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重生之少女二十七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八章 谁的青春都脑残

重生之少女二十七 大蜻蜓队长 2139 2017.01.07 10:30

  不知不觉又到了周末,何晴依旧早起,和林燕明去晨跑一下,然后回家开始学习。这一世她的目标一直很明确,做什么几乎都是在为高考打基础。她一直很后悔上一世没有好好学习,整日沉迷小说里面,要不然就是因为那些暗恋的小情绪而低沉,她希望再来一次能和上一世活得不一样,毕竟她拥有了去改变的勇气,当然也要随之付出改变的努力来。只要付出总是能够有收获的,不是么?

  此时,何晴在房间里和数学题死磕,复习前几天数学补习数学老师讲的数学题,何晴将它们全都重新算过一遍。虽然老师讲过一遍何晴有点印象,那时看起来是明白,也讲正确答案给写下来了,但最好还是自己再做一遍才知道自己错在那里,到真正做出来了才是把知识点吃透了。把卷子做完后她又开始背诵起古诗词来,何晴不禁想到,年轻就是好啊,记忆力都这么好,读几遍就能背出来也就只有在青少年时期才做得到啊。

  妈妈去买菜了,出去之前叫何晴看一下弟弟,弟弟在摇篮床上玩着手,何晴听到了弟弟咿咿吖吖在叫,就出去抱了抱弟弟,陪何辉玩。何辉瞪着大大的眼睛,嘴巴里吐着泡泡,何晴抱着何辉说“你是一条鱼吧,吐泡泡卟噜卟噜。”何辉的鼻子塌塌的,和何晴一样,以前何晴老是被林敬宇笑没有鼻梁,偏偏林敬宇鼻梁高不能嘲讽回去,这让何晴很是郁闷,只能笑林敬宇凸眼睛,但是无奈林敬宇眼窝深看起来不凸,不像何晴根本没有眼窝,因此又是被他一阵嘲笑。何晴捏了捏何辉的鼻子。“小辉辉,鼻子要挺挺的哈。”然后又摇摆了一下何辉,何辉被何晴挠得笑了起来。突然何晴感到一股热流朝她涌来,啊,果然,裤子湿了。“小辉辉,你这是在给姐姐倒茶喝吗?”何辉笑得更欢了。何晴帮弟弟换了裤子放到了摇篮床上,自己也去换了裤子然后又把被尿弄湿的衣服洗了。何晴晾完衣服又去看了摇篮床上的何辉,他正在吃自己的手,何晴拿湿巾给他擦了下手,又抱起何辉读起古诗来,爸爸在她6岁的时候给她买过一本《唐诗三百首》,然后对她说“熟读唐诗三百首,不会做诗也会吟。”现在,何晴一边抱着何辉一边读着古诗,何辉趴在何晴肩上,颠着颠着就睡着了。等何晴读完了《悯农》,才发现这小子已经睡着了。哎,“真是一代不如一代啊。”何晴笑嘻嘻德给自己抛了个梗,然后小心翼翼把何辉放回摇篮床上,妈妈就回来了。

  吃完中饭后爸爸也回来了随便吃了个饭就接何晴去农家乐饭店给刘彦文补习。刘彦文,14岁,初二,语文奇差,崇尚杀马特贵族文化,但最多只能算个伪乡村非主流,因为他连长头发都不敢留,但刘海确实很长,并且以此作为自己贵族的象征,按他的说法自己是“葬爱家族”的成员。但何晴自己心想“葬爱?障碍才对,智力障碍。”何晴到书房给他辅导的,在这之前让他买了一套卷子来做的,当何晴看完卷子上的答案,瞬间有点无语了。孩子,你这是不是太敷衍我了,虽然我说了就算不会做你也得随便写点什么上去,但是你真的就写“随便写”这三个字是不是有点不合适呢?何晴耐着性子说道“这张卷子,你哪里不会?”刘彦文邪魅一笑说道,“哪里都不会。”何晴看着这张假装成熟男性却很像偷了大人的西装穿的幼儿园小朋友的脸上的笑容,想如果弄死人不用偿命可能眼前的这个小孩已经被我扫射了几万遍了吧。何晴干脆一道题一道题给他讲,还好他也算配合,也有听,就是时不时会顶嘴,说上几句。不过每次何晴都能噎住他,就像之前一样。

  “我一眼就看出这道题选A啦。”“错了,A被你一看看到也是惨。”

  “这个我本来是记得的,但是写的时候又不记得了。”“这就叫说了和没说一样。”

  “我这道题是这么想的,吧啦吧啦,这下应该对了吧?”“嗯,错了。”……

  等这张卷子和知识点讲完以后也快要5点了,爸爸还没有来接她,于是何晴打算自己回去,刘老板让刘彦文载她回去。刘彦文甩甩头发就去车棚拿自行车了。很酷的骑到何晴面前,说上来,何晴跳了上去和刘老板道了再见。“呼哧呼哧,何晴你好重。”刘彦文装着很累说道。“哦。”一脸便秘脸的何晴说道。“刘彦文,要不要我借你发夹把头发夹一下。我怕死。”何晴看着前面的刘彦文一直甩头发说道。话刚说完她就看到前面的刘彦文好像踉跄了一下,车也抖了一下,何晴赶忙扶稳了后座。“我说真的。”刘彦文稳了稳车头说“你重死了,叽叽歪歪,要不然你来骑。”何晴想了想,说“这样也好。”刘彦文就停了下来,两人换边,何晴来载刘彦文。“其实我才75斤。”何晴补充道。“比你轻。”确实,刘彦文虽然还是个少年,但是可能因为饭店伙食好,没有养成饭店少东家的模样,反而像个厨子,微胖。所以这也是何晴很反感他杀马特的做派的一个原因。“不给胖子活路。”刘彦文在后座说道。按毒鸡汤的说法就是控制不住自己的体重怎么可能掌控得了自己的人生呢?不过现在毒鸡汤还不流行,反而是心灵鸡汤盛行。

  坐在后座的刘彦文哼起歌来。“你若化成风,我幻化成雨~”许嵩在这个年代很是流行,几乎每个少年少女都会哼上几句,而何晴上一世是直到了高中才知道这个歌手的。又因为高中时林敬宇也喜欢许嵩,其实也不算吧,他好像没有特别喜欢的歌手和明星,也只能算是听多了几首许嵩的歌,何晴那时还有送他一张许嵩的签名专辑,嗯,挺贵的。何晴听着车后座的男孩从许嵩的《清明雨上》唱到《有何不可》,也跟着一首一首哼过来,忘词的就哼唧哼唧两声。这样的一个盛夏的傍晚,两个少年少女骑着一辆自行车,迎着盛夏的风和不强烈的夕阳,奔向更美好的将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