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晴有所归处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26章

晴有所归处 大海里的银鱼 2256 2019.07.22 01:58

  直到杨慕义正式提出要和她做朋友的时候她才反应过来那个一直陪伴她左右的男孩并不是理所应当的存在。

  她也是在那时明白自己为什么依赖杨慕义,为什么身边有了杨慕义的她会所向披靡,除了家人之外能让一个人有如此大动力的只有她喜欢的人。

  很多人都说过岳嫮晴在小事面前糊里糊涂但在大事面前却比任何人都理智,她清楚地知道自己喜欢杨慕义,所以他们绝对不能做朋友,比起朋友略微远一点的关系以后才能更进一步。

  她不喜欢用朋友的身份去接近自己喜欢的人,如果她对杨慕义产生了其他的想法之后再用朋友的名义围绕在他周围,总会让她有一种自己很心机的感觉。

  其实很多在暧昧期的男女都是先成为朋友然后再发展成恋人的,可岳嫮晴对这种模式实在是不感冒,没办法,童年阴影很难克服的。

  岳嫮晴她小姑姑和小姑父离婚的原因就是她小姑父出轨了,出轨的对象就是她小姑父相处多年的好朋友。

  小姑姑是个眼睛里揉不得沙子的女人,坚决要和她老公离婚,可对方贪图小姑姑的财产,如果因为他出轨而离婚的话,那他就一毛钱都拿不到,于是就硬是耗着不同意离婚。

  后来小姑姑没了耐心就把她老公告上了法庭,最后宣判的时候她老公不仅一毛钱没拿到还要赔小姑姑精神损失费。

  小姑姑的前夫对这个结果是一千一万个不满意,于是跑去了岳嫮晴他们家闹,小姑姑嫌丢人让他赶紧走。

  也不知是怎么刺激到他了,突然甩开所有人直接冲到了岳嫮晴他们家客厅茶几那里拿起了一把水果刀后就要刺向他前妻。

  还好当时家里有不少人,这么多人又不是摆设,冲上去就把小姑父按到了,可能是觉得制服了他,大家的精神就放松了一点,该报警的报警,该收拾东西的收拾东西。

  谁能想到一个大男人那么容易想不开啊,没捅到别人就给了自己一刀,颈动脉破裂没能救回来,草草地结束了一生。

  小姑父自杀的那一幕恰好被岳嫮晴目睹了,她从来没见过那么多的血,像是刚刚被打翻了的油漆那样鲜艳,刺眼。

  以前小姑姑和小姑父刚结婚那会儿两人如胶似漆的,没事儿就秀恩爱,这才几年的光景,一切就都支离破碎,物是人非。

  小姑父之前还是很喜欢小姑姑的,只是小姑姑的强势让他倍感压力,而小姑父那个相识多年的朋友就是他能够倾诉自己烦恼的温柔乡,一来二去的两个人就好上了。

  刚开始的时候小姑父也觉得对不起小姑姑,时间久了他也就麻木了,对小姑姑的感情也逐渐消失。

  小姑父做的这破事不厚道啊,两个女人他都对不起,一个明媒正娶的妻子他却选择背叛,一个从小玩到大的青梅他却在结婚以后和人家有了瓜葛。

  要么一心一意的和小姑姑过日子,要么一开始就别和小姑姑谈恋爱、结婚,跟他的小青梅双宿双栖不好么,非要祸害俩姑娘。

  这件事的最终结果就是小姑父早早地离开了这个世界;小姑姑一直郁郁寡欢,到现在也没再婚;小青梅在小姑父走后就得了抑郁症,三年后她也用了和小姑父同样的方式去了极乐世界。

  原来岳嫮晴家里人也一直在背后骂小青梅是个没皮脸的女人,破坏人家婚姻,可知道人也走了以后一家人都陷入了沉默。

  小青梅是真的很爱小姑父,可惜两个人在一起的时机不对,要是他们早点坦诚相待就不会有那么多人受伤,现在想想也是命运弄人啊。

  小姑父和他的小青梅本来就是相互爱慕的,可因为他们是朋友所以有些事情没办法那么直白的讲出来。

  拖到最后一个已为人夫,另一个云英未嫁才释放自己对对方的感情,这个时候他们的身份就不适合在一起了,若是强求就会变成现在的模样。

  人死如灯灭,岳嫮晴对小姑父和他那个小青梅的厌恶从他们去世之后便消失不见了,剩下的就只有惆怅。

  她不想自己和杨慕义的结果也变成这样,虽然她知道这样的例子太极端了,可有些时候人一旦认定了一点就很难走出来。

  她和杨慕义成为朋友也许不会改变最终结果,但也不排除会改变的可能性,岳嫮晴一直都拿不准,所以才一直躲避。

  后来她才想明白该在一起的就一定会在一起,不该在一起的也强求不来,要相信一切都是最好的安排。

  以前岳嫮晴不知道杨慕义对她也有超越友情的好感,当时她脑子中想的只有不能让杨慕义为难,不想他觉得自己与他亲近是别有用心,所以她就开始躲着杨慕义,怕看见他之后就忍不住把喜欢他的心意宣之于口。

  喜欢一个人却不知道对方心意的时候还是挺卑微的,只是在远处看着他便觉得满足。

  一开始只是怕暴露自己的心意才躲着杨慕义,没想到后来躲着躲着便成了习惯,成为习惯之后更是无法轻易的将一些话说出来。

  原先岳嫮晴觉得她和杨慕义本是两个世界的人,幼儿园、小学、初中在一起待了十二年,这十二年已是两人难能可贵的交集,再奢求在一起的话自己着实是有些贪心了。

  杨慕义对于岳嫮晴来讲就像是挂在天上的月亮,仿佛伸手便能够到,其实遥不可及。

  她只想做被月光照亮的湖水,水中倒映着月亮的身影,摸不到月亮却可以感受到月亮静静地躺在她的怀中,明明月光是那样的清冷,却让被照耀的湖水温暖如春。

  岳嫮晴想她应该是个贪心的人,一开始只是想汲取一点月光带给她的温暖,现如今有些克制不住自己想要离她的月亮更近一些。

  万事开头难,她不想再退缩了,上一代发生的惨剧不会再发生在他们的身上,最起码她和杨慕义知道对方是喜欢自己的,只差临门一脚罢了,也许现在就是踢进这个球的最佳时期。

  在此之前她还是得酝酿一下,不然刚上来就表白多不好意思。

  “我不是在避开你,只是觉得大家都长大了,各自有各自的朋友圈,即使我们小的时候玩的再好,也会因为长大而变得疏远,与其让你来拉开距离,不如我来,虽然这样很自私但是我心里会好受一些。”

  杨慕义看着岳嫮晴口是心非的样子忍不住开口:“你真的只是觉得我们在各自成长的时候会拉远距离所以才先行一步远离我的吗?你内心真的是这样想的?你确定不是因为你喜欢上我以后怕被我发现才远离我的吗?”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