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剑与魔法 地下城之文明曙光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章 下崖

地下城之文明曙光 海上金龙 753 2016.12.29 18:12

  几只羊眼看着滚下山坡,可把我给吓坏了,赶紧跑过去看,到了沟边,找一块坚实的土地站在旁边往下看,总共有三只羊掉了下去,一大两小,悬崖有微小的坡度,羊们连滚带摔落了下去,有一只可能腿摔断了,卧在那里不停的哀嚎,另外两只站在那里咩咩狂叫,看起来只是蹭破了些皮,不过我觉得问题不大。现在关键是要找一个地方下去把羊给弄上来,从这下去肯定是不行,得找个坡大的地方绕过去。

  这时候天慢慢的阴了下来,凉风吹起来了,我举目四望,发现几百米外一个比较缓的土坡,上面长了许多小树,从那里拽着小树应该能下到下面。我拍拍黑子,又指指坡上的羊群,又指指悬崖下的三只羊,然后拍拍我自己,表示要和它分工合作,你在这里看着羊群,我下去救那几只受伤的家伙,黑子旺旺叫了两声,表示明白。我赶紧冲着缓坡跑去。

  来到坡前,大致看了一下地势,大概有二十多米的深度,坡度有四五十度那个样子,树和灌木一直延伸到沟底,拽着小树慢慢的往下面溜,应该问题不大,可是现在天热,穿的短袖,免不了被带刺的酸枣枝给挂破皮,可是也顾不了那么多了,硬着头皮往下下吧。刚来第一天就出这么个事,真的不是什么好兆头。

  上山容易下山难,刚开始还算顺利,树枝比较粗,很好抓,快下到中间的时候,小树已经没了,只剩下些槐树条,小酸枣枝,都是些带刺的,简直无从下手,为防着手被荆棘刺破,我挑着没刺的枝条抓,下降的速度越来越慢,有时候只好趴在坡上休息一会,天上乌云密布,远处隐隐传来闷闷的雷声,这天早晚得下雨,情况有些不妙啊,得赶紧加快速度,我对自己说。最后下到坡底时候我自己简直惨不忍睹,浑身上下的衣服都扯破了,小腿上挂了七八道血条,手上满是刺破的小洞往外面渗着血,钻心的疼,胳膊上被挂的也够呛,好在都是皮外伤,还能坚持住。

  这时侯还是下午三四点的样子,可是天经快黑了,勉强能看清十几米远,再远就模模糊糊了。忽然半空中猛地响起一声炸雷,震的我耳朵直嗡嗡,一道闪电将周围的一切瞬间照的亮如白昼,接着豆大的雨滴开始落下来了,我撒腿往刚刚羊掉下去的地方跑去,到了地方却发现只有一只受伤的在,另外两个不知道跑哪里去了,这时候雨已经大了起来,地上也开始变的泥泞不堪,时不时的电闪雷鸣搞得我心烦意乱,我蹲下看那只受伤的羊,发现它两只前腿都摔的血肉模糊,站不起来。怎么办,我忽然发现就目前的情况来说,我下来一点用都没有,那两只羊跑丢了,这只趴在地上动不了,除非舅舅在上面,两个人配合用绳子还可以把羊给吊上去,可是舅舅现在在家呢,就是看见下雨赶紧赶回来,一时半会也到不了。雨越下越大,地上的雨水开始慢慢汇聚成小溪流,从高处往地处奔流而下。正在我一筹莫展的时候,我听见黑子的叫声,然后听见舅舅在上面喊我的名字,然后隐隐约约看见有个身影出现在上面。

  “舅,咱羊掉下来了,这只腿摔坏了,那两只不知道跑哪去了。”我说,

  “尔丹,你咋下去的,这么高,你没事吧,”舅舅说。

  “我没事,那边有个坡,我从那溜下来的,你赶紧回去拿根绳子,咱把羊给吊上去”,我说。

  “好,你搁下边小心点,我很快回来”,然后舅舅的身影不见了。

  沟里的小溪已经变成了小河,渐渐地没住我的鞋子,瘸腿羊泡在水里拼命地往沟边靠,我就手抓住沟边的一棵小树,腾出一只手拽着羊尾巴,免得它被水冲走。

  雨水打的人眼睛快睁不开了,身上冷的要死,我依稀看见沟里的小河慢慢越来越大,水流速越来越快,夹杂着泥沙和枯枝烂叶,翻滚着浪花咆哮而下,仿佛要将两岸的一切都带走似的。水已经到了我的膝盖上面,我抓着树枝的手还行,但抓着羊尾巴的手快坚持不住了,伤羊因为站不住,已经呛了几口水,开始不停的挣扎着要脱离我的控制。

  正当我焦急万分的时候,一根绳子从上面扔了下来,垂在我身边一米多远的地方,只听得舅舅大吼;

  “尔丹,把羊丢了,不要了,水太大了,你赶紧把绳子捆在腰上,我把你系上来。”

  “没事舅,我没事,先把羊拉上去吧”,我对着上面喊。

  我把羊拉近了些,用两只腿夹住,侧过身拽过绳子,绳子舅舅已经打好了活扣,我手忙脚乱的先是把活扣套在羊脖子上,后来觉得不妥,又把扣扯大了些,绕过羊腿捆在羊腰上边,然后拽拽绳子,对着上边喊:

  “拉吧,舅,”

  这只羊不大,舅舅不费什么劲,快速的把羊往上提,羊身体蹭着山坡上的石头和树枝,又吃了一番苦头。惨叫着慢慢的被拽了上去。羊终于被扯上了沟顶,这时候大水已经漫到我的腰上,激流冲击着我,仿佛随时要把我带走,我拼命抓着小树,免得被大水冲走。

  终于舅舅把绳子又扔了下来,我抓住绳子,把绳子套在我的胸口,拽拽绳子,对着上面喊:

  “拉”

  只觉得绳子一紧,我被慢慢的提离水面。舅舅在上面拉,我在下面手脚并用,连抓带爬的往上上,眼看着慢慢的接近了坡顶,这时候大雨疯狂的下,黑沉沉的天上闪电一道接着一道,沟里的河水已经开始猛涨起来,混杂着许多土块,连根拔起的树木,像一群受惊的奔牛,从沟上咆哮而下。

  也许是大雨浇松了沟边的土壤,当我刚刚拉着舅舅手的时候,整个坡顶一大块土地松塌了下来,舅舅哎呀一声从上面一下栽了下来,我们俩在半空中手拉着手,和一大堆碎土一下掉进涛涛山洪中。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