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晴有所归处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74章

晴有所归处 大海里的银鱼 2097 2019.09.24 16:43

  “季衍接到了一个自称是卖画材的人的电话,她说岳嫮晴和她约好今天去她那里拿画的,根据时间推断晴晴应该到了仙茶山西南角,那里正好发生了山体滑坡,她怕......

  我原来和季衍只是担心,听完她的话以后心都凉了,季衍怕她骗人,问她哪来他的手机号的,卖画材的人说她们家不仅卖画材还卖当地的土特产,晴晴留下了一些人的手机号码和地址给她,让她帮忙把土特产寄出去,她当时去快递点填完快递单之后就把写了我们的联系方式的纸条随手塞进了包里,幸好她当时没扔,不然我们怎么知道岳嫮晴的情况,也亏得她是随手打了季衍的电话,要是直接打给你的话我估计你是没时间冷静的,黄惠秋打给你也不是完全没有好处,最起码她说的话你不信,但也事先让你有了点准备,不会那么猝不及防。”

  杨慕义在去机场的路上打了个电话给季衍,情况比他预想的还要严重,魏忆宁的父亲知道魏忆宁喜欢男人并且还和那个男人同居的时候都快气炸了,什么难听的话都骂了出来,还动手打了魏忆宁,魏忆宁背部的烧伤恢复的不是很快,魏忆宁他爸扔过去的茶杯正好砸中了魏忆宁的背部,当时衣服上就印出来一大片血迹,他爸哪见过这个场面呐,就赶紧打了120,然后又拿魏忆宁的手机打了季衍的电话,季衍挂断电话后直接奔去了离他家最近的那所医院。

  “魏忆宁现在怎么样啊?”

  “就是后背的伤口裂开了,不是很严重。我今天可能赶不上去L市的飞机了,只能明天再去找你们了。”

  “你别来,老实地留在G市照顾魏忆宁吧,他爸有没有为难你?”

  “唉,我刚来的时候他没什么反应,估计是被魏忆宁的伤惊到了,魏忆宁没告诉过他爸他在Y国险些丢命的事情,或者说魏忆宁他根本就不想他爸知道,因为没必要吧。

  等他爸缓过神来以后才把炮火对准了我,不过你放心,我可不会让自己吃亏的,他爸想用骂我来弥补他自己内心的愧疚是不可能的。魏忆宁没什么事,我明天就去找你们。”

  “不,你留在G市照顾魏忆宁顺便帮我安抚一下晴晴父母的情绪,估计他们也看到了新闻,现在应该定了去L市的机票,你让他们接到我的电话再决定去不去,仙茶山那边肯定都封锁起来了,他们不是救援队也不是医生,去了也不让进,站在那里等还揪心。我就不打电话给他们了,他俩一哭我就完了,我还想冷静的去见晴晴。”

  “好吧,我跟你讲完电话就打给阿姨,过会儿去他们家替你和晴晴安慰他们。”

  “麻烦你了。”

  “兄弟的岳父岳母就是我的岳父岳母,应该的。”

  “你就不怕我把你这话转达给魏忆宁吗?”

  “这有什么好怕的,他又不是晴晴,舍不得打我,我有人疼飘了不行吗?”

  “你看你作死的样子,我现在仿佛已经看见了魏忆宁好了之后你天天躺床上的样子。”

  “杨慕义,我怀疑你开了辆车,而且我还有证据,看你这样似乎对晴晴很有信心啊,没有我想那样愁云惨淡。”

  “你是没体验过被一个女孩从小保护到大的心情,晴晴在我心里就跟电视剧里演的大侠一样能够飞檐走壁的,而且她从来没做过坏事儿,我相信她会善有善报的。”

  “嗯,一定会的。阿仁他跟你过去你分点注意力给他,我怕他的心肌炎又犯了,要不是我一时走不开才不让他跟你去呢。”

  “你说你没事和他说晴晴的事情干嘛,这下好了他死活要跟我一起去仙茶山,我不仅要找晴晴还要照顾他。”

  在旁边直听着杨慕义和季衍讲电话的廖乐仁忍不住出声:“我才不用你照顾呢,我的身体我最清楚,而且医生和我说我再治疗一段时间就可以痊愈了,除了不能激烈运动和负重之外我和健康的人没什么区别好么。”

  “你自己都说了还要再治疗一段时间,现在怎么可能和健康的人一样,我带你去L市是没时间和你纠缠,你到了那边就老老实实地待在安全的地方,别瞎跑。”

  在电话另一段的季衍听见杨慕义与廖乐仁之间的对话‘噗呲’一笑,“阿义,你怎么每次和阿仁说话都像爸爸教育孩子似的。”

  “你和他说话不也这样吗?”

  “也是,他从来都是一幅小孩子心性,有些事情是得多和他强调一下他才能老实。辛苦你去找媳妇的时候还要带个娃了。”

  廖乐仁听着季衍和杨慕义之间的谈话不知道翻了多少个白眼,真的都拿他当小孩子了,那他就真的当次小孩子好了,廖乐仁一把夺过杨慕义的手机,冲季衍喊了一句“你赶紧去你岳父岳母家吧!再见!”之后就挂断了电话。

  季衍听着手机里传来的忙音忍不住摇头,“果真还是个孩子呢。”这要是被廖乐仁知道肯定又急了。

  到达仙茶山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凌晨了,杨慕义让他姑姑和去仙茶山救援的医疗团队知会了一声,等他到了仙茶山就加入他们的团队,一边救人一边打听岳嫮晴的消息。

  等待的时间总是难熬的,一直被杨慕义压抑住的焦虑情绪也慢慢地开始显现了出来,他对岳嫮晴是有信心,但是万一呢,救援时间越长生存几率越低,他真的不能再等了,就在他刚打算自己进山找人的时候廖乐仁跑过来告诉他救援队那边有消息了,他们终于找到被困住的岳嫮晴了,岳嫮晴被困的地方实在是隐蔽,要不是有搜救犬还真不一定能发现。

  这次的山体滑坡比十年前严重不少,十年前只是有钱财的损毁,这次都出了两条人命了,还有七个人重伤,五个人轻伤,这些人都是被雇来非法开采矿石的工人,岳嫮晴比他们幸运,只是受波及。

  站在隔离带等着岳嫮晴被救援队送下来的廖乐仁忍不住问杨慕义,“阿义,你说这个非法开采矿石的主谋会被判什么刑啊?终身监禁吗?”

  “不知道,但是他一定会为自己的行为付出代价。”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