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晴有所归处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22章

晴有所归处 大海里的银鱼 2245 2019.07.17 01:52

  杨慕义知道他对岳嫮晴来讲是不一样的,也知道岳嫮晴拒绝和他做朋友的真正原因。

  正因为知道所以他必须要离开一段时间才能有足够的底气和岳嫮晴走完一生。

  一时的别离换来一世的相守,这样想心里就不会太难过,杨慕义给自己做好心理建设之后就走向了岳嫮晴。

  看着向自己走来的杨慕义岳嫮晴总觉得有哪里不太对劲,不知道是不是她的错觉,气氛似乎有些沉重。

  为了摆脱这种莫名其妙的感觉,岳嫮晴就催杨慕义赶紧到她那儿,

  “杨慕义。你今天怎么走的那么慢呀,快点过来,我都快被太阳烤糊了。”

  “心急吃不了热豆腐,二胖,女孩子家得对吃的矜持一些。”虽说杨慕义嘴上怼着岳嫮晴,但他脚下的速度明显的提快了不少,这就是传说中的口嫌体正直。

  “你看我的拖鞋白不白,你猜它拍在你脸上的时候疼不疼,看来你是没见过孟梦叫我二胖的时候被我打的惨样吧,如果你想见识一下,我不介意给你来套免费的马杀鸡。”

  “别,我身体挺好,用不着马杀鸡,你还是给孟梦多按摩按摩吧,那丫头精神不大正常,非常需要你的疼痛疗法。”

  “我看你精神也不大正常吧,竟然敢喊姐长胖时候的黑称,是不是找到了靠山让你有勇气赤手空拳的挑战我?”

  “靠山没找到,但是我要回我爸妈那儿了,以后咱们很少能有机会再见面了,现在喊也不会有后顾之忧,怕你找我的麻烦。”

  这是临行前杨慕义教岳嫮晴的最后一课,怎样学会接受一个朝夕相伴的人离开,只有学会了这一课她才能够暴风成长。

  岳嫮晴将来的日子里必定会充满各种各样的挑战,而这些挑战杨慕义无法时时刻刻与她一起面对。

  让一个外表坚强内心脆弱的女孩快速成长,一段不长不短的离别无疑是最好的试炼,没有阴阳相隔那样痛,也没有第二天再见那样无关紧要。

  听完杨慕义的话之后,岳嫮晴沉默了一会儿后才开口:

  “毕业之后大家都会各奔东西,我有想过和任何人分开,包括孟梦,可我一次,一次都没有想到过你会和我分开。

  我还以为以后的日子我们依旧是一起上下学,放假的时候你给我讲讲题,我给你带我妈做的好吃的。

  原来这是我太想当然了,你的优秀和我的平庸从来都不属于同一个世界。

  原来的我们只不过是两条相交的直线,等到线划过交点后你与我的人生便不会再有交集。

  其实我还是很幸运的,最起码咱们曾经相遇、相识、相知过,没有像平行线那样永远没有交集。”

  杨慕义很想对岳嫮晴说他们俩个从来都不是相交线,他与她一直都是两条曲线,有无数个交点。

  以前的生活只不过是第一个交点,未来的日子还长着呢,总会有再次相遇的那一天。

  但为了岳嫮晴的成长,有些话只能埋在心里。杨慕义又不愿意在感情这方面说谎,不说话才是最好的回答。

  岳嫮晴也没管杨慕义的无言,自顾自地又接着上面的话说下去:

  “杨慕义,我真的很感谢那些年的春夏秋冬有你陪着我一起走,以后我会学着如何度过没有你陪伴的岁月。

  虽然挺舍不得你的,但我又不能自私的把你留在这里,你适合更广阔的天空。

  有些话很肉麻,可我还是想对你说,杨慕义同学,祝你以后的日子里前程似锦,一帆风顺。以后出息了记得回来看看。”

  听着岳嫮晴带着颤音的话语杨慕义狠狠地咬了一下嘴唇,才将泛起的情绪压下,

  “嗯,我会的,你把零食拿进去吧,里面有冰激凌,再在外面站一会儿,就该化了。”

  “好,这是你最后一次送零食给我,我会好好品尝的,绝对不浪费,你回去吧,我就不送你了。

  你也知道我最讨厌分别,平时都不怎么流的眼泪在送别某个人的时候就会突然决堤。

  我怕送你的时候会哭到邻居投诉我噪音污染,为了其他人的耳朵着想,咱们就此别过吧,有缘再见。”

  岳嫮晴说话的时候嘴角上扬,任谁看这都是一个标准的微笑,前提是得忽略她溢满双眼的泪水。

  杨慕义突然有些不想走了,他真的很想按照自己的心意永远留在这个他待了十多年的地方,这里有姥姥姥爷还有他心爱的女孩。

  可以他现在的能力根本保护不了岳嫮晴,选择留下只会对岳嫮晴造成难以磨灭的伤害。

  杨慕义的父母和岳嫮晴的父母或许对孩子早恋不会有什么意见,可这并不代表杨慕义和岳嫮晴能够正大光明的在一起。

  不远处还有一群虎视眈眈的人在寻找着杨爸爸的软肋,杨慕义是一个,如果两个孩子在一起的话,岳嫮晴就是杨爸爸的另一个软肋。

  杨慕义可以不顾自己的安危,但他不能不顾岳嫮晴的安危。

  时间是解决问题的良药,杨爸爸解决掉外面的豺狼虎豹,杨慕义能独当一面为岳嫮晴遮风挡雨,这一切都需要时间的沉淀。

  在没有完成这些事之前杨慕义只能狠下心来离开,都说短暂的离别是为了更好的相遇,可在重新相遇之前的苦涩又如何疏解?

  从来没有为一件事伤脑筋的杨慕义也难逃多情自古伤离别,谁说少年不识愁滋味,不懂只是愁得没到位罢了。

  在岳嫮晴进门之后杨慕义低声说了一句:“我会经常联系你的。”便迈开脚步走向了停在不远处来接他去父母那儿的车。

  杨慕义很少会情绪外露,一直都是处变不惊的样子,来接他的司机大叔认识他已经快八年了,还是第一次看见一向高冷的男孩流露出悲伤的情绪。

  司机大叔很好奇杨慕义难过的理由,但良好的职业素养不允许他这么做,只能默默地想:

  一个初中刚毕业的孩子能有多伤心的事儿,说不定过两天心情就好了,青春期情绪波动幅度大实数正常,到是不用太担心。

  坐在后座的杨慕义心情显然并不像司机大叔想像的那样轻松,他对离开难过的同时还有对他刚刚说的那句话的懊恼。

  虽然这是他最想说的话,可依照现在的情况他根本做不到,幸好在他说这句话的时候岳嫮晴已经进门了。

  但谁又能料到岳嫮晴并没有进屋里,她怕自己哭着回房间的时候被家里人看见,只能倚在门上悄悄地流眼泪。

  没想到竟然听见了杨慕义低声说的那句话,这本不该让她听见的。

  没有期望就没有失望,岳嫮晴在听完那句话之后就一直期待着杨慕义联系她。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