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晴有所归处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40章

晴有所归处 大海里的银鱼 2108 2019.08.18 22:23

  办公室里话音刚落,门外就传来了一阵敲门声,“请进。”

  两个警察推开了门进入办公室,直接奔向任家川所在的位置,“任家川是吧?我是G市公安局刑警支队的民警,有一起关于恶意诽谤他人的案子需要你配合我们进行调查,麻烦请你和我们去局里做一下笔录。”任家川见事情没有转机,只能叹口气配合警察调查了。

  不知道任家川是否后悔这么做,为了看不见的未来和所谓的仕途让自己身陷囹圄,虽说他只是侵害了杨慕义的名誉,暂时并没有造成实质性的伤害,可流言既然已经传出去了,就不会轻易的消失。

  人生在世谁能够永远不会被人中伤,你原谅一次是大度,原谅两次是憨货,原谅三次就是怂包,怨不得别人在你头上作威作福。

  要不是任家川越来越变本加厉的话,杨慕义根本没有和他计较的打算,可惜,有些人并不知道什么叫做适可而止,短短一个星期的时间就多次挑战杨慕义的底线,如今任家川被带走调查,种什么因得什么果,他想让杨慕义名誉扫地,最后自己自食恶果也怪不得别人。

  这件事暂时以任家川被带走调查拉下帷幕,但是此事造成的影响还远未完结,不是所有事情都会随着时间的推移而慢慢淡化的。

  谣言就像是一直处于未完待续状态的电视剧,哪天有人想接着拍了,那被暂时搁置的谣言又会被四处散播。

  唯一值得庆幸的大概就是杨慕义他不是公众人物,如果他是活在聚光灯下的人,那么他所要承受的压力和网络暴力简直不敢想象,纵使他的内心再强大也会有被压垮的那一天。

  从小到大杨慕义不知被多少人嫉妒过,这些嫉妒他的人有单纯妒忌的,也有背后使坏的,但再过分也没有到任家川这种地步,或许这就是校园和社会的区别吧。

  像杨慕义这样初出茅庐的小子大多都是带着满满的热忱去对待自己的职业,但经过生活的磨砺之后仍然对自己的职业热情满满的人少之又少。

  这次任家川就给他倒了一盆冷水,陷害与以讹传讹让杨慕义那藏在高冷面孔下的热情之火都黯淡了许多。

  饭圈里有这样一段广为流传的话:如果有一天真相大白,水落石出,世界还他一个清白,群众给他一个道歉。可我那个意气风发,自豪骄傲,满腔热血的少年谁还给我。

  好在杨慕义是发自内心的热爱医生这个职业,像任家川这样的人毕竟是少数,不至于让杨慕义觉得所有人都像他那样心胸狭隘,杨慕义对任家川本来就没有任何期待,最后任家川被警察带走的时候他的心里也没什么起伏。

  能让杨慕义心里不是滋味儿的大概就是素未蒙面的人听信谣言把毫无根据的事实强加在他的身上吧,他知道用不着为不值得的人浪费感情这个道理,可懂归懂,能不能做到就是另一回事儿了。

  除了身世背景和一般的孩子不太一样之外,其他方面杨慕义过得和别人没什么不同,他也是在家人的爱与关怀里长大的,不爱笑是性格问题,但是不妨碍他有一颗温暖的心啊,面冷心热说的就是杨慕义这种人,不然他也不会选择做一个治病救人的医生。

  心是暖的,看向别人的视线自然也是暖的,只是不是所有人都能配得上他的温暖。

  那些见都没见过他就听信并且传播流言的人比任家川还可恶,比起无意传播的人那些后来知道真相还在继续传播的人更可恶。

  也许是出于人类的劣根性,就算有一部分的人知道了事情的真相,他们也不会为你说上只言片语的安慰,吃瓜的人只听他们想要听的,对于真相他们从来都不会在意。

  杨慕义习惯把所有事儿都承担下来,自己一个人解决,以前是这么做的,现在仍然如此,但和过去有一点不同的是他现在可以向岳嫮晴倾诉,不必再像从前一样,击败与自己对立的一方后都会觉得有些失落,没有人与他分享这其中的酸甜苦辣。

  下班后,杨慕义打了一通电话给岳嫮晴,对方秒接:“你下班啦?”短短的一句话让杨慕义霎时间有了归属感,有人会在乎他有没有吃饱穿暖,什么时候上班什么时候下班是很幸福的一件事不是吗?

  岳嫮晴就像是一个专属于杨慕义的小太阳,有了她不管在外面经历了什么他都能被治愈,岳嫮晴说她离不开杨慕义,岂不知杨慕义同样也离不开她,以前杨慕义就希望有一个可以倾听他故事的人,而岳嫮晴恰好就是那个人。

  杨慕义的家在城南,上下班有些远,而且父母经常不在家,为了上班方便就在仁心医院附近买了一套公寓,从家里到医院走路约莫十五分钟就到了,杨慕义一边走在回公寓的路上一边和岳嫮晴讲述他到仁心医院所经历的一些事,有开心的,有难过的,想起一件说一件。

  说到任家川的时候虽然匆匆带过,可岳嫮晴还是听出了杨慕义话里的情绪,有点委屈,又有点犹豫,委屈正常,谁听到漫天遍野都是关于自己荒谬的传言都会感到委屈吧,可是为什么犹豫呢?

  “你在想什么?是不是在考虑要不要放过任家川?”岳嫮晴在电话的另一头问到。

  杨慕义听完岳嫮晴的话后着实有些吃惊,“你是怎么知道的?”

  “哎呀,我还不了解你嘛,看着做事强硬,不留情面,其实如果对方没有到‘非死不可’的程度,你一般是不会下狠手的,最多是吓到他不敢再犯了,之后就会放过对方。”

  “你比我想象中的还要了解我呢,那你会不会觉得我有些妇人之仁了?”

  “不,我觉得你这样很好,既让对方受到教训,又再给对方最后一次机会,珍惜的就会重获新生,不珍惜的就会错失良机,这得看对方怎么想,最后的结果与你无关。你这不叫妇人之仁,真正强大的人才会有容人的雅量。”

  “晴晴,你把我说的太好了,我只不过是小时候一直耳濡目染姥爷的做事风格,见得多了才会不自觉的留一条后路给别人。”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