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晴有所归处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58章

晴有所归处 大海里的银鱼 2039 2019.09.20 17:40

  杨慕义说第一句话的时候岳嫮晴只想帮他松松筋骨,特别是下巴,不会说话就别吱声,伤身体,不值当。

  但当他说第二句话的时候岳嫮晴刚冒上来的火气又立马没了,心里既无奈又甜蜜,她这辈子真的是翻不出杨慕义的手掌心了,这个人是怎么做到在她火气上来的一瞬间就把它掐灭的。

  岳嫮晴对这个问题的答案很是好奇,可每当她问杨慕义的时候对方总是答非所问,在很多年以后她才知道了答案。

  知道答案的那一刻她是有些无语的,无语过后又觉得有些好笑,杨慕义给她的这个答案真的和那个高冷到面瘫的形象很不搭,但是不搭的同时又带着一丝奇妙的融合。

  杨慕义从小到大不知亲眼见识过多少次岳嫮晴的‘暴行’,再强悍的心脏也会产生畏缩的感觉,所以他给出‘生存本能’这个答案倒也不是那么令人难以接受。

  拿杨慕义没办法的岳嫮晴只能长吁一口气,“你啊你,没事就在被打的边缘疯狂试探,万一我哪天心情不好即使你后来用甜言蜜语哄我恐怕也难逃一劫,到时候你躺在床上可别说我下手狠,常在河边走哪有不湿鞋,你自求多福吧。给你一岔打的我都不知道自己刚刚说到哪了。”

  识时务者为俊杰,杨慕义虽说很喜欢看岳嫮晴被他逗到炸毛时的样子,但是过犹不及,为了以后能够长期逗岳嫮晴,该装乖巧的时候他绝不含糊:

  “报告madam,您刚才说到要在院子里种花,但是还没说要种什么品种,您说,我记着,到时候一定给您办妥了,一株都不带少的。”

  “……呃,到时候再说到时候的话吧,我现在喜欢的品种不代表以后也喜欢,你放心好了,我是绝对不会让你闲着的,买花这种事必须交给你,你知道为什么吗?”

  “不知道,为什么呀?”

  “因为据我的观察卖花的基本上都是女的,你把你这张脸往她们面前一放,我得省多少买花的钱啊。”

  “……你可别忘了,这大规模种花最早也是三十多年后的事儿了,那个时候我都是个糟老头了好吗,哪个老板娘会冲着一张老脸犯花痴。”

  “啧啧,杨慕义你也太小看你的杀伤力了,三十年后你也不过五十来岁,天生丽质再加上我帮你保养一下,看起来顶多四十岁,你是不懂中年男人对女性的吸引力,上到九十九下到刚会走,全都逃不出中年男人的魅力。

  当然了,我是指那种历经岁月后身上洋溢着从容的中年男人,可不是每天无所事事在家还对着老婆孩子发脾气的无用之人。”

  “难道你不怕我会变成你说的第二种人吗?”

  “不会的,三岁定八十,大多数人在小的时候就能看出来长大后是什么样子,我和你一起长大,怎么看也看不出来你是我所说的第二种人,我看人还是很准的。”

  “就冲着你这话我也不能变成那么糟糕的人,万一你嫌弃我跑了怎么办,天大地大我上哪找你去。”

  “嗯~有觉悟,少年,我看好你哦,你加油。但是你也别有负担,就算以后你没有变成我所说的那样也没关系,你什么样子我都喜欢,三十年后你要是真的颜值气质都在线的话我才难受呢,因为我会担心我家的小香猪被外面的大灰狼盯上,不怕贼偷就怕贼惦记,你普通一点我反而更自在,买花的钱我还是有的,哪能让你为了那点钱就牺牲色相,不划算不划算。”

  岳嫮晴的话也不是出于安慰杨慕义,这些全部是她内心的真实想法,这些话里带着很容易就可以被听出来的占有欲,杨慕义却对此甘之如饴,要是岳嫮晴不‘护食’的话他反而会不开心,甚至还会觉得他在岳嫮晴的心里不够重量。

  岳嫮晴抬眼看了一下笑的眼睛都眯成一道缝的杨慕义,‘至于笑成这样吗?平时脸上没什么表情的突然笑的这么开心,好看是好看,就是这鸡皮疙瘩怎么起一身呢~还是当做没看见好了。’

  “其实比起在院子里种什么,我对附近的风景更在意,如果离咱们家不远处有一大片的稻田就好了,微风拂过,带起一阵淡淡的青草气息,轻嗅一口都会觉得浑身舒畅;

  闲来无事还可以走远一些看风景,迈过那片稻田就有一片沿河栽种的树林,盛夏的时候带着吊床绑在树上,听着属于夏天的声音,这样惬意的生活真的是千金不换啊;

  那条树林旁边的河不是特别的宽广,坐上独木舟几分钟便可以到达对岸,河面上波光粼粼,偶尔有几条鱼跃出水面,被鱼带起来的水珠晶莹透亮,不经意望去还能看见折射出来的彩虹;

  河的对岸有一个高高的土坡,上面长着一大片郁郁葱葱的青草,放羊的爷爷会把羊赶到那里吃草,远远望去颇有一种风吹草低见牛羊的即视感,虽然这个土坡不知比大草原小了多少倍;

  爬上高坡就有一道水坝,没有三峡大坝那样壮观,却也令人心生畏惧,在不远处寻一块石头坐在上面看着在水坝附近互相追逐嬉戏的孩子,闭上眼睛听着他们清脆的笑声,恍惚间像是回到了小时候和朋友们嬉戏打闹的那段时光,我不是个爱活在回忆里的人,但有些时候难免会触景生情。”

  杨慕义听完岳嫮晴的话以后眸子里微光流动,他本不是个浪漫的人,只是在遇见岳嫮晴以后才慢慢领会到什么是浪漫,他原以为岳嫮晴和他一样是个比较缺乏感性细胞的人,现在想来应该是岳嫮晴把她与生俱来的感性藏在了看似坚硬的外壳底下罢了,只有在完全放松的时候才会显露出来。

  “哎呀,我的小女孩终究还是长大了,你以前磕磕巴巴自我介绍的样子还在我的眼前环绕,没想到现在都可以用话语描绘具体的景色了,而且还描写的十分到位,听完你的话以后我都想马上去这样的地方住下来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