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幻想修仙 其翼若垂天之云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章 服药

其翼若垂天之云 雷紫璇 3200 2020.10.16 00:49

  没有压力的生活也很有趣,有压力的生活是另一种有趣,这里每时每刻都能看到新鲜且神异的好玩东西,日子不可能会过的无聊。

  只是没什么安全感。

  “大王,该吃药了。”

  雷鸿剑的贴身丫鬟是个人首蛇身的神奇物种,当然在这里并不罕见,正常人的上半身,托着条翠绿色的肥尾巴,走路如同是在扫地。

  “还是上次二大王专门从丰年道找来给大王固本培元的那种汤药,人类修行者在凝躯之前此药多多益善,我改动了些药方,虽然还是一样的苦,但是后劲小了些,大王别害怕…忍一忍今天就过去了…”

  丫鬟小蛇把药罐放在雷鸿剑的书桌上,身后的长尾轻扫勾来一张竹编椅子,她挨着雷鸿剑坐下探手用汤匙舀了一勺汤汁小心翼翼的轻吹了两下,再送至雷鸿剑的嘴边,目光盈盈的看着,盯着,期待着。

  修行的第一步是养好身体,就是养生,养丹炼体筑基开脉守窍鼓壮本元坐照内观,这第一步没有境界没有神异凡人也可以做到,只要能持之以恒,守持内藏,谁都可能练至圆满,谁都有望破境凝躯。

  “良药苦口嘛大王,一碗药喝下去能顶常人半个月的苦修,要不,要不我下山抓个大家闺秀来…”

  “不用那么麻烦。”

  雷鸿剑面无表情的看着被递过来的汤匙里面那些墨绿色像胆汁般的筑基药液,苦的确是苦了点,但是还没有克拉霉素苦分散片苦,也不是忍不了,只是这丫鬟小蛇怕他不肯喝,不仅得面对面的亲自盯着还非得一勺一勺的给他喂着喝,这就很别扭了,而且最主要的是药都喝了这么多了却并没有多少效果。

  “乖啊大王,一口药一口糖,不能混着喝,先让药液吸收一会儿,大王好厉害,来再喝一口,太强了,有什么感觉吗?大王?”

  丫鬟小蛇一边喂药一边鼓励着期待着,像个耐心的好家长一样,雷鸿剑强忍着嘴里的苦味儿说道:

  “还是老样子,感觉肚子里有一团火,照的全身都暖洋洋的,有气流在身上窜来窜去,有点痒…”

  “这是好事儿,大王放轻松,尽量想些闲事儿分分心,别刻意去引导体内的气流,让它们自由的冲开经脉滋养身体就好,没有危险的。”

  丫鬟小蛇的人身外表年龄与雷鸿剑相差无几,十六七岁的样子,身段纤细、窈窕,还长着一张天真无邪清纯可爱的萌蠢面孔,若是再穿个水手服的话,简直比学生还像学生,然而她上半身只有一件蓝白色的抹胸,露着肚脐,下半身是蛇身和蛇尾,自然是什么都没有穿。

  一碗苦药吞咽完毕当真是回味无穷,身上已经不知不觉的忍出了一层细汗,不过麻木了之后这种感觉里倒还能找到几分舒服,雷鸿剑点了支烟来试图冲淡嘴里的苦味儿和缓解那被苦味儿苦出来的头痛和脑胀,效果寥寥无几也聊胜于无。

  其实他是不反感喝药的,毕竟…毕竟实力最弱和地位最高的矛盾怎么看都是水火不容的,这就很尴尬,莫名其妙的就成了她们的大王,享受着神仙般的生活待遇,也可能是被这温柔给麻醉掉了吧,虽然没有什么安全感,但却也不是很怕死怕被妖怪吃掉,更多的都是心虚有愧,怎么说也是非亲非故的。

  雷鸿剑随手拿起来桌上的一本《修行简要》,翻了几页,说道:

  “话说不久前我还是个优等生来着,考试从来都是全校第一,现在怪不适应的,这药还是得多喝啊。”

  小蛇笑起来的时候那双明亮的大眼睛是弯弯的,像月牙一样,很甜美,很迷人,好像很得意一样。

  “大王说的是民间的私塾吗?大王你现在也是第一啊,老祖宗都要管你叫大王,大王何必留恋曾经。”

  雷鸿剑摇了摇头问道:

  “你说我还有多久可以入境?”

  小蛇想了想认真说道:

  “二大王说若是大王三年之内不能破开修门进入凝躯之境,那就重新排位,大王当六大王,再从妖界唤一个新大王来给山神大人交差。”

  “这…怪不好意思的啊。”

  感觉体内瞬间被抽掉了一丝压力,好吃懒做享尽荣华也就算了,这惩罚力度也是真的不如没有。

  好歹给我点实惠的压力啊…

  小蛇收拾好茶碗药罐趴在桌上扭头望着雷鸿剑温柔的说道:

  “大王不必自谦也无需担心,二大王虽然不喜欢人类但是绝对不包括大王你的,只是…只是心里难免有些落差所以故意说些气话而已。”

  一颗烟很快就抽完了,小蛇捧着个搪瓷的烟灰缸轻轻呵了口气,一丝凉意冻结了最后一丝火星。

  “老祖宗说大王你这习惯对身体不好,虽然不明显,但是修行讲的是毫厘必争,一丝一毫不能轻视。”

  “好,下次一定。”

  小蛇口中的老祖宗说的就是邯王山的柳大王,因为都是蛇妖,所以小蛇直接管她叫老祖宗,当然不久之前柳大王还是大王的,只是雷鸿剑来了之后占了大王的称呼,而五位大王顺位挪下去的话容易与之前搞混,所以就变成了现在这样。

  雷鸿剑忽然问道:

  “山上还有别的人类修士吗?”

  “当然有啊,可多了。”小蛇笑道:“有奴隶,有囚犯,偶尔还会有访山的友人,人间与妖界不同,人间到处都是人类,九蛇之地的九大势力除了咱们邯王山外其它八处都是人类教派或者世家,大王若是想出去玩的话可以找二大王带路,二大王在外凶名最胜,不过可惜大王现在还不能以妖王的身份出门…”

  “为什么?”

  雷鸿剑有点好奇。

  “因…因为…”小蛇一时间有点犯难,吞吞吐吐的道:“丢…丢人…”

  “呃…”

  这就很难受了,不过这丫鬟虽是丫鬟,却也是个山里天赋极高的好苗子,而且几百年后说不定也是山里的一位妖王,心里自有底气,虽然娇俏讨喜,但并不唯唯诺诺。

  人活一口气,佛争一柱香,妖怪肯定也不是没脸没皮的,这种情况大家都可以理解,只是…生而为人给组织丢人现眼了感觉很抱歉。

  雷鸿剑淡然道:

  “我尽量努力。”

  因为邯王山的妖族都是生而为妖的存在,生下来就是凝躯境,所以该如何以肉体凡胎入境它们也不是很擅长,只能给些指导性的意见剩下的就是看书了,也所幸这一关并不复杂主要就是积累和天赋。

  先吐纳养气,在冲穴开脉,开发人体潜力,将五脏六腑、四肢百骸、筋骨皮肉调养到最佳状态,继而坐照内观、冥想、体悟,入境。

  前面主要靠积累,后面主要靠天赋,前面可以靠服药来抵消九成九的努力,后面服药只能辅助。

  天赋才是最重要的。

  “三大王说大王的先天体质残缺的厉害,不过大王不必灰心,体质再怎么残缺也是有体质的,要知道这人世间绝大多数凡人都是毫无先天体质的,这些人与大道本源没有共鸣,可其中依然有不少惊艳之辈能成功入境,据说如今天师府就有这么一位狠人,而大王你虽然体质残缺严重但其实也是人中龙凤。”

  不知道是夸赞还是安慰,反正小蛇的表情是挺得意洋洋的。

  雷鸿剑嗯了一声又问道:

  “你是什么体质?”

  丫鬟小蛇娇笑道:

  “我体质偏凉,有三条属性不明显的二级灵脉,是很常见的青蛇之体,当然常见也不代表有很多啦。”

  “光听名字就很垃圾啊。”雷鸿剑暗暗想着:“不过在怎么垃圾和我比也是天上地下的差距,好像书里说这玩意儿是可以移植的…不然都等了这么久了也没个系统和老爷爷来找我,我还怎么当人中龙凤…

  靠运气吗?”

  《修行简要》里有一段很明确的说法,没有先天体质的人类的确仍有不少能成功入境的,但基本上都是些道观里或寺庙里持戒苦修一辈子的宗教人士,在百岁高龄寿元将尽之前身体依旧硬朗,肉身依然饱满富有能量,这是长期修行的成果,再以此为基础挣扎就有希望成功入境凝身添寿一二百,原理则是年龄越大桎梏越弱,越容易入境。

  “九蛇之地中最强大的那些人类的教派里,二十岁之前入境是很重要的一个门槛,他们通常都是以此来筛选天赋最好的苗子列为亲传弟子,再集中优质资源重点培养。”

  丫鬟小蛇认真的说道:

  “可能二大王她也是如此考量的吧,不过大王你不必忧心,放平心态慢慢的潜修就好,没关系的。”

  雷鸿剑放下书本叹息道:

  “这岁月静好的日子再过个十几或者几十年想想也挺难熬的,先不说我很想试试法术怎么玩,很想尝尝当超人的感觉,我在那边可是有父母家人的,我有亲戚朋友,还有个很漂亮的女朋友…虽然肯定没有你们这些妖精漂亮吧,但是我迟早得回去的,可是我现在连入境都这么艰难,小蛇,你认真的告诉我,最多十年之内我有希望成功吗?”

  小蛇是蛇精这件事情是肯定无疑的,但是她还很有可能是个爱哭的戏精,此时已经莫名其妙的悲伤逆流成河了,哽咽着安慰道:

  “大王你这是想家了吗?回去是不可能的,圣人之下没有人能来往妖界,至于十年入境的事儿我一会儿就去求求老祖宗让她把山里的宝贝全都拿出来,说不定还能有一线希望,大王你要相信你自己啊。”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