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晴有所归处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29章

晴有所归处 大海里的银鱼 2335 2019.07.28 00:50

  “笨蛋,闭上眼睛,让你实际感受下到底做没做梦~”话音刚落杨慕义便捧起岳嫮晴的脸温柔地吻了下去,唇与唇接触的瞬间岳嫮晴的脑海像是有烟花炸裂,噼里啪啦,绚烂至极。

  这个吻持续的时间不长,可却让杨慕义食髓知味,要不是顾及到这是在公共场所不是个接吻的好地点,不然他怎么舍得结束这个吻。“这下知道不是在做梦了吧~”

  岳嫮晴烫的快能煎鸡蛋了,“杨慕义,你这个没有浪漫细胞的家伙,好歹这是我的初吻,没想到它竟然在厕所门口没了!你信不信我哭给你看~”

  “小丫头,准确的说这里不是厕所门口而是离厕所大概十五米远的墙角。”

  “别说这些没用的,这次不算,下次再重新补回来。”

  “求之不得~”杨慕义低沉的嗓音在岳嫮晴耳边响起,让她不由自主的起了一身鸡皮疙瘩,骨头都酥了。

  “哎呀,我不管了,就这样吧。“撂下一句话后岳嫮晴就跑了,落荒而逃的那种,杨慕义看着她的背影脸上泛起了宠溺的笑容后摇了摇头,好像是被岳嫮晴可爱到了,随后他整理了一下被某个人捏皱的衣角接着便迈开长腿跟上前面那个落荒而逃的生活时候身影。

  等到岳嫮晴回到饭桌上的时候气氛已经被炒热了,“晴晴,你去哪了?怎么现在才回来?我们都已经开始一阵了。”一个和岳嫮晴认识的女生问到。

  “刚刚去了趟厕所,人太多等了一会儿。”

  “哦,其他地方好像都没位置了,你坐我旁边吧。“女生好意地说到,岳嫮晴觉得不坐在黄惠秋身边也挺好的,最起码不会尴尬,就顺势坐了下来。

  就在她刚坐下来的时候杨慕义也随着她的脚步进入了会场,不过他可不像岳嫮晴进来那样没几个人在意,几乎所有人的视线都瞬间集中在他的身上。

  如果被盯着的人是岳嫮晴的话,估计她早就两腿发软,心中发慌了,可杨慕义就像没事人一般步伐沉稳地朝着岳嫮晴所在的方向走去。

  还差几步就要到时,有人出声拦住了他:“阿义,你坐我旁边啊,这里还有位子。”

  杨慕义看向出声的人,是黄惠秋在叫他。

  岳嫮晴这个没出息的,在杨慕义停止脚步的时候她心里竟然有点松了一口气的感觉,她不像杨慕义从小到大习惯了来自其他人的视线。

  撇开一些特别的事情不谈,岳嫮晴的学生时代和其他普通的学生一样,基本上没有过万众瞩目的时候。

  不过比起别人的眼光她更多的是不安,她怕杨慕义应承黄惠秋的邀请与她一桌,果然,恋爱中的人都会患得患失呢。

  “不用了,你那边太挤,这边人少,我就坐这儿了。”杨慕义冷淡的回了一句随后就走到岳嫮晴的身边坐了下来。

  黄惠秋被拒绝跌了面子有些下不来台,不过还好有机灵的人在里面和稀泥,气氛逐渐回温。

  “惠秋叫你过去你干嘛不去啊?她好歹今天过生日弄的她下不来台多不好。”

  岳嫮晴在杨慕义没有到她身边的时候,心里什么滋味都有,紧张,不安,甜蜜还有一丝嫉妒。

  这一丝嫉妒就是来自黄惠秋对杨慕义的称呼,‘阿义’,多亲密啊,不管他们之间关系如何,岳嫮晴还是把她自己泡进了醋坛子里了。

  她也不想这样小心眼,但有些时候心情并不能随时随地被控制住。

  虽然黄惠秋已经变了很多,可是对岳嫮晴对来说黄惠秋是她走向艺术之路的第一块指示牌,她对此是很感激的。

  所以说在她意识到自己仅仅因为一个称呼就乱吃飞醋还是有些丢脸的,既有对黄惠秋的歉意还有对她自己说的失望。

  这才刚开始谈恋爱就这样患得患失的,以后可怎么办呀,以前那个洒脱的自己怕是再也回不来了。

  有得必有失,拥有爱情就会失去以往的洒脱与自由,不是每个人都能做到在爱情里面也可是完完全全做自己的。

  大多数人在和男(女)朋友相处的时候都会自然而然的改变自已的性格。

  性格怯弱的也许会因为对方的纵容而变得坚强勇敢,性格火爆的也许会因为对方的约束而变得温柔似水,怎么变,变多少,全部都因人而异。

  也不知道是不是感情积压的太久了,岳嫮晴进入这段关系比想像中的快很多。

  她迅速地接受了‘杨慕义的女朋友’这一身份,对于任何可能影响她与杨慕义之间感情的事情都会打起十二万分精神。

  杨慕义和黄惠秋之间没什么特别的关系,最多算是关系比较好的同学,可黄惠秋对杨慕义的称呼实在引人遐想。

  大家都知道杨慕义平时不是一个平易近人的人,每天都是一幅高冷的样子,季衍、廖乐仁是唯二可以叫杨慕义‘阿义’的存在,就连一起长大的岳嫮晴都是叫他全名。

  黄惠秋这一声把大家的八卦之心都勾出来了,毕竟除了季衍、廖乐仁这两个大男人之外,黄惠秋是唯一一个称呼杨慕义为‘阿义’的女生。

  岳嫮晴心里不舒服就不舒服在这个地方,她和杨慕义认识这么多年,都没能叫出口的称呼就这样被黄惠秋喊了出来,就算不吃醋也会觉得有些失落呢。

  杨慕义或许有能够听岳嫮晴心声的超能力吧,以前他们还在一起上学的时候岳嫮晴的心中所想他基本上全都能猜到。

  不过中间断了几年,重新见面时杨慕义对岳嫮晴的想法还不能完全猜到,但并不妨碍到他知道岳嫮晴的心声。

  因为这丫头一旦有什么事情就全摆在脸上了,只要是和她熟悉的人都能猜出个大概,只不过杨慕义猜的更准确一点罢了。

  “你呀,口不对心,一看就知道你就不想让我过去,要是我真过去了,你肯定要闹脾气。

  虽然咱们有几年没见,可是俗话说的好:三岁定八十。不用想都知道你的脾气和小的时候一样,你的套路我还是懂得。

  还有,你先别急着吃醋,我和黄惠秋可没什么瓜葛,这次来这里参加她生日派对完全是冲着你来的好吧,要不然我怎么会在厕所那里专门等你。

  她对我的称呼是她擅自决定的,迄今为止,我也就听她叫过两次,她第一次这么叫我的时候是在她堂姐订婚的那一天,我是她堂姐夫的表弟,所以订婚仪式我也去了。

  你也知道黄惠秋的性格,虚荣的很,总是想要受到别人的吹捧。

  我不是自夸哈,凡是和我扯上点关系的人怎么着也会被别人拍一下马屁,我估计黄惠秋当时就是利用我出出风头罢了,这一次八成也是这样。

  上一次我是顾忌她对你的影响没说她,这一次我会当面和她说清楚的,毕竟我和她连朋友都算不上,她和我之间并不是可以亲近地称呼对方昵称的关系。”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