王立即回答道:“大王的先天体质是火性的吧,和老三的有点像,只不过大王你的先天体质不仅残缺不全还这么少…以我的修为根本就看不出来那是什么…只能勉强确定有。

  你可以让大姐二姐给你看看,不过应该也不行,如果是热感的话还是老三最合适,老三是天生的八条鬼火灵根,现在补天境又长了三条灵根夺了四条灵脉还弄了一件火系宝物加持在了补天境里,所以不如…不如让老三陪大王房中双修…

  近距离窥探一次?”

  “这是常规操作吗?”

  雷鸿剑狐疑道。

  吴嗔痴得意道:

  “只要大王想要,谅她也不敢拒绝,小王是违抗不了大王的。”

  “四大王你这是想害死我吧。”

  “嘿嘿,大王就是爱冤枉我。”

  早上的太阳是橘红色的,照映在人身上也是橘红色的,很暖,也许是因为妖王府就坐落在高山上吧,这里的日出格外的美丽动人。

  四大王是五位妖王里面最爱来找他玩的那个,虽然不是每天都来一趟吧,也至少每三天必来一次,所以雷鸿剑对她很有好感,也算是个很不错的好朋友了,只是她爱吃人肉这个习惯有点让人难以接受。

  即便她并不把他当人看…

  也不知道是幸运还是不幸,身边来来往往的全都是妖怪,还全都不把他当外人看,全都理所当然的认为他就是妖王,把他当王来对待,也许有朝一日他也会潜移默化的自己不把自己当人看了吧。

  其实妖王府里也有不少人类只是全部都是丫鬟下人,平时与他接触甚少,当然即便是接触了也都是唯唯诺诺不敢说话的,毕竟都是临时抓上山来没经历过岗前培训的…唯一敢说话的是一个负责给雷鸿剑做饭的厨子,就是当初被四大王吃掉的那个名厨的儿子,只是可惜这人虽然胆子很大天不怕地不怕的但是雷鸿剑可不敢和他凑的太近。

  甚至都不敢吃他做的饭。

  “我去洗个澡。”雷鸿剑说道:“一会儿要不要一起吃早饭?”

  “不了,我不喜欢洗澡。”

  四大王的脑回路很神奇。

  说罢她就对着雷鸿剑轻轻地哈了口气,瞬间,一股暖风迎面而来吹拂而至,他顺从的闭上了眼,发丝被风撩起,穿过,他安静的享受着,事实证明,女孩子的口气臭不臭和颜值是有着绝对正相关的,所以这风很香甜、很清新、很温暖,很柔和,雷鸿剑只感觉自己浑身上下都好像被婴儿最稚嫩的皮肤轻轻地吻了一遍似的,美妙的简直难以言喻,几秒钟后,风停了,他睁开双眼,身上的汗液已经没有了,取而代之的只有清净、干爽、舒适。

  并不只是被暖风吹干或烘干,虽然这个温度和这点时间也做不到,就像是刚刚洗了个澡,还用了洗发水和沐浴露,不仅干爽,还很干净,甚至就连身上的衣服都好像是被洗衣机洗了一遍再烘干晒干似的,穿着也感觉更舒适了许多,只是不知道身上的那些分泌物和脏东西都被吹到哪里去了,毕竟要遵守质量守恒的…难道都随风飘走了?

  “四大王厉害!能不能让小蛇也学学这招,以后我就不用洗澡了。”

  雷鸿剑由衷的感叹道,四大王被夸赞的脸蛋羞红,忙扭头说道:

  “大王,从复杂到简单是技,从简单到复杂才是道,可不能一味地追求方便快捷,至于那条小蛇,应该是凝躯二劫了吧,这么简单的事她肯定会的,大王不必对她操心。”

  “好像很有道理。”雷鸿剑忽然笑道:“可我还是觉的简单一点比较好,就比如说我的修行和入境。”

  他的眼神儿有些意味深长,就好像要突然聊聊人生一样,似是话题太快,四大王先是愣了一下,随后也同样若有所思的回望着他。

  “四大王你可是妖族大佬,你可知道有什么邪门歪道的入境手段?”

  明明四周空旷无人,雷鸿剑还是故意压低了声音,营造了氛围。

  随即仿佛连空气都突然凝固住了,两人对视着且疑惑着。

  四大王眼睛微眯似笑非笑,看不出脸上表情的喜怒,只是说道:

  “为什么妖族就要懂邪门歪道?大王你说的邪门歪道又是指什么?”

  “比如说移植和夺舍?”

  “大王怎么会知道这些?”

  “书上看到的。”

  “什么书?”

  “修行简要和起点…”

  四大王微微仰头望天,似是在思考着,可是又想不出来的样子。

  “以后大王少看这些杂书,都是骗人的,学如逆水行舟,哪有捷径可走?况且捷径可能会更难的。”

  雷鸿剑想了想后说道:

  “我还没有来这里的时候才学了一篇文章叫做《逍遥游》,那里边有一个道理告诉我即便是鲲鹏想要起飞也得依靠六月息去吹他,俗话说好风凭借力,送我上青云,可是如果没有好风,没有天地之正的话那我不就只能找点歪风邪气了吗?”

  “逍遥游?”四大王歪着脖子问道:“大王在妖界见过鲲鹏?”

  “怎么可能,那是庄子在借物喻人。”雷鸿剑温柔的把四大王的小脑袋给扶正说道:“你跑题了。”

  四大王没有反抗,也习惯了偶尔的亲昵,任由雷鸿剑先摸了她的脸蛋又把双手搭在她的肩上,好像被禁锢了似的,两人就这样面对面的对望着,好像表情都挺认真的。

  “所以到底有没有呢?”

  雷鸿剑又问道。

  “当大王是不是压力很大?”

  四大王反问道。

  “没有,真的没有。”雷鸿剑回答道:“就是想偷个懒。”

  “那就是有!”

  吴嗔痴先是斩钉截铁的哼了一声,好像很不满一样,随后又低头喃喃自语着,听不清楚在说什么,也可能是什么都没有说,好像在磨牙似的,很委屈的感觉,鬼知道她想表达什么啊,然而雷鸿剑刚想询问两句,她又突然抬头展颜笑道:

  “不过我好喜欢现在的大王啊,只是山里的这些王们都才补天境而已,满足不了大王的,所以夺人天赋这条路只能靠大量的天赋绝佳者去堆,不过您是大王,王就该是这样的,整个种群的女人、孩子、财富、宝物都该是大王您一个人的。

  大王先一个人去用膳,我去走走门路,大王等我的好消息…

  咔、霹、溯…”

  难以形容的裂炸声,

  是闪电加高速移动。

  话音刚落,宛若回声还在,雷鸿剑目光愣愣的看着前方的空旷,他还是第一次看见四大王的忽然消失,虽然知道妖怪的移动速度肯定极快,而四大王作为山里排行第四的超级大佬,速度肯定更快,但是还真没有想过她居然能跑这么快。

  “不会是个假的的三百岁老怪物吧,和个小丫头有啥区别,刚说完喜欢就跑了,我还想拒绝一下的…”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