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幻想修仙 其翼若垂天之云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章 冥想

其翼若垂天之云 雷紫璇 3111 2020.10.19 13:33

  好学生总是能抓住重点。

  至于后面的那些什么大王该有的种群待遇,那不是大王,那是狼王,雷鸿剑可不敢也不想奢求,小蛇对他说过,整座邯王山除了十来个正在闭死关想出也出不来的老祖宗们外,五位大王就是境界和实力最强的前五名,可除了她们之外,山里还有补天境的妖王好几百位。

  所以说,

  文明世界里,

  没有谁是绝对的老大。

  夜晚,没有受过工业污染的天空很美,繁星如海,照耀着好像比满月的月光还要亮,只是可惜,星星这么多却没有一个是认识的,至于那个常常被用来寄托乡情的大月亮,他还没有看见过,好像没有,不过这个世界是有用月份来计时的传统的,所以可能是以前有过吧。

  盘坐在屋顶上,视野更开阔了些,空气也更清冷了些,看了眼远处的群山万壑,雷鸿剑缓缓的深吸一口气,继而闭上双目,冥想。

  冥想是入境的唯一方式,

  更是天道对生命的慷慨。

  生命的存在依存于道家无中生有的最根本原理,而这个原理和世界的存在是相同级别的,虽然它完全无法用逻辑来解释,但是要想佐证也很简单,就是生命需要睡觉。

  睡觉不是单纯的休息,应该说是暂时消失,从有的状态暂时回归到无的状态里,再从无的状态里汲取属于有的能量,维持机能,反哺肉身,其实这个过程也叫作修炼,只是狭义的修炼更具有主动性。

  睡觉是被动的修炼,冥想是主动的,冥想替代不了睡觉,但是可以得到很多不同的能量,和更多的可能,此外由于生命身体结构的复杂化,主动的还有吐纳呼吸,观想坐照,甚至是积累能量冲穴开脉。

  这个过程被统称为养气或养生或养身,目的就是把肉身体魄调养到一个极佳的状态,让体内充满超越健康的能量,这是入境的基础。

  通常这个基础,身体素质不错的年轻人需要一百天去完成,也就是所谓的百日筑基,百天内完成大小周天的全部灌通算是一个入门的标准,当然入门后还可以继续积累,继续调养,通过冥想修炼,让血肉筋骨里的生命能量更充盈,更饱满,且逐渐升华,没有止境。

  相应的,

  身体状态越好,

  入境的概率也能更大。

  同样的,

  入境也需要冥想。

  此时星光下,夜风里,雷鸿剑盘坐着一动不动的冥想着,凝神调息排空杂念,从最极致的安静里寻找一片幽无,寻找没有空间,没有时间,没有自己的那点绝对的无。

  丫鬟小蛇在旁边抱尾托腮百无聊赖的坐着看护着,歪着脖子看着自家大王,一副没精打采的样子不知道她在想什么,可能是等的有些无聊了吧,毕竟这一坐就至少需要半个时辰,当然,时间越长越好。

  只是干等着很磨耐性,还不敢乱动不敢打扰,她就这么坐着,也没有什么好玩的,虽然也不敢玩,甚至都不敢四处瞅瞅,不敢分心。

  只能眼巴巴的看着大王。

  雷鸿剑的妖王府位处于一座恢宏高山之上,这座山在整片邯王山脉里都是属于比较高的,所以从屋顶上可以看到很远很远处的风景。

  哪怕是在夜里。

  同样的,也正是因为外面很远很远,所以才显得这天地分外辽阔空旷,人类也更加渺小孱弱,修行是如此不易,努力是另一番风景。

  像小草一样。

  夜空里有若隐若现的大型飞禽在徘徊穿梭着,但是没有一点鸟类的鸣叫或是破空的风声,因为这些都是府里的护卫,在高空警戒着。

  防备着各种风吹草动。

  “大王?”

  小蛇忽然小声问道。

  与此同时,雷鸿剑缓缓吐出去一口浊气,又嗯了一声回应,继而睁开眼睛,他入定结束了,然后像刚睡醒似的下意识的伸了个懒腰。

  “大王感觉怎么样?”小蛇赶紧爬过来给雷鸿剑当靠背扶住同时揉着他肩膀问道:“这次有收获吗?”

  雷鸿剑笑道:“坐的时间久了腰酸脖子累,腿一直盘着也不舒服。”

  “没必要勉强,放松些也行。”

  小蛇老生常谈的说道:“其实入境就是入静,姿势也不用按书上说的那样标准,我觉的那样反而更难入静,舒服就好,不如就这样让我抱着,或者我把王椅搬上来大王你坐在椅子上抱着我再入静一次?”

  人首蛇身的美色小姑娘说的很认真,一点害羞的意思也没有,雷鸿剑斜撇了她一眼,好像在说“给你个眼神自己体会”,小蛇这才红了红脸蛋儿,且咬着下唇神色不满。

  “那要不…”小蛇眨了眨眼压低声音试探道:“要不我去山下给大王抓个人类的大家闺秀来抱着玩?

  不对…是抱着入定。”

  “我真牛逼!

  你真看得起我!”

  雷鸿剑心中感慨道。

  没有打扰尚且艰难,生活中还处处都是诱惑,修行果然好难。

  雷鸿剑说道:“这段时间我也尝试过偷懒,不过我发现打坐这种事虽然就是坐着一动不动,看似没什么可用力的地方,但是坐的轻松和累是效果完全不一样的两回事。

  起初我是意守下丹田,这个意守本身就得集中注意力,这是个辛苦活儿,后来我又靠想象下腹有个气团在随着我的呼吸涨缩,还要配合顺腹式呼吸,同样马虎不得,现在我主要是纯粹的冥想,专注呼吸以一念代万念,心里起了杂念要迅速抛去杂念继续专注呼吸,这个主要是不能放纵自己的杂念,这个用力的方式很难说,不过同样是轻松不了,相比之下姿势正规一点倒不是很累,而且这种很正经的仪式感可以让我放纵的心态减少很多…”

  “大王…”雷鸿剑正侃侃而谈着,小蛇忽然不耐烦的打断道:“大王不用这么着急,四大王不是去给大王找合适的天才准备夺造化了吗?”

  “杯水车薪的事儿。”雷鸿剑说道:“能靠自己还是得靠自己。”

  小蛇点了点头说道:“那大王今晚还继续吗?不如咱们先回屋里?”

  雷鸿剑沉思了一会儿后说道:“就在这儿吧,这里凉快,再炼一个小时,总感觉进不了状态,杂念太多,怎么冥想都忘不了自己。”

  “还练啊,大王好辛苦…唉,算了,大王我帮你分析一下你现在的状态吧。”小蛇叹息一声后单手托腮侧仰着头看着满天繁星满脸无聊的讲解道:“其实冥想时也不能完全忘了自己,最起码得知道自己是在做什么,大王现在的身体已经通过服药养的极好了,早就达到了入境的标准,现在于冥冥之中入境才是最根本的,所以大王即便通过冥想达到了那个无的状态心里也得有根弦知道自己是要入境,大王是要去寻找境界,虽然这好像既无又有很矛盾,其实并不矛盾,只是我这么说表述不清,只能靠大王自己体会。

  当然了,其实那个绝对无的状态也不可能完全达到,人没有念也就无所谓还有意识,那种状态要么是睡着了,要么是死了,可是冥想又要排空一切杂念,用冥想的念头与杂念做斗争,然而冥想的念本来也是一种念,这里又矛盾了,尤其是达到一定状态后,有时候还能在心里看到一些特别的风景,因人而异,这是好的是进步的现象,可是这种现象本身又是杂念,很容易迷失进去继而清醒过来,并不容易。

  所以说入静这种事情,说简单也简单,说难,实际上它是没有止境的,在清醒与无之间,可以越来越深,没有止境,而这也就确切说明了,并不是达到固定的某一步之后就能绝对的找到境界,其实真正天赋好的人根本就不需要入定太深,而有些天赋较差的人,平时入定极深不一定可以成功,却可能在某次烦心后打坐杂念极胜之时突然福灵心至找到境界一举入境…”

  “那就是看脸呗。”雷鸿剑无所谓的笑道:“看运气,看概率,天赋好的概率大,天赋差的概率小,此外还要看年龄,年龄越大概率也越大一些,可无论怎么说,既然是看概率的,那只要我尝试的次数足够多就总有一次会成功的,而且多积累一些也肯定是有用的,不仅是身体的调养上,冥想的深度上也是如此,学如逆水行舟不进则退嘛。”

  小蛇哼了一声说道:

  “我不是这个意思,虽然是不进则退,但是付出和收获并不匹配,这算下来就是吃亏的,大王你只需要定期服食丹药那即便是偶尔放纵几次身体上也不会有任何亏损,至于冥想入境的事儿,大王放长劲儿就行,不用每天都这么争分夺秒的,大王不是准备用你说的那个邪门歪道了吗?那就更不用着急了,大王你好好想一想,用一根粗木棍往地上戳,你用力再大也不如先把木棍削尖…”

  “胡说八道…妖言惑众…

  小妖精。”

  雷鸿剑仿佛是被逗笑了一样笑骂了两句,继而像个长辈一样摸了摸小蛇的脑袋,同时心中想道:

  “听起来也很有道理,不过我还不知道你想的是什么?之前不让我抽烟说是什么修行毫厘必争,现在又跟我讲性价比,真是个小母蛇。”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