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晴有所归处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59章

晴有所归处 大海里的银鱼 2373 2019.09.20 23:09

  “老杨同志,你说你夸我就夸我呗,干嘛还要提我以前的糗事,皮痒就和我说,我这人旁的品德不敢说好,但乐于助人却是大家有目共睹的,我不介意帮帮你呢。”

  “不用,不用,这哪能劳您大驾,刚刚是有点皮痒,现在已经好了,一点都不痒痒,什么毛病都没有。”

  “小样~我跟你说了那么多快困死了,抓紧时间睡觉吧,没说完的话等我回去再说吧,说不定仙茶小学会有其他去支教的老师呢,那我就可以提前回来见你了。

  不过我可得和你说清楚了,你不许插手支教这里面的事儿,不可以动用关系、钱财把其他老师调过来,至于我在仙茶山呆多久就全看老天爷怎么安排了。”

  就像杨慕义了解岳嫮晴一样,岳嫮晴对杨慕义的一些想法不用猜就已经知道了,这么长时间的分别,按照杨慕义平时的个性就算接受的很平静也会闹些小别扭的,可从岳嫮晴提起支教这件事起杨慕义除了一开始有些情绪波动之外其他时候基本上看不出来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

  杨慕义越是安静就越是证明他要开始憋大招了,他也知道支教是岳嫮晴自己选择的,要是拦着的话于情于理都说不过去,不如让岳嫮晴先去待一段时间,然后他再安排人去换岳嫮晴,悄咪咪的谁也不知道,简直完美。

  但是坏就坏在岳嫮晴太了解他了,他这还没开始行动呢计划就宣告失败了,没办法,先老实待着吧,以后总会有机会的,让岳嫮晴锻炼一下总不是什么坏事。

  一夜无梦,舟车劳顿了那么长时间,铁打的人都受不了,也是难为他们两个醒来后还要马不停蹄地赶飞机和去培训基地了,分别时两人只是对视了一儿后连拥抱都没有就各自离开了,该说的话该抱的人昨天已经全部完成了,再依依不舍的话总有一个人会坚持不住,要么留下来要么一起回去,理智告诉他们绝对不可以这样做,所以不要有任何接触马上离开对方才是他们此时应该做的,来日方长,比起分别的时间他们在一起的时间会长得多不是吗。

  离开杨慕义后岳嫮晴就出发去了培训基地,一路上心情都很是沉重,明知道自己这样做是对的,可她却开心不起来,阴郁的情绪一直跟随着她直到培训基地也没有好转的迹象。

  说是培训基地其实就是工地临时住房,就一个六十多岁的大爷在那里看着,岳嫮晴本来以为大爷是被雇来看房子的,没想到他就是培训基地的讲师。

  大爷姓苏,他告诉岳嫮晴他是本地中学的退休教师,听说仙茶小学常年缺老师想去帮帮忙,可惜被家里人拦了下来,家里人担心他的身体吃不消而且他的年龄也不符合支教教师的规定,所以只能来培训基地带带过来支教的老师,告诉他们需要做什么和一些注意事项,平时这个基地都是没有人的。

  他还是听仙茶村的村长说了以后才专门过来等岳嫮晴,毕竟岳嫮晴没有走官方渠道来这边支教,除了仙茶村的人之外没有人知道会有一个新老师去仙茶小学教书。

  苏老师知道岳嫮晴是出于对孩子们的关心才来的并且不求回报感动的同时还是提醒了一下岳嫮晴,该走的官方渠道还是要走的,不然会生出很多不必要的麻烦,有了保证才能更安心的待在仙茶小学教书,岳嫮晴还是年轻有许多事情都没有考虑周全,苏老师的话很有道理,有些程序的确很有必要。

  和苏老师到过谢后岳嫮晴便打了个电话给杨慕义,杨慕义这会儿正在机场候机一看是岳嫮晴的电话还以为是出了什么事儿,‘唰’的一下站了起来,他附近的人全都齐刷刷的看向他,心想:小哥哥长得这么帅但是脑子好像不大好使,真的是太可惜了。

  “喂,晴晴,怎么了,遇上什么事儿了?要不要我会去找你?”

  岳嫮晴被杨慕义紧张兮兮的语气逗得忍不住笑了出来,就连原先阴郁的情绪也散掉了不少,

  “没有遇上什么事儿,我很好,别紧张,打给你是想叫你帮我支教的资料拿去走下该走的程序,以防万一。”

  “你客气一下说想我了哄哄我不行吗?上来就让我做事,你就不怕我伤心吗?”

  “跟你我还要客气的话那咱们之间就玩完了,少装可怜,帮我办好了这件事给你奖励?”

  一听有奖励杨慕义的眼睛立马亮了,“什么奖励啊,我可以自己决定吗?”

  “不可以,奖励等我回去给你,你乖乖的在G市等我,无聊的话可以找季衍他们玩,除了睡觉以外别经常一个人待在家里,那样你一定会想我的,嘿嘿,突然觉得自己脸皮比以前厚了很多,近朱者赤近墨者黑这话真的一点儿错都没有。

  我前些天已经和季衍说过了让他隔三差五就去找你一次,你不放假陪你吃顿饭也好的,但是你放心,我可没和他说你不喜欢一个人呆着,只是说怕我走了你会寂寞,让他代替我陪你一下,我是不是很机智?”

  不用看杨慕义也知道电话那头的岳嫮晴现在肯定是憋着笑呢,“你确定让季衍陪我?难道你就不怕我抛弃你和他在一起么?”

  “呵呵,你可拉倒吧,季衍才看不上你呢,像你这种不解风情的男人有什么意思,你要是作为兄弟、朋友的话肯定会在季衍心里占不少的重量,但是你要是作为他的追求者的话,恕我直言,在他眼里你就是一坨那个啥。

  不是说你不好而是季衍他实在是死心眼,这些年他和魏忆宁不知道吵吵闹闹、分分合合多少次了,我作为一个旁观者看着都揪心,以前上学的时候我怎么没看出来季衍这么痴情呢。

  魏忆宁是爱季衍,但是他更爱他自己,总有一天他会在自己的事业和季衍之间做出选择,虽然他们现在感情看起来很稳定,但是未来的事情真的不好说,如果魏忆宁能够像季衍那样奋不顾身,我今天就不会说这些话了,他们之间到底和大多数人不一样,在很多人眼里他们就是异类,他们想要在一起就一定需要付出比异性之间的爱情更大的牺牲,魏忆宁的顾虑实在是太多了,我是真的心疼季衍。

  不过,如人饮水冷暖自知,我不是季衍没办法体会到他和魏忆宁之间的感情,有些事情我们也不好过问,季衍陪你吃饭的时候你就当成是你在陪他吃饭吧,魏忆宁出差去了Y国,听说要三四个月才回来,你在魏忆宁不在的时候陪陪他吧,别搞大家都是男人,一切都在酒里那一套,不仅没用还伤身体。

  季衍为了咱们两个付出了不知多少,你也是时候心疼一下他了,我的直觉告诉我他和魏忆宁之间的问题似乎越来越严重了,表面看似风平浪静实则暗潮汹涌,万一真的有打破平静的那一天,你让他们自己解决,千万别插手。”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